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銮殿中,一个身着黄袍的君王倚窗而立。虽才十九岁,东方玄眼眸中已有一个属于帝王的威严。白皙的脸,配上挺拔的鼻梁,貌比宋玉潘安。他将目光收回,回头看向一个小侍卫。

  “华年,今天七夕节,那帮大臣可算没有来烦我立后了。”

  “皇上,您整日为国操劳,也该休息一二了。”

  “父王母后走的早,我自然要担起这个大任。有时想想,做君王又有什么好,这把皇椅上的孤寂只有自己知道。罢了,不谈了。”东方玄有些感兴趣的看向华年:“听说民间有一个有意思的活动,不如一起去看看?”

  华年是东方玄少时出手救下的一个孤儿,对东方玄忠心耿耿,他也年纪尚小,听说出去玩,自是乐得奉陪。

  不一会,乔庄打扮好了的两个翩俊少年郎便出发了。正是黄昏时分,天际的云彩大片被太阳染红,煞是好看。来到合欢树下,红色香袋缀满枝头,而抛绣球的活动还有许久才展开,许多买绣球的小贩早在一边摆好了摊。见来的有些早,东方玄也不闲着,走到树下细细打量那些个香袋。多半的香袋上绣的,都是牡丹鸳鸯一类俗物,少数略有情调,绣些花草。忽的,东方玄的目光被一只特别的香袋吸引。那香袋上绣了几只海鸟,正反各有一句诗:“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东方玄吟了几遍,只觉自己寻求多年的知音找到了,看到树上的香袋,一把拽下来的行都有了。

  他掏出一些碎银“年华,去买只绣球。”

  “公子,您要抛?听说抛下来哪只,便是有缘,最好娶了那姑娘呢。”年华怔了怔,主子一直没有中意的姑娘做皇后,后宫更是空无一人,大臣们上书劝诫了许久,一直未果。难道主子凭借一只香囊就找到喜欢的人了?如此立后岂不草率……

  “本公子求之不得。”东方玄嘴角含笑,香囊是谁家姑娘绣的呢?他好生期待。

  晚会开始,一个老婆子上台,讲了许多扔绣球的灵验之事,颇有红娘的味道,随后一声令下,许多只绣球都飞向了自己的目标,香袋接连掉了下来,有扔中的的欢呼,也有被人抢先了的遗憾,一时间场面十分嘈杂。还有不少不扔绣球的也挤在这里,只想要一睹羽衣仙子---未央姑娘。

  东方玄听到大家口中的未央,却是不屑:那些官宦家女子都太过矫揉造作,每次随他们有权老爹入宫,都死缠烂打跟着他,一口一个“皇帝哥哥等等奴家”听的自己直冒鸡皮疙瘩,而且那身香粉味也不怎受得了。怕那姑娘要负了这好名字。相比之下,他更期待香袋的主人。

  ●k酷匠《网永/久n免(费e》看h5小说◇m

  这些年来他武功练了不少,砸中香袋易如反掌。他从香袋中掏出木牌,漂亮的梅花体令他眼前一亮:云裳?多好听的名字,云想衣裳花想容,比那些大臣女儿的名字都好听,甚么玉娇、亚娜的…啧啧,真像倚梅院的花魁。

  绣球投完了,红娘大婶又上了台,扯开嗓门宣布结果,无非是xx公子投中了xx小姐的香囊,将二人都唤上台。

  那厢城西的未央正带着锦儿飞奔过来,手里还举着两个糖葫芦。哎,那城西的发糕也真是好吃,一吃便吃过了时辰。本来快些走还来得及,未央忽的记起出门前瑟儿嘱咐要去尝尝糖葫芦,再带几只回来,便去排队买糖葫芦,这不……这番一跑,锦儿和未央累的气踹吁吁,刚刚停下打算歇歇,便听见红娘大婶喊:“轩公子抛中了云裳姑娘的香袋!”

  未央不敢耽搁,把糖葫芦交给了锦儿,整了整面纱便上了台,迎面走上来一位玉树临风的公子。哪家草包儿?本姑娘怎的没见过他?

  东方玄激动的瞅着未央,看的未央一阵厌恶。

  台下掌声雷动,都叹般配,就不知那姑娘容貌了。

  下台后,东方玄拉住了未央,“云裳!我们可以聊聊吗?”

  “本姑娘只是来玩玩的。”

  “我…我是真心倾慕姑娘才华的。”

  未央心中一喜,原来还真的有有才华的公子啊,不知他是不是自己的知音呢?她语气也柔和了下来“那我们来对诗,你赢了便谈。”

  二人来到湖边,“孔雀东南飞!”“十里一徘徊”……

  “行了,你要聊什么?”未央暗叹这少年博学多才,本以为自己看遍杂书诗词,胜他极易…罢,再对下去,怕自己也难赢。

  “云裳姑娘博览群书,在下佩服。不如就来聊聊诗词吧”

  二人并排坐在岸边,月光皎洁,照在二人身上,他们谈论了许久,一见如故。而未央与东方玄的少时情愫,也在心中暗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