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女子名字叫水幽莲,幼年丧失父母,所幸得到一户书生的抚养,做了那户人家的童养媳。那家人家的家母心地善良,素日待她如己出。后来,水幽莲渐渐长大,出落得款款动人,恰巧书生寒窗苦读去考试,待他回来便打算喜结良缘,便有一当地恶霸瞧上了她,每每她在田中干活时,都盯着她,素日更是纠缠不休。水幽莲多次解释自己早有家室,恶霸却不屑一顾,依旧穷追不舍,今日更是过分,带了许多家兵,逼迫婆婆将她卖给恶霸,婆婆自然不依,那恶霸便来追她,她便跑到了这里来,似乎还迷了路。

  水幽莲哭的稀里哗啦,说道:“嫁给那恶霸,小女这一辈子就都完了。那恶霸是县城官的儿子,平常骄横跋扈不说,迷恋女色,临安百家商铺,十有二三是那恶霸名下的妓院。那恶霸最喜欢去各处闲逛,捉些妙龄女子送去妓院,把……”水幽莲忽然哭的伤心,半晌才开口“把一些年老色衰的送去当军妓!”

  听到这里,白未央与东方玄皆是一怔: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白未央将水幽莲扶起,安慰她道:”此事我们定然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不知那恶霸叫什么?”

  水幽莲仿佛遇到了转世仙子,抹去眼泪:“小姐,您的大恩大德水幽莲这世报不完,来世做牛做马也会补偿……”絮絮说了不少,才想起来白未央的问题,答道:“我们县城官姓樊,他那儿子,叫樊天齐。”

  水幽莲与二人一同上了马车。路上,东方玄顺便调查民情。

  “水姑娘,你们这儿赋税如何?”

  水姑娘,人如其名,简直就是水做的一般,本来终于止了哭声,一听此言,又哭上了:“临安的日子真是苦啊。从前还好,百斗交五斗,自从这个范县令来了。我们好日子就到头了!他一来就加了我们五斗赋税,这还不算,他平时杂七杂八费用收的那叫一个狠啊!买东西要交手续费。成衣要交试穿费。还有!要交人头费啊!咱们人头都这么金贵。”水幽莲难得找到了发泄之处,自然要一吐为快。

  白未央大量了水幽莲一番,果然是个标志的美人儿,如墨的青丝用布条束在头上,破旧的衣裳上满是泥污。惹人心疼。

  东方玄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看似富强的帝国,却还有这个闭塞之处。看来他这个皇帝党的还是不怎么称职,得空要多出临京走走。

  “那这样,临安没有人走吗?”东方玄问道。苛政猛于虎,这样的政权,都没有人起兵?

  “走?谁不想走。那也要走的起啊!每次出城,都要交出城费,五十两黄金啊!”水幽莲顿了一顿,“也有不怕死,硬闯的…就这么去了…我瞧着他们的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哭的死去活来。这位少爷,等会您进城就知道啦,前些日子就有一个少年郎要出城,现在,头还挂在菜市口滴着血呢。”

  酷e匠网-正}版UB首发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处于函数叠加状态的边边兔说:

  手残了的小洛神奉上。之后大概更的不会这么勤劳了,具体你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