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府。前堂未央一早便照例来给下了朝的老爹请安,奉完茶后白老将军却叫住了她。

  “裳儿!”裳儿是白老将军叫白未央的专属称呼,从前未央她娘喜欢这么叫,原本是想给她取名就叫白云裳,但如此,云字犯了逝去太后的名讳,便依未央老爹的意思叫白未央,小字云裳,但私下总唤裳儿。后来未央的娘亲去了,就只有白老将军一人这么叫了。

  “爹,还有什么事么?”白未央甜甜一笑,贝齿玲珑。

  白老将军暗叹宝贝小女的美丽动人,像极了亡妻,心下十分不忍,从袖中抽出明黄色的圣旨,递给白未央。未央接过后扫了一眼,突然间楞住了,红了眼眶:“爹爹!女儿不愿进宫!”

  “裳儿,爹爹虽是一朝大将,可皇命当前也多有无奈啊……老夫答应你娘亲,好生照顾你,给你找个真心待你的好儿郎……是爹爹对不起你。。。”白老将军也十分悲切,三儿二女,他负的最多的就是这个小女儿,三岁时便失了亲娘,现在,又无法护她寻得如意郎君。

  “爹,您莫要伤心。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女儿之命如此。”未央咬了咬牙,转身回房,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酷`匠…l网首发F

  她靠着床栏,任由泪水肆虐,手里紧紧攥着那块玉佩。半晌,她似乎哭累了,举起那玉佩,痴痴的打量。真好看呢……鲜红的血玉为底,梅花点点的纹路,正反各刻一个字,连起来,便是“鑫吟”。闪闪发亮的金丝水晶相缀其间。鑫吟吗,我们此生无缘……

  这时,南宫曦走了进来。“央央!”她瞧见未央颓然的坐在床边,哭的梨花带雨,略一思索,便知道是怎的一回事,移步走向她旁边,抱着央央,柔声劝道:“央央!也许入宫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糟,至少我们可以天天在一起啊。”白未央渐渐止住了哭声,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罢了,既然无缘相逢相知,留着只不过徒添悲伤。。。她看着南宫曦,缓缓开口:“曦姐姐,这玉佩送你吧。”

  南宫曦接过细细打量“这玉佩的血玉十分纯净,又是活血。。。这么贵重,为什么不要?”

  “左右别人送的,瞧着便觉得悲哀……”

  “好了好了,瞧你小小年纪多愁善感成这样。真是服了你啦!不过就入宫而已。这几日我爹许我随意出来玩,我们去放个纸鸢罢。”未央不欲拂了南宫曦一片好意,便也随他去了。

  七月十五,各家千金奉令入宫。一个崭新的篇章即将开启。是福是祸,就在一念之间。看花看雪看风景,也许一步错后步步莫,如此便成了别人的风景。宫廷是一个豪华的囚笼,又有多少人足以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处于函数叠加状态的边边兔说:

  然则根据本君的经验,码文等于自虐呢。

  本君还是更的很勤的这绝对是要拖很长的文有兴致大家就看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