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年一度的七夕盛典。西祁之国的大小街道都热闹非凡。西祁之国向来地大产物博,而年幼失爹娘的小皇帝东方玄登基后,更将这富庶的土地打理的家家衣食无忧,户户安居乐业,颇得民心。

  这七夕盛会,虽是整日任小两口秀恩爱的,但西祁之国的国民素质都挺高,知晓秀多了会遭天谴,便也只是白日秀秀,逛逛作罢,待傍晚,总要照顾一下闺中小妹、待娶小弟的,于是便有了一个掷绣球的活动。

  这也是个老风俗了,有几分迷信的味道。便是:待嫁女子将自己的姓名刻在木牌上,装入自己亲手绣的香袋中,挂在合欢树上,待别家儿郎用绣球扔下,这般便是有缘,连那月老也在帮了,若瞧着对眼便可交往一二日,不济做个朋友也可。虽有些荒谬,总有信的人,不过这活动也只是做做顺水推舟的人情,没有强迫的意思。

  像东街卖发糕家的女娃子与邻家铁匠的男娃子相好,发糕家老爷子觉得铁匠家里头风水不宜,正纠结呢,女娃子一句“他扔中了女儿的香袋”这事便成了,现下夫妻两个恩恩爱爱,娃娃都抱了好几个。

  其实说来也怪,这活动代代下来,且就是未见着自家兄弟把那家小妹的香袋扔下来的情况。

  还有,若是两家原本有世代深仇,单凭一句“他扔中我的香袋”怕就是不行了。无论如何,许多小孩子也是平日乐子太少,抱着玩玩的心态参与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白未央。

  白未央是白大将军的幺女,长得如天仙一般,青涩中透着娇媚,黑眸一闪,仿佛便要慑人心弦,不施粉黛却气质非凡,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被誉为“临京第一大才女”,加上平日爱穿白衣,心地善良纯真,又有“羽衣仙女”的称号。白大将军亦是朝中重臣,西祁之国的大半江山都是白家攻下的。白未央怕这一代美貌招祸,出名甚少示真颜,皆覆白纱。今日,她照例一身白色烟波齐襦,三千青丝用一枚玉簪绾起,显得清新动人。到了今年金秋,她便有二八双华了,可谓春光无限。许多大户人家都有招她做妻的愿望,平日里白府也没少去却都难一睹白未央的倾城之姿。

  既然只是玩玩,白未央自然不敢留了真名,就怕哪个花花公子扔中了便当了真,死缠烂打要娶。她虽没有心上人,却一心只想找一个情投意合之人,过男织女耕的田园生活。她略一思忖,便提笔在木牌上写下自己闺中小字:云裳。用的还是临京大户人家小姐所不用的梅花体。她小心挂了香袋,偏头看向侍女锦儿“锦儿,你要不要挂一个啊?”

  那厢锦儿红了脸直摇头:“锦儿可没有小姐这样坏,空挂个木牌逗那帮公子!”

  “噫,锦儿你和瑟儿都不小了,看上了谁要和我说呀!省的别人说我这个主子如何地不宽厚。”未央一脸坏笑,“看哪个绣球运气好砸我的牌儿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合欢树,满意的回头“锦儿,难得出来一趟,我们去城西吃点好吃的罢?”

  “小姐,我……”

  E(酷匠V|网正i版首发

  “走啦,本小姐请客!吃饱了再来看草包们扔绣球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