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报告厅,谢枫看到张亮和张勇两兄弟低声嘀咕着些什么,走向了图书楼前停车的地方,他们的目光还不时的瞅向自己,充满了怨恨。

  走到马六前,张亮发现自己的马六与余友德的帕萨特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辆凤凰牌破二八大杠,忍不住吧唧了下嘴,“他妈的,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敢把破自行车停到这里?”

  说着,他将二八大杠推到一边一把掼倒在地上,或许是为了泄愤,脚还用力踹了两下。

  而这一切,都落在了谢枫的眼中,他目光一冷,草他大爷的,竟然敢伤老子的“宝马”,看老子明天不划花你的四个轮子。

  王耀等几个男老师一直跟在谢枫不远处,见张亮开车走了,他们赶忙凑了过来,谢枫用大腿都能够想出他们打的是什么心思,人以群分,这几人和王耀处的好连骨子里的骚劲也是一样,不过他们男儿本色的作风倒是符合自己的味口。

  “小谢,这时间还早,你看我们什么时候会合啊?”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老师上前询问道,他叫做陈华杰,与谢枫一样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但是却是个极其闷骚的男人,自谢枫开口提了“喝花酒”那一档男人都懂的事情之后,一直铭记在心头。

  “你们晚上都没课吗?既然没课,那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去吃点饭喝点酒,所谓饱暖思淫欲,然后......嘿嘿!”谢枫狡黠的笑了笑,对于怎么样教书他现在还没有体会,但是对于怎么整娱乐节目,相比这些老师来说他要轻车熟路多了。

  说出这话,谢枫才想起自己早上到现在还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吃饭,肚子在刚才开会睡觉时就咕咕乱叫了,人是铁饭是刚,不吃饭哪来的力气去潇洒?

  “好啊好啊,我们都没课,哥几个今天刚认识,去喝酒庆祝庆祝。”谢枫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几位老师的附和,实际上他们表现出如此高涨的热情,除了他们骨子里的闷骚外,还因为平日里娱乐节目实在是太少了,当老师的不像当领导的有那么多的应酬,每天上学放学回家,日子过的简直比小学生还要单调。

  “那还等什么?走吧!”谢枫“土财主”的身份扮演的非常出色,俨然是一副带头大哥的做派,他说完这话之后,各位老师当即就行动了起来,有的去车棚骑电动车,有的去广场上开车,而他却是径直走向了那辆被张亮推倒的凤凰二八大杠,顿时亮瞎了几人的双眼,原来那破小毛驴是谢老师的座驾,这也太丢面子了吧!

  “呵呵......环保,我这是为环保做贡献。”谢枫尴尬的笑着说道,这不是穷嘛,你们以为老子不想开宝马奔驰去勾搭美女?

  最后几人一合计,既然要喝酒,各种杂七杂八的交通工具也就不要碰了,干脆做出租车去算了。

  包括谢枫在内一共有七人,他们先到学校外面就近找了一家饭馆坐下,点菜点酒,而后就开始胡吃海喝,一时间唾液四溅,各种牛B吹的满天飞。谢枫旁敲侧击的也从他们口中打听到了不少二年三班的消息,越听心越是拔凉,差点有甩筷子走人的冲动,他妈的,这群学生还是学生吗?

  最后,谢枫去结账,刚好花光了昨天晚上搜刮来的四百多块,再次光荣的变成了穷光蛋,内心深处不免生出一阵肉疼之感,像老子这么爱岗敬业的人不多了,二年三班的学生们,老子要是不能让你们改邪归正,简直是天理难容。

  一顿饭,将几个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都开始称兄道弟了起来,谢枫虽然没钱,但是面子不能落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直接带着众人前往市中心最为豪华的娱乐中心——天堂娱乐中心。

  “天堂”是一家雅俗共享的娱乐会所,里面根据消费多少而划分的层次非常分明,所以倍受社会各阶层内心空虚人士的欢迎,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它并不仅仅是一家娱乐会所,还是个神秘的鱼龙混杂之地,每天出入这里的人相当于江宁市整个人市人口的十分之一,其中不乏有黑暗中人,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看着比学校图书楼还要高的大楼,停在门口的一辆辆豪华轿车,金碧辉煌的招牌,王耀、陈华杰几人的内心一阵激荡,我勒个去的,这么高级的地方咱可没有来过,但不知谢老师会给予我们什么档次的招待,他可不像是个有钱人。

  穿过宽厚的玻璃旋转大门,几人到了会所内部,气派而又奢华的装修顿时令几个教书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穿戴整齐的服务员热情的走过来,对谢枫几人问道:“几位先生,请问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我们一流的服务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提供不到的。”

  口气倒是不小,恐怕让你献出菊花你也不会犹豫的吧!谢枫对男人的菊花没有兴趣,直接了当的说道:“给我们开一间豪华大包。”

  “好的,请跟我来!”那名服务员应了一声之后,就用随身携带的对讲机与同事进行联络。

  “天堂”一共有十二层,各个楼层所营业的项目不同,有演艺厅、KTV、酒吧、洗浴桑拿、美容养身和宾馆等,谢枫要了一间包厢,那名服务员联络好后便直接带着他们向五楼的KTV赶去。

  王耀等人激动的同时又有点紧张,这里可是天堂娱乐中心啊,而且是豪华包厢,听说一晚上的消费就要上万块,真不知道谢老师哪来这么多的钱。

  最新?章%l节@上G(酷L匠a网l

  谢枫的表现与王耀等人相比要素质过硬多了,大摇大摆的样子比在家里还自在,丝毫没有为金钱而担忧,而他的心里却在想,有些日子没和老鬼碰面了,不知道我让他打听的事情有没有下落,不过今天是该好好宰宰这老小子了,谁让他办事不力呢?哼......竟然连老子的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办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