当谢枫赶到办公室的时候,不仅张勇与王耀坐在里面,就连坐另外一张办公桌的老师也来了,那人正是郑莉莉。

  第一个发现谢枫的是张勇,看到谢枫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他赶忙低下头装作忙碌起来,昨天在教师大会上公然对谢枫发难,竟然没有将谢枫给踢出紫罗兰,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现在就很担心谢枫这个流氓的报复。

  谢枫倒是没有和张勇一般见识,见王耀无精打采的样子,便笑着打了声招呼,“早啊,王老师!”

  “还早?第一节课都上了十几分钟了!”王耀没好气的回应道,看起来怏怏不乐,不过他瞥了一眼张勇,心情却陡然间变好了起来,“谢老师,你准备准备下今天的课吧,第一次上二年三班的课可不好应付。”

  王耀前后情绪的落差被谢枫看在眼里,他自然不知道王耀之前心情不好是因为昨天晚上玩的过火,今天上班迟到被扣了二百块工资,而他看到谢枫又想起了自己与张勇之间的五百块钱赌注,五百块去掉二百块还净赚三百块,王耀自然心情好了。

  当然,这一切还得依仗谢枫能够在学校撑得久一点。

  此刻,郑莉莉正对着一面小镜子在补妆,听到谢枫的声音她抬起头来,却正巧看到谢枫看向了自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便撇过头去,最后竟然收拾起了化妆包向着办公室的外面走去。

  谢枫之所以看向郑莉莉是因为郑莉莉今天穿了一件低胸羊毛衫,从他所在的角度正好能够看见郑莉莉胸前两团鼓满露出的半圆,免费的福利不拿不白不拿,却不曾想郑莉莉这么不给面子,妈的,贱人就是矫情,看来这骚狐狸精又去勾引余老头了,昨天下午那么长时间都没玩够,谢枫心里不忿的想到,而后在自己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桌子上放着教科书与备课笔记,但是谢枫却没有半点观看的兴趣,就二年三班那群成绩垃圾的惨不忍睹的学生,会因为自己第一次上课他们而给面子?恐怕就算自己课上的再精彩,他们也不会听进去半句。

  谢枫想过,要让这群学生走上正途,还得从动力上对他们进行根治,他们这样的学生个个不思进取,认为有父母的庇佑,什么都不用努力,这样下去,就算是坐拥金山银山,最后对社会也是个无用的废人。

  (_最新章yC节U:上酷匠^N网

  但是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学生们有学习的动力呢?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其实谢枫挺能理解这个年纪段的青年的叛逆心理的,但是叛逆不是不学习的理由,一个人活着无论如何都不能忘掉自己的本职,而学生的本职就是学习。

  靠嘴说?即使谢枫口舌生花也自认没有那个本事;用武力解决?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用金钱诱惑?他妈的,老子还没有发一毛钱工资呢,身上穷的吊儿郎当响,难不成去卖肾来诱惑这群富家子弟.......

  很快,大半节课的时间过去了,谢枫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第二节课就是语文课,他不得不收拾下东西去上课,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踏着铃声,谢枫向着二年三班走去,班级里今天出奇的很安静,直到谢枫走到了教室门前都没有听到什么嘈杂的声音,透过窗户看向教室,学生们一个个低头看书,认真的活像是好学生,看不出一点的端倪。

  真是见鬼了,难道这帮学生改邪归正浪子回头了?谢枫瞪大了双眼,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看着教室的门被关着,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这门上一定有水桶,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老子在电影和小说上看过。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并没有什么水桶落下,谢枫抬头看了眼,发现什么玄机都没有,这才挺了挺起胸膛大胆的走进了教室。

  啪啪啪——

  一阵激烈的拍掌声响起,直把谢枫吓得一跳,原来是全班同学都对自己鼓起了掌,搞的跟见什么国家领导人似的,虽然有点纳闷,但是谢枫心里还是高兴的,相信其它老师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证明自己在这群学生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刚要宣布上课,高东从最后一排一溜烟走了过来,在谢枫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一把握住了谢枫的右手摇晃个不停,另一只手还向着怀里伸去,脸上的笑容犹如学校门口盛开的菊花一样灿烂,“谢老师您辛苦了,作为我们班的班主任,我昨天实在不该顶撞您。”

  说着,高东将几张百元大钞揣进了谢枫的手中,谢枫本来就大脑短路,现在反射弧更是被拉长了一百倍,实在琢磨不透高东这是什么意思?谁说这帮学生恐怖的,谁说这帮学生调皮的,老子长这么大不要说见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这么懂事这么可爱的学生。

  “这个......恐怕不好吧?”谢枫犹豫着,教师的准则正冲击着他的底线,众目睽睽之下这钱拿的有点羞愧,但是不要吧好像又有点对不起高东的一片敬意。

  “哎,谢老师,我敬爱的谢老师,这点钱不多,不成敬意,您就不要推辞了。”高东一把将谢枫犹豫的手推开,顺势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只香烟给谢枫散了跟谢枫一根,“说真的,教导我们这班您辛苦了,不过我们都是听话的好孩子,以后做错什么事还请谢老师多指点指点。”

  谢枫就势将钱收进了口袋之中,听到高东的话,直感难为这孩子了差点被自己当作是刺头学生,信许是得意的过了头,谢枫接过高东散来的香烟放进嘴里,香烟的牌子是“九五至尊”,这可是一百多块钱一包,哪怕是一根,也比得上一碗猪脚粉了。

  高东掏出个打火机,“啪——”的一声,一串二十多公分的火苗喷射而出,直把那香烟烧焦,就连谢枫的头发也着起火来,高东却全然没有松开火机的意思,惹得谢枫身形连忙后退,双手在自己烧焦的头发上乱捂。

  只不过是短短一两秒钟的时间,谢枫那飘逸的发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烧焦烧曲的短发和一股难闻的焦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