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看外面下雪了。”洛儿走进屋,掸落身上的雪花。

  “是啊,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上官音涵看着窗外神色担忧的说道。

  “小姐,你是又在想颜公子了吧。”洛儿看着自家小姐望着窗外出神。

  “也不知道他外出经商怎么样了,一连走了两个月也不知道他在外面习不习惯,吃不吃的饱天凉了有没有加衣。”上官音涵拿出一根白玉簪子。这簪子得顶端还有一朵金丝包玉的莲花。做工很精致,这簪子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她还记得那天他对她说的话:“等你及笄之年我必要迎娶你做我的娘子!”他将簪子戴在她的发间,目光坚定的看着她,紧握着她的双手似是在表达他的决心。

  “我一定会等你来迎娶我的!”她娇羞的低下头说出这句话。

  “小姐,你又在对着簪子发呆了。”洛儿见自家小姐对着簪子发呆嘴角还挂着笑,便打趣道:“小姐可不要得相思病呀,不然颜公子回来便要心疼了。”上官音涵见洛儿打趣她不由得红了脸:“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以后不许胡言。”

  “知道了小姐,天晚了洛儿伺候你宽衣吧。”上官音涵将簪子收好走到床边,洛儿伺候她宽衣盖好被子后便下去了:“小姐我把灯吹了,有事你叫我。”“没事了,你也下去歇着吧。”上官音涵很快便睡了过去。

  最新章"。节f☆上…酷*匠5网@

  第二天一早洛儿就过来喊我起床:“小姐,快卯时了,老爷马上就散朝回来了,您快起来吧,等老爷回来您还要去请安呢,大小姐和大公子都已经起来了。”我睡眼惺忪的对洛儿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准备吧。”洛儿打了洗脸水回来为我更衣梳妆,等一切收拾妥当父亲便回来了。

  走到正堂见父亲坐在太师椅上,脸色凝重,母亲和大哥大姐都在旁边,见大姐脸色有些苍白又看向母亲:“音涵给父亲母亲请安。大姐今天身子不适吗?看大姐脸色不太好。”母亲不等大姐回答便先向我说道:“音涵不必多礼了,今天下过雪天凉,你大姐只是沾染了些风寒不碍事,你可要多穿两件衣服。”“知道了娘,今天府里出什么事了吗,看爹的脸色不太好?”

  “府里没什么事,爹只是因为朝廷上的一些琐事烦心罢了。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我有一些事要和你娘他们商量”

  “知道了爹,女儿下去了。”临走时我看见大姐看了我一眼,我觉得府里肯定有事发生,当爹和娘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呢。“洛儿你去帮我问问府里爹的贴身家仆发生什么事了”“小姐这不太好吧,毕竟这是老爷的事,我怕老爷知道我多嘴多舌……”洛儿有些害怕,毕竟这是府里的事“算了,一会我自己去问吧”我走回自己的院子里,但我想不通家里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呀,一般的事爹都不会瞒着我们的,但这次爹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