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枫一个人独自坐在刚才陈嫣坐过的沙发上,而此时陈嫣已经拉着那个叫做王霏的女孩出了酒吧。

  一直闭着眼睛的谢枫突然睁开了眼睛,大声笑道:“哈哈,我终于知道我要做什么了,老子要去做老师,去为祖国培养下一代,去拯救那些迷途的羔羊,哈哈,老子真是太伟大了。”

  起身,谢枫就要往门口去,这时却被服务员拦住,礼貌的道:“先生,您还没买单。”

  X酷*匠F网正g版首{发

  “买单?老子买你一脸,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还敢叫老子买单。”谢枫一脸不爽的说道,心里却是极其郁闷,不就一包烟和一杯啤酒吗?你至于吗?老子不是没钱嘛,有钱能不给你?

  “先生,不管您是谁都要买单,如果你再不买单我就要叫保安了。”服务员说道。

  谢枫无所谓的笑道:“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人听到的,你叫啊!”

  额!这话怎么那么熟悉,不过,不应该是这种场合的对话吧,不应该是孤男寡女的情况下,那个跟如花一般的女人对被她压倒在身下的可怜兄台说的话吗?

  “保安,这里有人闹事。”服务员拿起对讲机说道,而谢枫则一副云淡风清的看着服务员,仿佛这事和自己没关系一样。

  不一会,两个身穿保安服的壮汉走了过来,大声喝道:“妈了个B的,谁敢在蓝夜闹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杀’罩着的吗?”壮汉说到“杀”的时候一脸的自豪,谢枫暗自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不在了,徐安那贱人也搞得挺风声水起的嘛。

  服务员指着谢枫道:“就是他,他喝完东西不给钱就想走,你们一定要好好‘招待’他。”

  谢枫额头皱起,服务员的话让他很不爽,仗势欺人,他大爷的,当老子是吓大的?

  这时那个壮汉保安走了过来,打量谢枫那不魁梧不健壮的身材,说道:“喂,小子,你老实一点,把单买了就放你一马,不过没有下次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能吃霸王餐的地方吗?”

  “那这是什么地方呢?”谢枫看着眼前的壮汉保安问道,不过心里却还是很满意的,他曾经还是“杀”的老大时就说过“杀”的人绝对不能仗势欺人,出来的混的总要还的,人在江湖飘拿能不挨刀,少一个敌人就少一分危险,看来徐安那贱人在这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

  “你不是本区人吧?连玄武大街一‘狂人’二‘蓝夜’都不知道,这两个地方都是不能闹事的,算了也不和你多说了,赶快把单买了该干嘛干嘛去,别浪费我们时间。”

  “哦,一‘狂人’二‘蓝夜’吗?好有派头啊,不过我还就不买单了。”谢枫还想试一试这个自称是“杀”的人的保安,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有素质。

  这时,另外一个保安不爽了,大喝道:“草,你要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话毕,挥动手中的警棍朝着谢枫招呼过去。

  谢枫并未闪躲。

  千破万破,唯快不破。

  在警棍还没到时,谢枫弓起了身子,然后狠狠一脚踹在了那个保安的小腹上,保安被一脚踢开两米开外,见到自己的伙伴被打,壮汉保安也动了,不过他没有用警棍,而是摆出了一个起武式。

  谢枫饶有兴致的看着说道:“你以前是军人吧?”

  谢枫之所以这样说,因为壮汉保安用的是军队用的军体拳,他的话让壮汉楞了一下,随后答道:“少废话,既然你敢在这闹事想必也有一些背景吧,但是我们‘杀’信奉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以你注定要倒霉。”说完,他就挥拳向谢枫击去。

  谢枫笑道:“哦,是吗?谁倒霉还不知道呢!”

  此时周遭围观的客人都幸灾乐祸的大笑着,见过疯子,没见过这么疯的,居然敢在“蓝夜”闹事,恐怕你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吧。

  “砰——”的一声巨响,围观的人群嘴都睁得老大,不可思意的看着眼前一幕,壮汉保安还没碰到谢枫一跟毫毛就被一脚给踢飞了出去,飞出去后硬生生的把一张大理石桌砸成了几块,这需要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啊?

  谢枫一步一步的走向服务员,道:“做人不要那么得理不饶人,很多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比如我。”

  嚣张,绝对的嚣张,如果徐安和黄宁在这一定不会奇怪,因为谢枫经常对他们说:“男人,该嚣张的时候就要嚣张,不要像个娘们一样,无论发生什么,天都塌不下来。”

  ..................

  “狂人”酒吧门口,整齐的停着百来辆重型机车,远远望去,一个个亮点闪烁不断,徐安一边抽烟,一边四处张望,而黄宁则手拿一块白布不停的在擦拭着手中的开山刀。

  “我说JB军师,你能不能别擦你那把破刀了。”徐安不耐烦的说道。

  黄宁瞥了徐安一眼,不理会他,依旧继续擦着,徐安一把夺过黄宁手中的开山刀,然后说道:“你说老大会来吗?到现在都不接电话。”

  “那你相信老大会来吗?”黄宁反问道。

  “老大肯定会来的。”徐安坚定的看着远方,他始终相信那个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制造出奇迹的猥琐男一定会来。

  此时谢枫已经走出了“蓝夜”,当然,他是没钱买单的。走出门口,夜风阵阵,谢枫拢了拢衣领,然后看到那颗极品小白菜和一个女孩在街上拉扯着,想起小白菜在酒吧里面说过的话,急忙凑了上去。

  “我的事不用你管。”王霏甩开陈嫣拽着自己的手大声吼道。

  陈嫣眼睛红红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学生,哽咽着说道:“我不管你,我是你的老师,我怎么能不管你?只要你还是我的学生一天,我就不能让你这么下去,你还小,容易被一些人或物吸引,但你长大一点后,你会发现这很傻。”

  “我傻不傻都不关你的事,我只知道我爱他,我要追求他,我要和他在一起。”王霏完全不理会流着眼泪的陈嫣。

  就在陈嫣还想劝说些什么之际,谢枫已经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王霏的脸上,道:“你他妈的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谁为了你好,你都看不见吗?”

  王霏脸上吃疼,转过身,大哭大吼道:“你敢打我,我家里人从来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打你,你这是欠打。”谢枫冷冷的看着王霏,这让旁边的陈嫣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谢枫个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出手打了自己的学生。

  “你干什么?”陈嫣一把将谢枫推开,然后伸手欲要去抚摸王霏的被打的脸,但是,王霏一把抓住陈嫣的手,狠狠甩开,“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们是串通好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不,王霏同学,我没有......”陈嫣还想解释什么,这时,谢枫一把拽住王霏拖着就走,陈嫣立马追上,拦住谢枫的去路,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带她去哪?”

  谢枫淡淡的说道:“她不是喜欢那个调酒师吗?我就让她看看那个调酒师的真正面目。”

  说完,谢枫避开陈嫣拽着王霏再次走进了“蓝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