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东方玄眼眸一闪,看到了南宫曦掉出的玉佩,一下拾在手中,欣喜不已,拉起地上的女子:“这玉佩是你的?”

  “恩。”南宫曦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你是?”

  “臣妾为宰相之女,南宫曦。”

  “云裳姑娘么?朕便是那晚的少年啊!”

  东方玄无端冒出的一句话更是让南宫曦迷惑不解。东方玄看见南宫曦迷茫的眼神,也不疑有他,继续解释:“那晚朕用彩球抛中了你的香袋啊。”

  怕是皇上说的就是白未央那个丫头吧?莫名的嫉妒涌上心头,为什么白未央出去玩都能遇到皇上,且看皇上的样子,也痴迷与白未央……可惜她将玉佩给了自己,那便是将后世荣华也给了自己罢?她想起七夕那晚,未央来找她,说自己遇到了一个知己,便依言回答东方玄:“皇上,那晚,臣妾也动情与皇上呢……”

  “云裳!”东方玄一把抱住了南宫曦,“做朕的皇后可愿?”

  南宫曦含情脉脉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难受:他堂堂南宫曦,有朝一日,竟也要靠这些下流的手段谋取恩宠么……但为了南宫家族,这又算什么呢?

  就是这般,南宫曦在未来的宫廷之路上无所不用极,为了私利越发不择手段,在贪婪、黑暗的道路上越奔越远,最后断了她回头的路。

  很快,南宫曦成为皇后的消息传遍了六宫,许多宫嫔都变现出了不服•,待派人问清南宫曦的底细了之后,便也作罢。毕竟她爹官居一品。然而同为一品的叶大将军之女叶枫泾却坐不住了,她从小便看不惯南宫曦,虽小小年级,却心思深沉,讨得大人欢喜不说,明明自己欺负了别人,大人们一来,便哭的梨花带雨……武将的女儿,叶枫泾遗传了她爹娘直爽爽的性格,同白未央一样单纯,就是比白未央更加活泼。

  她出现在了白未央的寝宫中,一路小跑,看见白未央正望着一潭小湖发呆。

  ●酷U.匠网L永3f久…免#e费9@看?小R说

  “未央!”叶枫泾与白未央年岁差不多,白未央略早三天,于是她们之间便直接以名字称呼。

  “噫,枫泾?你怎么来了。”白未央回过神来,与叶枫泾一起坐在湖边。

  “未央,你还不知道吧?南宫曦被封了皇后呢!这才入宫多久?咱们多少姐妹连皇上一面都没见到,他可倒好……”

  “原来是这样啊。好了枫泾,曦姐姐做皇后也挺好的,这都是皇上的决定,我们能议论什么呢。”

  “未央!你真的不在意吗?”叶枫泾惊讶的望着她。

  “我?本来这趟皇宫我就不想来,现下什么也不在意了。看天意吧。”白未央继续望向那个湖,和七夕那晚的好像呢,却不知道,那个少年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在思念自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