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这时才想起今天徐安给自己打了不少的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随手就拨通了徐安的电话。

  不一会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那头很是嘈杂,谢枫皱了皱眉,徐安气喘吁吁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也打断了他想要挂电话的念头,“老大,你终于打电话来了,你要是再不出现,你就只能为我收尸了,老大,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崇拜你,多么的爱你。”

  “滚,说正事。”谢枫冷冷的说道。

  每次想到和徐安见面时的场景,谢枫就不寒而栗,徐安每次见到自己就会像狗皮膏药一般粘上来,现在还好一点,以前就像一个出来卖的女人往嫖客身上粘一般,经过自己几次大棒的教训后,才收敛一点。

  “老大,青狼帮要吞并我们,没有您发话,我们可不敢答应,于是他们就发出了战帖,今晚要让‘杀’消失在江宁市,哎哟,我勒个草,你砍老子,看老子不砍死你。”很明显,徐安在讲电话时被人给砍了。

  谢枫脸上没有变化,淡淡的说道:“那就让他们吞并吧!”

  电话那头的徐安急了,一边狂跑一变讲着电话,“老大,我知道你在生气,在怪我没有把‘杀’变得强大,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的,哪怕是死。”

  说完,徐安就掐断了电话。

  谢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当时他让徐安跟自己混的时候就看出这个人将来一定有所作为。一甩手,烟头弹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最后落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谢枫四下张望了一下,找了个没人的小巷。

  漆黑的小巷里,谢枫的眼睛突然变得通红,显得格外妖艳,嘴角始终挂着坏坏的笑,见没人注意这里后,他的背后突然伸展出一对若有似无的黑色翅膀,扑哧一下,就飞上空中。

  此时,一栋楼房里的窗户里,一个小女孩突然大叫着,“妈妈,妈妈,快来看,鸟人,会飞的鸟人。”

  小女孩的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耐烦的说道:“从明天开始,不准再看卡通片了,都走火入魔了。”

  小女孩撇撇嘴,委屈的带着哭腔说道:“人家真的看见了嘛。”

  城郊,谢枫在空中看到地上正在厮杀的人群,他找了个偏僻的地方降落下来,然后点上根烟,慢悠悠的朝着厮杀的人群走去。

  徐安此时身上已经挨了十几刀,依旧在顽强的拼搏着,右手上用来绑开山刀的白色布条早已变成了红色,黄宁也好不到哪去,身上也挨了好几下。

  谢枫将烟头弹进人群,开始快速的奔跑进去,一脚踹翻一个青狼帮的成员,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把砍刀,然后将白色衬衫的衣袖扯了下来,蒙在嘴上,这是“杀”组织惯用的,因为在砍杀时,都会张口大叫,鲜血飞溅,没有遮挡就会喷到嘴里去,同时,蒙着面还有一定的神秘感,会给敌人心理上照成一定的影响。

  “杀”的人见到谢枫到来,顿时气势大增,完全忘记了身上伤口带来的疼痛,谢枫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老大完全是个甩手掌柜,平时很少见到,但在他们心里,谢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谢枫快速的挥舞着手里的砍刀,不一会就放倒了十来个,然后朝着徐安的方向杀过去,而青狼帮的人看着这个刚加入战团的人,竟然如此的勇猛、凶悍,杀人都不眨一下眼睛,干净利落,刀刀命中要害,这已经完全出乎了他们所理解的层次。

  此时,谢枫一声大呼:“杀,一个不留。”

  谢枫的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战团的气势呈现一边倒的局势,虽说青狼帮人数众多,但是真正敢杀人的没几个。“杀”这边,谢枫就是神,他的话就是圣旨,而“杀”走的也是精英路线,个个都是敢打敢杀之辈。

  两军相对,勇者胜,这一战的胜利无疑是“杀”的,是谢枫的。

  战团随着谢枫的加入,持续了老半天的战斗只过了十来分钟就结束了,“杀”的成员除了谢枫基本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终究赢得了胜利,而青狼帮的人可就惨多了,倒在地上就没有能站起来的,如同受伤的老狗,连喘气都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重要的是,青狼帮的人数比“杀”多了整整一倍有余,谁都知道,这一战之后,“杀”的风头要更甚了,地盘势必要扩张。

  谢枫负手背对着血淋淋的战场,一个浑身被鲜血淋得看不出模样的人,热情的向着他狂奔而来,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口,口中还疾呼,“老大,我爱死你了,你真是我的偶像啊!”看他激动的样子,就要过来给谢枫一个大大的拥抱般。

  “杀”的人一听这贱贱的声音,就知道这是他们的帮主徐安,恐怕也只有这贱货能这么直接的表达对老大的“爱意”。

  “离老子远点!”谢枫一脚将徐安踹开,一点也不管他的死活,“老子没几件衣服了,可别被你弄脏了。”

  徐安被踹的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后,很麻溜的爬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谢枫的冷淡,热泪盈眶的说道:“老大,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嘿嘿.....你真是太帅了!”实际上不止是他,其他的人眼角也湿润了起来,他们的胸腔充斥着沸腾的热血。

  谢枫悠悠然转过身,看了眼徐安又看了看他身后那些人,心里感慨万千,他也没想到当初自己一时心血来潮建立的“杀”竟然会有今天的成就,对于自己来说,这些人的能力实在是太弱了,但却绝对是能够将后背放心交给他们的人。

  “杀”的最高标准即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忠心。

  A。酷R◎匠…网x首,发5

  “老子要去当老师了。”过了好半晌,谢枫淡淡的说道。

  “什么?”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

  “一个个傻B兮兮的跟老年痴呆症提前到来一样,我说,老子要当老师了。”谢枫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言语间充满了自豪。

  “我......我去啊!您老不是女王控么?什么时候口味换成萝莉了?”徐安下意识的将谢枫当成是想去学校泡妞,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猥琐的笑道:“我知道了,嘿嘿,你是去泡女老师的,我们都知道,你每次做什么工作不都是为了泡妞么?”

  其他的人也笑了,老大好色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要说他能当老师,就和阳痿男捏造自己一次五十分钟的牛皮一样好笑,就他那块料混黑社会或许还有点前途,当老师嘛......

  “我草,你要老子说几次,我是去为祖国培育下一代,为社会输送人才,为国家筑造栋梁,体现我的人生价值,是正儿八经的当老师,草!”谢枫没好气的说道,当然,他的话没有说完全,当老师是主题,但泡妞也是必须的业余,想想那一张张青涩的面庞和渐渐发育起来的身体,他的心头就不禁一阵荡漾。

  “别忘了,周一前送身衣服过去,当是给老子的礼物。”

  撂了句话,谢枫离开了现场,留下的徐安黄宁等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难以置信,因为他们都确定了谢枫不是在开玩笑。

  “难道这一代已经祸害完了,这......这是要祸害下一代的节奏?”徐安支吾着说道。

  “可以想象,不出几年,社会上又要多出多少的淫才!”黄宁附和了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