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并排坐在岸边,月光皎洁,照在二人身上,他们谈论了许久,一见如故。而未央与东方玄的少时情愫,也在心中暗涌……

  皓月当空,夜已深了,街上人也渐渐少了。白未央起身扶了扶面纱:“这位公子,小女与您交谈甚欢,可天色已晚,我怕再不回去易教家父担忧,就此别过。”

  “姑娘可否以真颜示在下?这般分别,相见不易。”知己难寻,朕还想你做朕的皇后呢。

  “天若有缘必相见。公子不是听见小女的嗓音了么。”白未央微微低了头,内心却十分纠结,她何尝不想开诚布公,可这一世容貌……招祸的紧。

  酷匠网#_唯N%一《k正|版,e其他7v都8是#\盗版I

  “天若有情天亦老,可见老天是靠不住。姑娘若不方便便罢。”东方玄顿了一顿,道:“至于这嗓音……姑娘倒是说笑了,在下知道姑娘得了喉疾自然不是原本的声音。”罢了,是自己太急了,终日那些老臣上如山的奏折要立后、选秀,还扯出皇嗣来,想到这,东方玄皱了皱眉,忽然眼前一亮:“不如在下赠姑娘一块玉佩吧。”他扯下腰间玉佩递给白未央,匆匆告别。

  等了许久的锦儿早已哈欠连天,看未央终于聊完,松了口气,走上前:“小姐,你莫不是真看上那公子了吧?”

  白未央看着玉佩笑而不答,你那么聪明,一定会再找到我的,对么?“今天怎么没看见南宫姐姐?锦儿,我们去南宫府玩玩吧!”

  锦儿小脸一下黑了:真的好困惹,娘啊,我想睡觉!“可是……”锦儿可劲的想着理由,“可是小姐这样老爷会担心的!”

  “哎呀!我爹最宠我了!”白未央拉着锦儿便向宰相南宫府奔去。

  待白未央的身影从南宫府门口消失后,东方玄和年华从暗处走了出来。“宰相府?云裳是宰相府上的小姐吗?”这个丫头越来越有意思了,而他势在必得。

  回宫后,东方玄吩咐年华:“天亮后拟旨,让所有及笄待嫁京城官家之女七月十五入宫。随意安排几个宫殿让她们住下,全封个贵人甚的了事。”年华听的嘴角直抽,提议道“皇上,这般…怕有官大的子女不服呢。”

  “朕白养他们的女儿,安有不服之理。”若单独收宰相的女儿入宫,确实会有大臣心下不服,但如此一来,全招入宫中,他独宠哪个,也管不着了。

  此令一出,临京官家女子各个都激动的热泪盈眶:皇帝哥哥可是个大美男,即使不受宠,整日都能看见也算好的了。而且是皇宫耶,那个一盆一盏都相传有宝石的地方,荣华富贵……其实,西祁之国自东方玄登基两年来,皇宫一直都是荒废的,里面许多辉煌的建筑东方玄也早已命人简化,将余下的钱都用来修国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处于函数叠加状态的边边兔说:

  有没有觉得本君一章好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