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趟入宫,白大将军嘱咐过未央,不求盛宠,只求自保。若思家切切,可常修书回家。眼瞧宫轿要来了,白大将军依旧依依不舍,嘱咐的滔滔不绝,末了,还是白未央宽慰自家爹爹,长姐白霜华还是安王府的安王妃,凡事都可照应,白老将军才止住嘴,看着女儿离开,心下酸楚一片:墨卿,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们的裳儿啊。

  F'看正P版章7S节,n上酷#s匠|网+

  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白未央想起七夕晚上的那个翩俊少年郎,长叹一口气,别过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东方玄站在高高地金銮殿前,看着一个个红顶花轿载着一颗颗痴心,飞入金碧辉煌的皇宫,却也有些愧疚,自己会负了她们一世,负了她们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烦闷不已,转身去御花园中散散心。

  那厢南宫宰相的女儿南宫曦一大早入了宫,现下正好打点完毕。与白未央虽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南宫曦却倾心东方玄许久,这次出门前,宰相爹爹特地叮嘱女儿要尽力博得皇上喜爱,坐上皇后最好不过,如此,方才可巩固自己宰相的权威,巩固南宫家族在朝堂上的地位。西祁之国虽文武平分秋色,但东方玄即位后,文官方面的事物都亲力亲为,作为一介文官的南宫宰相很难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不似同为一品的白老将军、叶老将军,战功赫赫,子女都争气。想到子女,南宫宰相又是一阵摇头。除了唯一一个女儿略有姿色、乖巧可人,剩下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整日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偏偏宰相夫人又宠上了天,奈他不得……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到南宫曦身上。

  南宫曦的姿色同白未央比起来要逊色不少,但却也是个标志的美人儿,秀气的瓜子脸,樱桃红唇,妙曼的身段,回眸一笑也颇有风韵,只是骨中依了她娘亲的小家碧玉,万分柔顺,不似白未央,洒脱中融了娇媚,娇媚中又和了婉约柔情。

  南宫曦今日穿了一件宫装,第一次穿,难免被它的繁复绕的七荤八素,连手绢也不知往哪塞。南宫曦今年芳龄二八,比未央大了半岁,却也是小孩子心性,迫不及待的想要各处走走,好不容易打点完了,便带着小丫头萧儿出去逛了。

  皇宫内一年四季都鲜花遍地,且都是些名贵品种,像什么石蒜啦昙花啦像小草似的满地。不为别的,这从前太后喜欢花草,一天十二个时辰,有三四个时辰都在御花园里。如今正是末夏,白玉簪花开的正盛,还有彩蝶飞舞其中。南宫曦瞧着彩蝶,十分欢喜,也想提溜一只回宫去解闷,便用手去扑,捉了许久,累的满头大汗,终于捉到了一只,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南宫曦一抖,纤手一松,彩蝶便又飞走了。

  南宫曦正恼,转身看见一抹明黄色身影站在身后,吓得一惊一乍,慌忙下跪请安,眼睛死死盯着地上,大气也不敢出。漏屋偏逢隔夜雨,正巧怀中不知道什么掉了出来,南宫曦整个人又惊又惧。

  东方玄本来御花园散心,看见一个妙龄女子正捉蝴蝶,笨拙的样子甚是可爱,便唤了句:“谁在哪里?”没想到那女子也是有趣,一转身便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啧啧,东方玄都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那般恐怖了。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是皇帝,也会如同七夕那晚一样和自己聊天吗……忽然,东方玄眼眸一闪,看到了南宫曦掉出的玉佩,一下拾在手中,欣喜不已,拉起地上的女子:“这玉佩是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处于函数叠加状态的边边兔说:

  这次终于长一点了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