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废后可是大事,您不再想想么?”华年在金銮殿劝阻道,“微臣知道皇上从头至尾喜欢的都是那云裳姑娘,但单凭欺君罔上这条理由废后也有所不妥!”

  “根本没有什么妥与不妥。”东方玄冷冷答道,“朕可以做一位明君,可以将朕不喜欢的女儿们都养在宫里,却唯独不想将后位给一个令朕厌恶的人!”

  华年正要再劝慰,东方玄打断了他:“你不必多说,朕意已决,宰相之女南宫曦欺君罔上,暂降妃位。”若不是顾忌她老爹是宰相,只怕早已身首异处:东方玄一想到这些天都与这样一个虚伪、矫揉造作的女子在一起,鸡皮疙瘩都要起了,东方玄在精神上绝对是有洁癖的,厌恶一切黑暗、阴谋、谎言。虽然东方玄生长在皇宫中,但从前父王母后恩爱异常,父王甚至只有母后一个妃子,生下他这个独子。待东方玄长大一些后,父王觉得他机智非凡,渐渐将朝政大权给了他,因而在真正登基很早,东方玄就已经开始掌权了。然后,他的父王母后便十分欢乐的整日游山玩水,京城玩遍了之后,不时告几日病假,跑到更远的地方去玩,依旧像一对新婚比翼鸟。东方玄看见这一切,也甚是羡慕,梦想着自己长大了,也要像父王母后那样,两情相悦,朝朝暮暮,虽身在帝王家,心却可以怅惘神仙眷侣。所幸,他已经找到了与他情投意合的女子,他愿用生命去守候的女子。

  那厢,清晨刚起床的白未央也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之中,但她却有些忧虑那帝王的身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锦儿进房,瞧见自家小姐难得这么开心,笑颜问她:“小姐,什么事教您这般欢心啊?”入宫这数十天,小姐总是愁眉苦眼,不必多说便能知道,小姐是在痛苦的思春。若爱情这么痛苦,她锦儿才不要也来一场呢。

  “锦儿,我又看见了七夕那晚的少年!”白未央笑颜如花,甚是好看。

  “唉,小姐啊,您已经入了宫,便不必再想些其他人了,皇上才是您的夫君。”锦儿开始了千遍一律的教导。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姐怕是做了春梦了。

  “噫!锦儿,你不信么,皇上就是那晚的少年!”白未央含笑望着锦儿。

  “啊!真的吗!小姐!您睡迷糊了吧?”锦儿递过一只湿毛巾,“喏,小姐擦把脸。”白未央一阵扶额,头顶似有一群乌鸦飞过。

  中午时分,三道旨意响彻后宫:“西祁之帝东方玄诏曰:宰相之女南宫曦欺君罔上,险些酿得大祸,降妃位,赐闲福宫。”

  这下,看笑话的人几乎全挤到了闲福宫门口,来看看那个上了枝头又被赶下来的小山雀。宫中那些美人,都极不喜欢南宫曦的素日矫情,再加上嫉妒使然,一个个都笑的极欢。这闲福宫,也是个偏僻之所,离冷宫近不说,建筑也略显破旧。南宫宰相的脸绿了又绿,却也不好说些什么:谁教他女儿犯了欺君罔上的罪呢?皇帝一向厌恶贪官污吏,这不杀已是法外开恩,偏偏南宫夫人还不识相,扭着丰乳肥臀便来找老爷,风情万种,南宫宰相正觉烦闷之际,夫人还来闹事,被迫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给她哄了回去,揉了揉太阳穴,更加烦闷:两儿一女,再加一个老婆,真是没有一个省心!

  半个时辰之后,待闲福宫门口凑热闹的美人们都散了去,第二道旨意又来了。

  “西祁之帝东方玄诏曰:白大将军之女白未央品行娴淑,心怀天下,与朕志同道合,特封为西祁之国国母,母仪天下,八月初三册封!”

  噫,怪不得南宫曦失了宠,原来皇上有了新欢,便是那个看着默默无闻、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当真“会咬人的狗不叫”。

  届时,白大将军府更是挤满了要来送礼的达官贵人,白大将军一直为官清真,借与叶老将军下棋之由,一一挡了回去。房中叶老将军听见外头的喧闹声,爽朗一笑:“白故,你可真够坏啊,以我当个幌子。”说着他落下一颗子。叶老将军年轻时还是白老将军的部下一个无名小兵,得白老将军赏识,加上本来便擅长用兵,与白老将军一样战功赫赫,但与南宫宰相不同,叶老将军与白老将军共同经历过生死,是发自内心的相互赏识,两家的女儿关系也一直很好“叶青,其实我也根本不想女儿入宫为妃为后。白家已然显赫,全靠我那几个儿子也未尝不可,非要赔进一个女儿。”白老将军缓缓落下一子,开口道:“不知道墨卿会不会怨我。”

  “不必多想。你我朝堂之上也见到了,皇上的后位定然是留给一个真心相爱的人,你的央央也会幸福。”叶大将军顿了顿,“白故,还是你福气好,墨姐儿给你生了些好儿女!”长女白霜华为安王妃,夫妻恩爱的蜜里调油;长子白真,现在是二品少将军,战功赫赫;二子白梦,是大理寺卿,为官清正,博得民心;三子白墨,极富经商头脑,临京五成商铺,幕后老板都是这位白墨,日进斗金;幺女白未央,现在又成了皇后,不知道羡煞多少人。

  “千金难换故人归!”白故淡然说道,话锋一转,“倒是快下子啊,这局我可是压了你那枚白玉扇坠子。”

  ,酷{/匠◎网*%永v久免Y费看C小g,说.

  一个时辰后,又一道旨意下达,令美人儿们都花容失色。

  “西祁之帝东方玄诏曰:临京官家之女皇宫小住半月已结束,可择日回家侍奉双亲。”

  此令初下,只有少数美人依言回宫,其中包括了叶枫泾,她觉得此番皇上既然下令,表面已经对她们毫无兴趣,多纠缠也无济于事,虽然曾经他也喜欢皇上,但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啊,便决定就此放手,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而其他美人,就明显不明智了,有的贪恋宫中豪华生活,有的暗恋皇上美貌,还有的两者兼顾,纷纷跑去金銮殿求见皇上,一诉请肠。皇上只命华年带出一句话来:要么自己收拾东西走,要么净身出户被赶出去,自己选一样吧。如此,美人们也都讪讪退了去。

  东方玄莞尔一笑:只有这样,这个清净的皇宫才配得上宛如出水之莲的未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处于函数叠加状态的边边兔说:

  这一章看的绝对很爽吧?高能到了一种境界。。。。手残的小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