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扬了扬手,制止了下面学生们的议论声,继续开口道:“废话少说,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二年三班的学生纪律极差,没几个学生把学习真正当回事的,整天呆在教室里也甚是无聊,现在新冒出个似乎还算有趣的班主任,极大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是以教室里还算是安静,不过,还是有一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视他如空气,仍然在下面窃窃私语。

  “高东,就算这货是老师,但他抢了夏倩彤,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算了?”后排距离高东位置不远的一个男生,小声的对高东说道。

  @m更^l新…最H快g上8$酷bw匠!,网

  “哼,老谢,我高东是那样的人么?我之前担心他与夏倩彤有什么亲戚关系,既然确定了他只是名老师,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哼哼......到晚上放学的时候,等着看好戏吧!”高东阴恻恻的笑着说道,看来他还真没把老师放在眼里。

  老谢原名谢磊,面相极其猥琐,平时也是个捣乱份子,修理老师成了他的乐趣之一,挑拨起高东的怒火,他猥琐一笑,“嘿嘿嘿......你放心,我们哥几个挺你,绝对不让这家伙在我们班熬过一星期,妈的,郑莉莉那人虽然贱了点,但是总不至于换个色狼来跟我们分肉吧!”

  “就是就是,这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我注意到他在讲台上已经来回将我们班漂亮的女生看了好几遍了,还舔了两下嘴唇。”边上的几个男生附和道。

  说上课了,谢枫却是没有什么动静,而是拿出了点名册看了看,只一会儿,他就将班级的学生姓名全部记住了,只是现在还对不上相应的人。

  全班一共有四十二人,女生十九人,男生二十三人,比例还算协调,不过现在班级里面却没有这么多的人,只有三十几个,细数一下,竟然有五位同学没有来上课。

  “谁是班长?”谢枫问道。

  一个身高一米六不到戴副厚框眼镜有点白胖的男生慢吞吞的站起身来,用着一股极其“强势”的语气说道:“我是班长,你......你问这个干嘛?”

  “你是班长?”面对这个外不强内却很干的小胖仔,谢枫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去,就算是选班长不看体型也不用选这么个懦弱的小男生吧?记得他刚才好像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还流了一桌子的口水,这带头不学习的作用倒是带的挺给力。

  “你叫什么名字?”

  “老子叫曾强!”

  竟然敢对老子自称“老子”,曾强,你的确需要增强,谢枫心下想到,嘴上继续问话,“班级里面为什么有五位同学没有来上课?”

  “老子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曾强刚开始还对谢枫有点畏戒,见自称“老子”都没事,那还怕什么,心里的畏戒顿时烟消云散,头颅高昂了起来。

  “是吗?”谢枫一把将曾强的衣领给抓起来,直接向着教室的外面走去,曾强吓得一惊,手忙脚乱的却是挣脱不得,“你......你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别担心,老师只是想帮你长长记性。”谢枫笑眯眯的回应了句,直接将曾强带到了班级的门口,丝毫不顾班级里其他学生的感受。

  新来的班主任似乎与以前的不一样嘛,班级里的学生们一时间炸开了窝,都来了兴趣,有的已经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到外面的情况,不过曾强被谢枫抵在一面墙壁上,门也被关起来了,他们根本看不到。

  嘿嘿,小胖子,要怪就怪你看起来太好欺负了,只能先拿你开刀了,谁让你跟老子这么横,谢枫的心里想着,手往曾强的胸前一推,将他抵在墙壁上,露出一副恶狠狠地神情来。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又没做错什么,老师是不可以对学生动粗的,小心我.....我去举报你。”单独被提出来,曾强的懦弱展现了出来,再也不敢对谢枫自称是“老子”,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青年教师似乎不好惹,看他那副模样,简直就和社会上的混混一个德行,只是他心里也纳闷,什么叫帮自己长长记性?

  “小胖仔,别跟我打马虎眼,老子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砂锅大的拳头你见过没有?竟然敢跟老子横,信不信老子抽死你?”谢枫轻拍着曾强的脸说道,将混混的气质与作风抒写的淋漓尽致。

  “老师,我......我没有横啊,我就是习惯了一时间没改过来。”曾强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这家伙痞气太足了,没准还真是个混混,自己怎么就摊上倒霉了呢!

  “这习惯得改一改。”对于曾强的反应谢枫很是满意,他的脸色变得好看多了,将曾强放下来后还帮他整理了下衣服,而后问道:“现在你可以想想,那五个学生为何没有来了吧!”

  “不......不能说!”原来是为了这茬事,曾强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叛徒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尤其是在二年三班。

  “为什么不能说?”

  “他们会打我的,我不敢说。”

  “你倒是诚实,你说了他们不一定会打你,反正又没别人知道,不过你不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巴掌抽死你?”谢枫的表情再次变得凶神恶煞起来,说着,他还佯装着伸了伸巴掌。

  曾强下意识的缩了下头,似乎觉得谢枫说的挺有道理的,心虚的看了眼教室,而后压低声音说道:“老师,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出卖我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班是全校最差的班级,哦不,应该说紫罗兰有史以来问题最多的班级,有个别称叫做‘死亡班级’,那几个没来的学生都是老油条的问题学生,要么去混社会了,要么出去玩了,逃课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哦?”谢枫没想到二年三班的情况这么复杂,打量着曾强,自己稍微恐吓一下他他就出卖了班级的学生,还真是个懦弱的学生,恐怕他坐上班长就是因为别人不感兴趣而故意推出来的孱头吧,不过,这么个人倒是自己现在该争取的,他有当间谍的潜质,不是有句名言么,堡垒都是从内部开始崩塌的。

  “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啊!”曾强怯弱弱的补充了句。

  “放心吧,你把那些没来的同学的名字写出来,下课时偷偷交给我。”谢枫说道,听到二年三班的情况如此之差他没有半点的气馁,心中反而升腾起了一股豪气,那就是将这群问题学生带上正途,毕竟他们还只是孩子,人生的路还很长,也许只是走岔了罢了。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那只能安心做贼了,曾强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下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