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说得佳人在侧,东方玄因当是极愉悦的,然则每每同南宫曦在一起,他心中总有暗暗的抵触。南宫曦给他的感觉好似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仿佛在畏惧些什么,脱离不了小家子气。他清晰感受到七夕那晚的云裳姑娘,却明显要洒脱、单纯些,而南宫曦的眼眸中,总是不及他想象中那般清明。但云裳姑娘那日确实回了宰相府,她身上也有那块玉佩。罢了,也许是她害怕自己是帝王的身份罢。七夕那晚,从谈话中,他能感受到云裳向往的是一种游山玩水、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宫廷确实拘束了些。

  ;“酷r%匠网J}唯一,正版,L其他*都Z是x盗!版|A

  宫墙内外人尽皆知,西祁之国的国君万分宠爱才入宫为后的南宫曦,日日封赏接连不断,羡煞了后宫那些个贵人们。其中的苦衷,却也只有南宫曦自己知道:东方玄赏下来的根本不是甚么钗环首饰,而是一箱箱的古书,白未央喜欢的书。南宫曦虽为文官之女,却也不怎么爱读这些诗词曲,儿时背下《女戒》、《女德》甚么的便作罢,才艺上唯有一霓裳之舞闻名临京,多数时候,都是她那歌妓出生的娘亲教她些特别的技艺,时刻准备着,为南宫家族的崛起而奋斗。

  原本有这些书也不算甚么,偏偏东方玄日日夜晚来用膳时,总要聊一些诗词歌赋。

  一次东方玄难得下午过来,南宫曦正欲多亲热一番,东方玄欢乐的从怀中拿出一本《期般异传》,笑着递给南宫曦:“曦儿,你那晚说,这若兮君作的《期般异传》最是好看,可惜家中藏得那卷坏了许多,遗憾的紧,朕特意去尚书殿找来了,随意翻了翻果是好书!”

  那日,南宫曦不得不压下心中各种不快,强颜欢笑地陪东方玄看完了整册《期般异传》,心中早把若兮君问候了上千遍。如果这还不是最痛苦的,那么接下来,南宫曦仿佛进入了地狱。

  东方玄看完全书,依旧意犹未尽,又拉着南宫曦从头感悟了一番,大赞里面诗词如何会心、巧妙,里面的故事又如何用词得当……南宫曦自然插不上话,只可劲儿的点头称是,背上汗淋淋一片,生怕东方玄瞧出什么不妥来。

  再有,便是虽南宫曦和东方玄几乎夜夜同床,但当真只是同床而已,二人却再也没有进一步的接触,好似东方玄完全没有兴致,而南宫曦又不得不摆出一副相门之女的矜持……前些日子,娘亲听说南宫曦受宠,千叮万嘱教她一定怀上龙嗣云云,现下,南宫曦欲哭无泪:娘亲啊,您也瞧见了,皇上不愿,女儿有甚么法子?

  久而久之,东方玄便觉那南宫曦也没有甚么意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