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未央成了皇后,夫妻二人十分恩爱,并不打算立刻要个孩子玩玩。东方玄知道白未央整日在宫中待的苦闷,又听说临安有一处贪官污吏盛行,打算带未央出去走走。

  金銮殿“皇叔!”东方玄本在大殿中渡步,看见自家叔叔安王兴奋不已,“您可来了!”

  {;更新D最=k快rm上9…酷匠%网A!

  “皇上,有甚么要事?”安王东方语与先皇东方凌为一母所生,先皇略大些。当初传位,兄弟二人出了名的谦让,谁都不想要这个皇位,都乐得清闲。长子如父,倒霉的东方凌只得接手江山,而安王娶了白家长女白霜华,日子十分幸福。

  “朕打算去临安一趟,大概半月,顺便带裳儿散散心。”

  “是,皇上放心,您不在之时,本王必定组织好临京大小事宜,不教您忧心。”东方语故作严肃的答道,忽然话风一变,又成了那个二货皇叔:“不过,说好就半月哦!本王还想与小娇妻再生一个女娃子!”

  安顿好朝政,东方玄与白未央便出发了。一路上风景极好,临安正好与临京隔了三座大山交通上略显闭塞,但自然风光却也赏心悦目。车路劳累,到了一处,白未央与东方玄便停下来歇歇,修整一二。忽然看见岸边有小船,而湖中莲蓬结的正好,二人便泛舟去摘莲蓬。

  瞧着山峦起伏的青山,清澈见底的碧水,湖中倒映着一对碧玉佳人,白未央不由得吟道:“若耶溪畔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清脆的嗓音如鸣佩环,十分悦耳。

  东方玄笑着接道:“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两人相视一笑,东方玄开口:“这样吟别人的诗,总觉不美,不如自己创作如何?”

  白未央略一思索,幽幽开口:“璧人青莲映澈池,翩俊少年留恋此。佳人恐颜不及花,笑揽二支掩面持。”

  东方玄也开了口:“素衣白衫羞炎日,回眸一瞥叹不止。青莲尚需碧荷衬,妙人自恃倾城姿。”

  时间,仿佛停留在这美好的一刻,东方玄与白未央相拥在一起,每一秒,都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忽然,二人看到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失魂落魄的跑了过来,东方玄匆匆划船上岸,那女子看到他们,立刻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抽抽噎噎的哭诉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