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图书楼,心里对余友德充满了鄙夷,在校园这片神圣的土地上,在校长室这个象征着权威与德望的地方,这老家伙竟然玩偷情,换成是老子,怎么说也要转移地点到宾馆的大床上或者玩车震什么的吧!

  其实把柄就像是一个核弹,拿在手里的时候是一个大杀器,一旦扔出去,就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潜规则这种事情,作为一个饱暖思淫欲的男人,谢枫挺能理解的,公开了余友德的风流韵事对他没有半点好处,反而把这个把柄捏在手上,以后不时的拿出来唬一唬余友德,以后的小日子肯定要舒服多了。

  ~%最.新&章@9节l上酷o0匠'M网G

  不一会儿,谢枫依照文件上的指示来到了教师办公楼,二楼起第一间办公室便是他以后办公的地方。

  办公室的空间不大不小,面积有十大几平米,一共有四张办公桌,每张办公桌上面都摆放有各种书籍和其它物品,此外,办公室内还有一台饮水机,一台挂机空调,几个盆栽,一个四格的储物柜,对于教师办公来说,也算是一应俱全了。

  此刻,有两名男老师坐在办公室内,一人是年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正在翻阅试卷,其面色非常的差,看来这和他手中的试卷不无关系;另一人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小青年,他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脑,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脸几乎要贴到电脑屏幕上了,表情时而冷静时而猥琐,一看就知道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指不定在欣赏什么文艺动作片呢,与前者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剩余两张办公桌,谢枫注意到其中一张上面收拾的很整洁,有几本英语教科书等,而里间那张桌子上东西很少只有语文教科书和资料,显得很是萧条,谢枫当下就明白了,这便是自己的办公桌,但不知另外那张桌子是不是校长室里遇到的那个小郑老师的。

  见其他两人神情专注的样子,谢枫也就没有惊扰,直接向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刚刚从小混混变成教师,有必要熟悉一下自己以后的工作,而且牛B不是吹出来的,不管教导什么课程,自己怎么也要有点料子才行。

  谢枫只是一个小混混,哪里上过什么学,更不用提被人称为“全才”了,现在让他来教导高中,说的轻松,实际上心理还是有一些压力的。不过,他记得有一位很有名气的老头说过,要做就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投入到教师大军的行列之中,他现在的热情度很高。

  “废材,太废材了,二年三班的学生真是废材,朽木不可雕,太气人了,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人渣!”

  突然,一句愤懑的叫骂声把谢枫吓了一跳,转首一看,赫然是那名翻阅试卷的中年老师在自语,谢枫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教师的本职就是教育好学生,使他们成才,这人怎么能够骂学生是人渣呢?

  “哼,二年三班的这些学生啊,简直连小学生都不如,这么简单的题目,全班竟然连一个及格的学生都没有,真不知道学校怎么会招来这帮蠢材,简直是给紫罗兰抹黑。”那名中年教师接着发泄道。

  “嘿嘿......张老师,您老就悠着点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年三班是什么情况,习惯就好习惯就好!”那名年轻的男老师头也不回的笑着说道。

  全班没有一个及格的,这么给力?谢枫闻言也是一惊,他之前在校长室就听到余友德与郑莉莉谈论二年三班的时候评价非常之低,心里充满了好奇,现在听那名中年老师的话,不自觉地就走过去翻看那些试卷。

  看试卷上面的标题显示考的是生物,不消说这名中年男子就是生物老师了,谢枫快速的翻完所有的试卷,可不是嘛,全班竟然还真没有一个及格的,有的通篇空白,有的只写了几道选择题,有的就算是把满试卷都写满了,也只是在上面鬼画符般的乱写乱画,竟然还有个奇葩学生在试卷上面用透明胶带粘了一百块钱,附上一句话,PS:张老师,您阅卷辛苦了,这钱送您拿去看心脏病。

  谢枫哭笑不得,恐怕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老师,改完这些试卷还真有可能心脏病发,他总算是能理解那名中年男子为何如此愤慨了,不过,有教无类,学生成绩太差,终归和老师的教导是有些关系的吧!

  “你是谁?”那名姓张的生物老师抬头对谢枫疑惑道,从他面上的神情可以看出他有点不高兴。

  闻言,那名盯着电脑看的年轻男老师也转过头来,谢枫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像老师又不像学生的,突兀地出现在办公室里的确挺令人惊奇的。

  “哦,我叫谢枫,二年三班的新班主任,同时教导三班四班的语文课,还请多多指教。”谢枫反应过来既然自己坐进了这间办公室,这两人也算是自己的同事了,相互认识下还是有必要的。

  张老师没有过大的反应,倒是那名年轻的小伙子激动的从座位上惊坐了起来,“什么,你是二年三班新来的班主任?哥们,我服了你了,我叫王耀,教导二年三班与四班的数学,这位是张勇张老师,教导生物,呵呵......指教谈不上,希望你能撑的久一点。”

  “什么意思?”谢枫疑惑道。

  “哼,小王,听说下午的教师大会中要宣布一个重大的变革,学校的制度是该改一改了,现在都招的是什么人啊?招到二年三班那群人渣学生不说,连招个老师都是不伦不类的。”张勇不阴不阳的抢先说道,言语中不难听出他是在贬低谢枫。

  谢枫一愣,我靠,这老男人脾气不小啊,自己没得罪他吧,竟然说自己不伦不类的?谢枫对自己这一身装束非常的满意,更是自恃气质斐然,没想到被人当面指骂,他火气噌的一下就上冒来了。

  “你说什么?信不信老子砍你全家?”谢枫一把将张勇的衣领抓住,将他从座位上给抓了起来。

  “流......流氓,这里是学校,你要干什么?”突然被谢枫高高举起,张勇的心里一阵害怕,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那么心直口快了呢!

  谢枫猛地将张勇给放了下来,冷声说道:“看你也算是前辈了,以后说话注意点,二年三班现在是我带的学生,以后再让我听到你骂他们‘人渣’,回家的路上请小心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