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钟一遍又一遍的在狗窝里回响,谢枫赤裸着身体趴在床上如死猪般一动不动,那烦人的噪音对他没有半点影响,一直过了中午十二点,他才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他妈的,闹钟这玩意还真是不可靠,都怪昨夜心情激动导致睡的太迟了,看了眼时间,谢枫忍不住嘀咕了句,而后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今天周一正是去紫罗兰中学报道的日子,对他来说,这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快速的洗簌完毕,谢枫穿起了徐安孝敬他的两套衣服,这两套都是中山装,一套黑色,一套深蓝色,谢枫穿的是黑色的,他并没有觉得老土,反而觉得徐安很识得自己的品味,衣服虽然有点古板,但是很得体,戴上那副黑框眼镜,一股正派的气质俨然而生,就连谢枫都忍不住在心里赞美自己两句,好一个为人师表。

  从楼道里将二八大杠给推了出来,谢枫饭也不吃便直接向着紫罗兰中学蹬去。

  一点整,谢枫到了紫罗兰中学的大门口,没有青涩的女学生,没有雪白的大腿,整个学校大门口静悄悄的一片,很难看到有人影,谢枫纳闷着将车向着里面推去,他自然不知道,现在是中午静笑期间,学生们要么在宿舍睡午觉要么在班级里面自习,很少有人进出的。

  “干什么的?自行车放外面,拿身份证过来登记一下。”见有人要进校园,保卫科内打瞌睡的保安习惯性的提醒了句,但是他抬眼一看来人,顿时双眼喷出了怒火,道:“是你个兔崽子?你竟然还敢来学校!”

  原来,这个保安正是谢枫昨天遇到的那个保安,被谢枫捉弄了一番,他到现在还在气头上,走出保卫室的时候,连警棍都拿出来了,他要给谢枫点颜色看看,别把保安不当官。

  “慢着,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谢枫摆手道。

  “还来?我管你他妈是什么人,反正不是好人。”说着,保安就要上前来钳制住谢枫。

  “我是老师。”谢枫正色道。

  “你是老师?”保安愣了下,而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哈哈,就你这德行会是老师?你要是老师,那我就是校长。”

  “看着我!”谢枫淡淡的道了句。

  保安只看了谢枫一眼,狂肆的神情顿时停止了下来,眼神木然的看着谢枫,“老师您好,老师请进。”

  谢枫亲切的拍了拍保安的肩头,胸膛一挺,推车向着校园内走去,而那名保安还一个劲的对他挥着手,那模样比遇到校领导还要热情一百倍。

  再次步入校园,谢枫的心情与昨日相比又有了升华,可谓是心旷神怡,豁然开朗,看着周围清新的环境,他兀自道了句豪言壮语:“祖国未来的花朵们,未来是你们的,世界是你们的,就让谢老师我来尽情的浇灌你们吧!”

  突然,一阵很有节拍的音乐声从前方传来,谢枫抬眼看去,五个身穿校服的学生正和着音乐舞动着,校服宽松,并不妨碍这五个学生的动作,反而更加彰显出一种青春活泼的气息。

  真是群可爱的孩子,谢枫一时间沉浸其中,忍不住点了几下头,似乎在说,“不错不错!”

  “哪来的土包子?不错不错的,你看得懂吗?”一道声音打断了谢枫的思绪,他抬眼看着这个稚气未脱长相还算帅气的学生,讪讪笑道:“呵呵,不就是街舞嘛,我觉得你们跳的挺好的。”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就你还知道什么叫做街舞?”那人挑眉回应道,他们这几个跳舞的学生平时都心高气傲的很,爱跳舞不爱学习,倒是挺能挑事的,看谢枫比较好欺负的样子,不免戏弄了两句,说着,几人相视一笑。

  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挑衅意味,谢枫并没有在意,而是说道:“小鬼,怎么校园里就你们几个,校长室在什么地方?”

  小鬼?几人不高兴了,妈的,看这人也就比自己等人大不了几岁的样子,竟然敢倚老卖老用这样的称呼,“你叫谁小鬼呢?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跳舞的?一个干后勤的还想去找校长?校长会见你么?”

  谢枫实在想象不出现在的中学生怎么这么桀骜,一句称呼都能联想这么多,学生的本职不该是学习吗?大中午的在学校放音乐制造噪音也就算了,怎么还跟吃了火药似的,如果是在玄武大街的话恐怕早被大卸八块了。

  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我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谢枫心里告诉了自己一句,而后开口道:“我想现在应该是午休时间吧,你们这样在校园里吵吵闹闹的可不好,还有,我不是后勤工,我是老师!”

  老师?听到这话,几个学生才发现眼前谢枫的装束与学校里一般的后勤工人似乎有点不一样,颓废中带着英气,安静中带着傲慢,中山装,黑眼镜,黑皮鞋,虽然有点老土,不过似乎还真象是个老师,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是新来的老师,现在请问你们校长室在什么地方?”谢枫又问。

  “在图书楼内。”纠结于谢枫的身份,几个学生告诉了他答案,虽然这几个学生很调皮,但是毕竟只是中学生,骨子里对老师还是有点敬畏的。

  “谢谢!”谢枫道了句谢,而后推车向着图书楼的位置走去,他昨天逛过校园知道图书楼在什么地方。

  几个学生看着谢枫年纪轻轻地,却穿着老土不紧不慢地好像个老学究一样推着二八大杠,一时间有点愕然,心想这货还真是个奇葩!

  R酷z匠网l永久免费3看a小说

  突然,走出了十几米的谢枫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停滞了下来,转头对那几个学生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跳舞不是你们几个在地上滚滚爬爬的动作,而是一种升华,是灵魂的生华,是情感的宣泄,是感情的表达,你可以说你懂舞蹈,但你千万不要说别人不懂舞蹈,因为,每一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舞蹈。”

  这话算是装逼到位了吧,谢枫撂了几句胡掰乱凑的话,兴意盎然的向着图书楼走去,而那几个学生神情一凛,这......这货难不成还真有两把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