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豪华包厢是当真无愧的豪华,场面宽广,装修豪华,设备先进,给人带来的视觉震撼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面,王耀等人感觉屁股都舒服了许多。

  )酷,T匠网eJ首}e发}P

  谢枫在外面和服务员交涉了一会,而后走了进来,对几人说道:“几位老师平日里教书育人辛苦了,今天我做东,你们玩的开心。”

  这个时候,王耀、陈华杰几个哪里还记得自己是教师的身份,对谢枫这个冤大头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眼巴巴的等待着谢枫刚才跟服务员点的服务早点到来。

  其中一名叫做赵杨的老师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有点怯弱的对谢枫问了句,“谢老师,这地方的消费水平不低,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谢枫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这货是担心自己身上带的钱不够,妈的,老子压根就没一毛钱,不过他还是摆摆手道:“我朋友给了我一张这里的会员卡,平日里我一直潜心研究学问,也没什么心情过来潇洒,这一次与几位老师结识倍感投缘,刚好过来消费一下。”

  “谢老师真是好榜样啊,我们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几人假意奉承了句,紧张的心理却宽慰了不少。

  不一会儿,包厢的大门打开,一个丰乳肥臀的成熟少妇带着几个年轻的小姐走了进来,对谢枫等人说道:“几位老板,很高兴为你们服务,对这些姑娘们还满意吗?”

  看着一个个长相靓丽衣着暴露的小姐,几人狠狠地吞咽了口口水,感觉血脉贲张,跟真的来到了天堂似的,哪里有不满意的道理?当下便重重的点了下头,走上前一人牵一个小姐回归到了座位上。

  “几位老板请慢慢享受,你们点的酒水马上就到。”少妇对众人抛了个妩媚的眼神,尤其是多看了两眼谢枫,而后便扭动丰硕的屁股向着外面走去。

  “你们先在这玩着,我出去一会儿。”谢枫对几名老师说道,说着,他的身形已经向着外面走去。

  几人一愣,这才发现他们几个都有人陪了,却单单谢枫是一个人,看着谢枫的背影消失在包厢门口,他们回想起了刚才那位少妇妈妈对他的眼神,下意识的当成谢枫是追随她而去,指不定就是单独找地方做什么“好事”呢,心想谢老师的口味还真是特别。

  没有了谢枫在场,臭味相同的王耀等人立马暴露出了他们的本性,肆无忌惮的对小姐们动手动脚起来,这种感觉可是寻常体验不到的。

  而谢枫到了外面,快步追随上了那名少妇,“美女,请留步!”

  少妇停止了扭动肥臀,慢悠悠地调转过身形,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对谢枫问道:“老板,你还有什么事吗?”

  说话的同时,少妇妩媚的双眼眨巴眨巴的看着谢枫,愈发觉得谢枫特别,刚才谢枫点小姐时就只点了六位来陪同他的六个朋友,自己却单着,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客人,不过,少妇却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谢枫一样。

  谢枫的一只大手直接抚摸在少妇心型开胸衫的缺口处,狠狠地摁了一把,使得少妇发出了“嘤咛——”一声娇呼,而他的另一只手则直接搂上了她的腰肢,这才开口道:“听说你们这里有地下赌场,带我去玩两把!”

  “好的,老板!”少妇丝毫不觉自己一点抗拒的意识都没有,答应的如此乖巧,要知道“天堂”的地下赌场对于寻常人来说可是个秘密,进入其中的大多是有来头的人,而且需要一定的费用,除了带小姐进去过,她还从来没有带陌生人前往。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抱着这个想法,谢枫的一双大手在少妇的身上摸过来揉过去,大大过了把瘾,直把少妇挑逗的娇喘连连,欲火焚身,头靠在谢枫的肩膀里连走路都感觉有点腿软了。

  “天堂”的地下一共有三层,一层是一般档次的赌场,这个赌场的入门券费用不高,玩的东西也稍微多点,各个阶层的人只要肯出钱都可以到这里来玩玩,人很多,声音也很嘈杂。与少妇妈妈走在一起,谢枫不用交入门费,还免了人盘问,直接跨过了一层。

  地下二层是档次高级的赌场,到达这个层面的可以说都是有钱人,在社会上还有一定的地位,这里有一夜爆富,也有一夜贫穷,当然,更多的是后者,但是还是有人会前仆后继的到这里来,人不多,秩序井然,但是气氛却十分浓郁。

  最后一层就是地下三层,这是“天堂”最鲜为人知的地方,来这里的人不仅要有钱,还要社会地位达到一定的高度,这里就是“天堂”的地下拳击场,也有人叫它地下炼狱场。

  拳脚无眼,生死由命,偌大的舞台,每到晚上都会上演生死搏斗,有时候是人与人,有时候是人与野兽,没有任何的兵器,不限制战斗中所使用的手段,搏斗的结局是必须有一方永远的倒下去,或者是同归于尽。

  这种血腥暴力的场面,极具视觉冲击力,极大的刺激了看客们的感官,能够让他们热血沸腾的沉迷其中。更为重要的是,生死擂台赛的的背后有很大的彩头,这对看客们的吸引力几乎是致命的,几乎每个到这里来的看客都会参与赌博。

  仅仅是一层相隔,一面天堂,一面地狱,在少妇妈妈的陪同下,谢枫进入了炼狱场,顿时听到了沸腾般的嘶吼声,夹杂着血腥味的空气似乎都充斥着暴力的元素,不过谢枫对这些却是熟视无睹,狠狠地在少妇的肥臀上拍了下,他的身形向着后面的走道处走去。

  当谢枫绕到人群的最后方,少妇才清醒了过来,立马露出惊骇的神情,咦,我怎么会在这里?除了感觉到身体一阵火热和柔软,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带着谢枫来到这里,脑海里只有一丝模糊的谢枫影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