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谢枫现在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但是他的心理年龄却要比这些十六七岁青涩的少年要老成的多,他的经历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如果书写出来的话,简直能编一本传奇。

  在校园内溜达了两圈对环境熟悉了之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谢枫便向着校门口走去,这个时候,恰逢双休回家的住校学生赶回学校,校门大开进进出出的有不少人,倒也热闹,谢枫趁着保安不注意,一溜烟跑了出来。

  紫罗兰不愧是软硬件过硬的贵族学校,全市乃至全省都很有名,大部分学生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女,绝不是谢枫这类有一顿没一顿的穷B所能够比拟的,在一排轿车后面谢枫推出了自己征用来的不知道几手的自行车,充满回味的看了眼学校大门,奋力的向着玄武大街踩去。

  回到玄武大街,谢枫并没有看到之前那名小青年在这里等待自己,暗喜:现在的好人不多了,我只是征用一下他的车,没想到他竟然大方的送给了我,嘿嘿!

  正想着,谢枫便要向“狂人”赶去,明天自己就要去上班了,所谓为人师表,怎么也要敲诈徐安他们几个钱搞点装备。突然,有几个穿着另类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青年从边上窜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脚当先凌空向着谢枫踹来。

  晃当——,自行车摔倒在地上,而那名踹脚的小青年“哎呦”大叫一声抱着自己的脚跳了起来,而谢枫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的爱车车条都折弯了,露出了十分痛惜的神情,幸亏自己刚才反应够快,要是让这小瘪三的脚错位到车轴中,肯定损失更惨重。

  “喂喂,你们踹坏老子的车了,赶紧赔钱。”

  “我赔你妈个B。”说话的正是被谢枫“借”车的小青年,一辆老牌旧自行车他倒是不在乎,他纠集人在这里等着就是要给谢枫一个教训,顺便敲诈点银子花花,话一说完,他就向着谢枫冲了过去,而他的几个同伴除去脚受伤那人也一拥而上。

  “天啊,踹坏老子的车还要动手打人,还有没有天理?唉,他妈的,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是不识好歹。”说话很斯文,但是动起手来谢枫绝对是有辱斯文,他一拳打在了前头的小青年眼睛上,小青年的身躯轰然倒地直感头晕眼花,心想:“我去,这货看起来瘦巴巴的下手还真狠,我都看到小鸟在头顶转了!”

  三拳两脚解决了几个不良小青年,谢枫走到他们跟前,说道:“毛都没长齐还敢学人家混社会,现在你们不仅要赔偿我修车费,还要赔偿精神损失费、误工费、口舌费。”

  说着,谢枫在几人的口袋里一阵摸索,却只摸出了两百来块,索性将他们的香烟也给搜刮进自己的口袋,末了,他吐口痰骂道:“他妈的,真是倒霉到家了,遇到几个穷小子,以后注意点,不准在玄武大街闹事。”

  接着,谢枫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而那几个小青年有苦说不出,几个人打不过一个营养不良的猥琐男,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都懊悔不已。

  在玄武大街溜达了一圈,眼看着快八点钟了,谢枫便向着“狂人”赶去。

  “狂人”酒吧的招牌灯光闪耀,门前已经有人进进出出,谢枫刚下自行车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满脑肥肠的秃顶中年男子手搂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腰肢上,停好车后竟然直接给了泊车小弟一张百元大钞当作小费。

  谢枫不禁吧唧了下嘴,草他大爷的,连帮忙停个车都这么赚钱,我老谢还累死累活的干嘛!

  想到自己就要做老师了,谢枫心里不压抑不住的激动,暂且把到这里兼职帮忙停车的想法给撇在了一边,直接推着自行车停到了一个停车位上。

  泊车小弟感觉到有人过来,没想到却是个骑自行车的,赶忙招呼道:“喂,这里是机动车位,自行车停隔壁胡同里面去。”

  谢枫转过身,那泊车小弟一看到他,心里嘀咕了句,原来是这个混蛋,面上却是赔着笑脸,“我道谁呢,原来是枫爷啊,怪不得骑个自行车都这么霸气侧漏,您老有一阵子没来‘狂人’了,我怪想你的。”

  “你想我就不必了,最近生意挺好的嘛,徐安那贱人在里面吗?”谢枫说道,眼睛却瞥向了酒吧里面,顺着他的眼睛,正好能够看到台阶上两个穿着超短裙的美女的内裤。

  泊车小弟其实并不知道谢枫是什么身份,与其说“杀”是谢枫成立的,不如说“杀”是徐安发展起来了的,他本来就不问“杀”的事,自两年多前完全交给徐安打理之后就彻底把自己撇在了帮派之外。

  是以,“杀”内的许多人都不认识谢枫,偶尔脸熟的也当他和徐安有点不为人知的交情,经常来混吃混喝混小妹玩混钱花,整个就一无赖形象,真不知道貌比潘安的徐帮主怎么会结交这种挫人。当然,帮派里面一些核心成员还是知道谢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大的,徐安有今天,可以说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

  “最近生意是不错,现在我们“杀”已经一统西城了,不过帮主在不在里面我也不清楚,枫爷你知道的,帮主的下落不是我这样的底层外围小弟所能知道的。”泊车小弟堆着笑说道,说话时他心里充满了自豪,现在只要说自己是“杀”的,管你是外围还是内围到哪都倍儿有面子,连找小妹的时候鸡妈都热情洋溢的好像亲妈,有时候做完事还送瓶冰红茶爽爽口。

  “哦?那不错!”谢枫屁股坐在车座上,作出摸口袋拿烟的动作,动作却是慢吞吞的。

  泊车小弟眼明手快,随后从口袋里将一包未拆封的中华,谢锋直接伸手拿过来拆开掏出一根点上,然后很自然的将烟盒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档次差了点,不过等会找你们老大有事用得着,对了,来的匆忙钱包落家里了,待会进去消费不能没钱。”

  知道谢枫又要打劫了,泊车小弟在心里大骂,就你这熊样能找我们帮主谈什么正事,每次都来白吃白喝有哪次给过钱?想是这么想,他还是不敢得罪谢枫,将自己口袋里的一百一十块连同刚才客人给的一百块小费都掏了出来,“枫爷,我就这么多了!”

  2-酷`+匠V网V唯一正|N版。…,其他b都是4盗J¤版G|

  谢枫拿过两百块,将十块钱留给了泊车小弟,“剩下的晚上下班后去吃碗牛肉面,不要感谢我,我一直都是这么好心的。”

  说完,谢枫便向着“狂人”内走去,不到两个小时就捞了四百块,他的心里美滋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