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悠是你招惹上的没错吧。”易天行道。

  “不对啊,是她来找的我啊,”林林可清楚的记得那天大清早的,是她守在林居门口吧自己从被窝里叫了起来,“她撞邪了,我帮她这有什么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了,”易天行道,“不过这些暂时还不重要。”

  “那什么是重要的?”林林腾出一只手来换了个档,然后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当然是我最开始和这事儿没有任何关系是重要的了。”

  易天行这话刚一出口林林就要反驳,可是转念一想,王企天那茬发生的时候他压根儿就不在,虽然这家伙后来各种搞事儿,但从头说来还真和他没什么关系,于是林林只好道,“好吧,和你没关系。”就在林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意识道,恐怕这次是逃不出这小子的调调了。

  “承认了就好,”易天行自信满满,“第一点,这是你们两之间的事,成立。”

  “成立了又怎么样。”林林瞥了他一眼。

  “你好好开车,听着就行。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易天行不满的瞥了回去,“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管,总之她是看上你了,这点你也要承认吧。”

  “她看上我了有什么用,我又没有看上她。”林林道。

  “别扯东扯西的,她看上你了,对不对?”

  “是,那又怎么样吧。”林林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还不信你能说出花儿来。

  “ok,那边的问题已经扯清了,”易天行长吁了一口气,“还是出人意料的顺利啊。接下来就来说说你这边的事儿。”

  “还有我什么事儿啊。”林林还真没想到易天行会把点往他身上扯,本以为会拿程小悠做文章呢。

  a酷Pi匠网WM唯;d一s正{~版,#其他:都是?盗$}版#T

  “当然有你的事儿了,”易天行一副‘你已经完蛋’的表情,“你也看上她了对不对。”

  “谁说我……”林林刚想反驳就被易天行给打断了。

  “你先别忙着否认。”易天行道,“现在就让我来给你说说你潜意识里的龌蹉心思。”

  “行,你说。”林林开始把头转过去认真的看着路,一心二用的伸长了耳朵。

  而易天行则是看着不在偏着头的林林嘿嘿一笑,抓鬼你行,比说话,没门儿,“我先来说个事实,你一直在拒绝着小悠,但是又没有直接说出拒绝的话来,这你不能否认吧。”

  “我那是用行动来证明。”林林目不转睛的看着路,但是通过他刚刚回答的话来看,他确实是在听易天行说话。

  “你那叫什么行动啊,早上煎蛋面照吃,然后每天不交流超过十句话?”易天行问道,“为什么不直接拒绝,说句话有什么难么。”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易天行语气笃定道,“你就是舍不得拒绝。”

  “没有啊。”

  “闭嘴,听说我说。”易天行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打断了林林的争辩,而林林还真就闭上了嘴,“你好像还不明白啊,让我来举个例子吧……就拿神婆的那张白纸来说。”

  “这和神婆的白纸有什么关系啊?”林林问道。

  “我问你,你觉得这两件事有关系么?”易天行反问道。

  这一来一回的问答转变让林林有些没转过弯儿来,只能按着自己心中的想法如实回答道,“没有关系啊。”

  “那叫没有关系么?”易天行悠悠道,“你这叫不知道,你知道么。不知道还不好好听着,东问西问个什么劲儿啊。”

  这一圈下来,确实把林林绕的有点晕了,不过听起来确实很像那么会事儿啊。

  “那行,你接着说。”林林道。

  易天行对林林的表现很满意,不由的在心中嘲笑一句弱小的人类,然后才接着开口道,“神婆那张白纸,明明什么都满意,可是我们依旧得出了结果,这就叫满意答案的答案,说明了满意答案也是一种答案。”

  其实林林很想在这里问上一句,这又有什么关系啊,不过他忍住了。

  “再看看你的行为,明摆着是拒绝,其实这拒绝也是反应了你内心想法的一个表现。”易天行道,“这类的行为可以并入一个集合中,我们可以称之为集合A,这其中包括了刻意的冷漠,言语的冷淡等等行为。”

  听到这里林林算是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越是是行为上变现的刻意,就越显得我自己心里有鬼是吧。”

  “没错。”易天行语气笃定。

  可林林没那么好忽悠,“就当你说的是对的,那你是怎么判断我是‘刻意’的呢。”林林双手握着方向盘悠悠道,“这类是主观上的问题,你根本没有办法判断吧。”

  “我当……然有了,”易天行拉长了语调,被反驳了之后语气里的信心不减,那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我早料到你有此一招,“我问你,从你的角度,客观的评价一下,程小悠这个女人怎么样。”

  林林很确定,要是现在自己说‘程小悠这个人不怎么样’那易天行就会放弃这一次的说服。不过既然说了是客观的,那就是客观的,林林是不屑于在这些问题上耍诈的,这是一场公平的较量。所以他的回答的是,“还不错。”

  “还不错是吧。”易天行嘿嘿一笑,“那你想想,你以前对这种还不错的女性都是什么态度呢?”

  林林沉默。

  “嚯嚯~”易天行发出了得意的口音,“横向和纵向比较之后,终于意识到了吧,你……”易天行在这里顿了顿,才说出了下半句话,“对她有些特别。”

  “就算我对她有些特别,那又能说明什么。”面对无法争论的事实,就算再怎么不愿意,那也只有承认。

  “能说明什么呢,”易天行重复了林林的话,然后把视线转向了林林,“能说明,你在逃避。”

  “笑话,我逃避什么啊我。”林林笑道。

  易天行没有回答他,而是数起了手指头,“让我算算,你今天已经几次反对无效了。”易天行并没有真的去算几次,紧接着问道,“你到底为什么逃避呢。除了初恋带来的心里负担,还有什么呢?”

  当然了,他并没有期待林林能告诉他。虽然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但也有自己的秘密。但是他作为一个朋友,一个局外人,有时候他看不清自己有些真正的想法,那我应当尽到提醒他的义务。

  “我不知道我是对的还是错的。”易天行已经收起了得意道表情,转而是一脸严肃,“但我知道你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