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狼帮败阵于“杀”的消息很快被传了回去,青狼帮的高层为之震惊,坐如针毯,“杀”的大清洗行动随之接踵而至,顿时在西城区掀起了腥风血雨,青狼帮上下鸡犬不宁,帮主逃跑,帮众无心抵抗,死亡的死亡,臣服的臣服,跑路的跑路。

  这一夜,江宁市的地下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的洗牌,“杀”成为了西城区黑帮的领军人物,同时,西城区的这一动荡也引起了江宁市几个大帮派的虎视眈眈,“杀”的威名由此散播开来,一时间如日中天。

  不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谢枫却并没有理会这一系列事情,实际上从他两年前彻底将“杀”交给了徐安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管过帮派的事情,一方面是他不怎么在意随手创立的“杀”,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他对徐安的信任,他相信徐安那贱人有这个潜力。

  回到连狗窝都不如的房间里,谢枫脱掉了满身是血的破烂衣服,扔进了垃圾桶里,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阀,任由冰凉的水冲刷在身上,这一刻,他回忆起了过往,背叛、逃亡、杀戮、分离......

  随后,谢枫想到自己最新确立的目标,又不由得笑了起来,嘿嘿,当老师,这是多么有意思多么崇高的事业,老子怎么就到今天才想到呢!

  洗完澡,谢枫直接往床上一躺,打起了呼噜,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成了人人敬仰的人民老师,站在讲台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梦中还出现了极品小白菜的身影,他的口水流了一地......

  砰砰砰——,第二天,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传来,过了好半晌,沉睡如死猪的谢枫才嘟噜了句咒骂声,“敲你妈B的敲,到底还有没有公德心,不知道打扰人睡觉是要遭天谴的么?”

  砰砰砰——,敲门声响个不停,比谢枫那只破诺基亚还要顽强的多。

  到底是谁来自己这狗窝,不得已,谢枫不耐烦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操起了垫在床腿下的一块板砖,怒气冲冲的打开门,就要给来人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你他妈的有完没......”

  无疑,谢枫愤怒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打扰自己睡觉简直就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屎(死)!不过一看到敲门的人,他话还没有说话就自动打住了,张大了的嘴巴恐怕能塞进一个鸡蛋。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的精致美女,二十出头的样子,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皮肤水润光泽,谢枫扫了眼对方长相后立马就将目光转向女人的胸部,真他妈的正点,隆鼓鼓的,绝对是一只手掌握不过来的尺寸,不过这衣服......女人的身材高挑挺立,倒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但是,她穿的是警服!

  更‘新《最快:上bX酷匠网t5

  孙杨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任何可能发生的事的心理准备,但是当谢枫一打开门,她顿时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实在是太难闻了,简直跟垃圾场有的一拼,她立即用手掩住了自己的鼻息,身形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看到谢枫,孙杨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大喊大叫,即便谢枫衣着片缕,手拿板砖,而是被谢枫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疤给震住了,有枪伤、有刀伤、还有其它看起来好像野兽的抓伤,简直是触目惊心。

  孙杨实在是想象不出,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疤痕。

  “警察阿姨,你......你想要干嘛?我可不是随便的人,你快出去,不然我就要叫人了!”谢枫一只手护在胸前,跟一个即将被凌.辱的小妇人一样,而他放在背后的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板砖,不知道如何放下这意欲行凶的凶器才能不被对方给发现。

  闻言,孙杨当即有一种呕吐的欲望,这货也太不不要脸了吧,说的好像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一样,也不看看救他那挫样。会不会是警局的资料搞错了,就这样的一个猥琐男会和西城区目前最大的黑帮“杀”有关联?

  想到来此的目的,孙杨强忍住调头走人的想法,仔细打量起谢枫来,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泛青的胡渣,瘦弱的身体仅穿着条三角裤,上面斑白点点不知道是什么特殊物质,一脸猥琐又色迷迷的神情,oh,shit!孙杨心中无比后悔领了这个差事,但她还是展现出了专业素养,出示了下自己的证件,问道:“你叫谢枫?我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你。”

  咕噜——没待谢枫回话,腹中先发出了一阵轰鸣,他有点尴尬的说道:“我是谢枫,那个......不好意思,我现在饿的发昏,这影响到我的思维判断,我担心回答不好你的问题,要不我们一边吃一边谈怎么样?”

  孙杨很无语,碰到这样极品的人,真是倒霉透顶了,不过她也不想呆在这里看这张龌龊不堪的脸,只得点了点头,顺手将房门给关了起来。

  房门内的谢枫,露出了一脸狡黠的笑容,“嘿嘿,伙食问题这不是有着落了么!”随后,他随便拿起沙发上一身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的衣裤换上,又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洗簌完毕,末了,还对着镜子撩拨了几下自己的发型,这才再次将房门打开。

  “警察阿姨,我们走吧,街尾那家烤鸭店不错,我请你!”谢枫很是豪爽的说道,而后一马当先走在了前头。

  才两分钟的时间就换成了人样,孙杨意识里觉得谢枫肯定没有刷牙洗脸,露出了嫌恶的神情,非常无奈的跟在了他的身后,请吃饭就算了吧,自己早点问完话早点回去交差!

  到了饭店,谢枫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还点了一瓶红酒,显得极为大方,菜上的很快,他二话没说就大快朵颐了起来,一时间口水四溅,残渣横飞,那风卷残云的姿态,跟八辈子没有吃过饭一样,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饭店内的客人与服务员纷纷侧目,一时间目瞪口呆,面对这样一个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吃货,孙杨一点的食欲都没有,她的脸上布满了黑线,恨不得挖个洞自己钻进去,真想告诉别人,“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呃——”过了半个小时,谢枫打了个饱嗝,孙杨赶忙抬头问道:“饭也吃饱了,我们开始吧!”

  桌面上一片狼藉,谢枫慌乱的撕啃着一只鸭大腿,嘴角满是油腻,还粘着几个饭粒,闻言,他含糊不清的大笑道,“哈哈,这个只是热身的开胃菜,那个......服务员,再给我来一份刚才一样的菜式!”

  你是猪啊!孙杨差点没爆粗口,她强忍住自己的怒意,盯着眼前的奇葩,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谢枫终于停止了他滑稽而又可笑的动作,用纸巾擦了擦嘴巴,一只手在圆鼓鼓的肚皮上拍了拍,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孙杨问道,等了这么久她已经十分的不耐烦。

  “哎呀!”谢枫突然大叫一声,“不好,刚才吃的太快,突然有点撑不住了,人有三急,警察阿姨你先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不待孙杨拍桌子发飙,谢枫已经向着卫生间飞奔而去。

  十五分钟过去了,谢枫没有回来,半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孙杨终于清醒了过来,自己被谢枫那混蛋给骗了。问了下服务员,果然,谢枫早在二十五分钟前就离开了饭店。

  心中将谢枫祖上十几代给问候了遍,孙杨走到柜台前,“埋单!”

  “谢谢惠顾,您一共消费了一千四百五十八块,去掉零头,一千四百五好了!”收银员心里美滋滋的,消费这么多的客人可不多。

  “什么?怎么这么多?你们怎么不去抢?”

  “刚才和您一起的先生,临走的时候打包了十份烤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