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了什么?”程小悠看着林林走出工地的身影问道,她没有跟着林林去工地上,原因么……自然就是害怕了。

  工地已经废弃了很久了,只能隐约的看见地基。林林本来还期待在这里发现点什么的。

  h酷t"匠网永=0久s免Q费看√小R说!r

  “有鬼气,说明这么这地方闹鬼的事情是真的,”林林道:“但是我用了拘魂咒,居然一个东西也没有拘来,说明这周围已经没有灵体了。”

  很古怪,走在其中的时候隐约有种阴物在附近的感觉,但是拘魂咒却什么也没有拘来。照理说林林的感应是不会错的,难道说这里的阴物不是鬼?林林随后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按照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里的蒙田和他的八个工友都已经是鬼了,而那蒙田现在多半是在神婆的家里。这八个家伙的死亡地点应该就在在这里,不然他们不可能如此的留恋这个地方。

  难道是碰到了大家伙,林林道行不够所以林林拘不来魂。不可能,除非是百年成煞。可是这些死鬼死了十年还不到,就算是有人帮助他们天天喂血饭,也是不可能成长到那种地步的。就算反噬神婆的蒙田也绝对没有这个本事,要不然那种煞气绝对掩饰不了,林林在神婆家的时候就该察觉到了。

  看来只有明天去阴婚现场才能解开一切了。

  “喂,你在干嘛,想什么呢?”程小悠看着林林发愣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走,回林居。”

  “这就走了?”程小悠有些诧异,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难道说你还想在这里过夜?”林林打趣道:“那我这边就先回了,不打扰你和那些东西一起看星星了。”说完林林抬腿就走。

  程小悠听到‘那些东西’的时候,身体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喂,你等等我啊。”快步跟上了林林的脚步。

  林居,此时真是一番奇异的景象。

  林林回来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一只老鼠正坐在沙发上肯着面包,屋子里散落这瓷器的碎片,那个小鬼正在满屋子乱飘,而林九九则是飘在小鬼身后,生怕他碰到了林居里的瓶瓶罐罐。易天行则是胸前贴着两张黄符,身前抱着一柄桃木剑,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喂,这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在这里?”林林的第一句话是对易天行说的,那声‘喂’则是用来叫醒易天行的。而那句‘你怎么在这里’却是对着老鼠精说的。

  “是他带我来的。”首先回应林林的是老鼠精,此时口里正嚼着面包,地上一圈都是面包屑。

  易天行终于完全的醒来了,“阿林,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林林面无表情道,“你能向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么,”林林环视了屋子一周,最终视线又落到了易天行身上,“如果解释合理,我可以只考虑打断你一手一脚。”

  话里有杀气,易天行在第一时间就察觉道了,随后也环视了屋子一圈,看到了瓷器碎片和满屋子乱飞的两鬼,最后视线落道了老鼠精身上,“卧槽,你怎么在这里。”

  “外面人太多了,如果你觉得像我这么大只的老鼠可以安全上路的话。”老鼠精道。

  “我是说,你不是送我出了山就应该回去了么。”易天行此时的脸上全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的表情。

  “你答应的东西还没给我呢,”老鼠精对着易天行投来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你一出山,跳下野猪,一溜烟就不见了,你报酬还没给我呢,所以我就跟来了。”

  “哦,对了。”老鼠精吧鼠头转向林林,“刚刚那些话是他教我说的。其实他是主动带我来这里的,说是要带我见见世面,我一想山里带着也挺无聊的,就来了。”他举起爪子指着易天行道:“他一路上好像还念叨这,‘看你个贱人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话到这里。老鼠精就已经把易天行卖的差不多了。

  易天行则是一脸震惊,脸上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你身为一只老鼠的节操呢’,实际上他的话也是这么说的,“你身为一只老鼠的节操呢?”

  易天行哭丧着脸,转过投去望着马着脸的林林和在一旁看戏的程小悠。

  “有什么遗言你就早说了吧。”程小悠在一旁幸灾乐祸道。林林可以自己带东西回来,比如林九九,而其他人类似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林林的一个怪癖也是他老爸留下来的规矩。

  “哎呦,我肚子好痛,上个厕所先。”易天行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就想开溜。

  可是林林就在大门口的方向,他在跑到和林林同一水平线的时候被林林抓住了后颈的衣服。

  “厕所在里面吧”林林此时已经不再马着脸了,而是换上了衣服和煦的笑容,“你这是要往哪儿走啊。”

  咔擦,由于冲的太猛,后颈的衣服传来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

  易天行哭丧着个脸,转过头对着近在咫尺的林林道:“你得赔我啊。”

  林林的回答是,“放心吧,以后每逢初一十五都会烧新衣服给你的。”

  听到林林淡定回答的易天行背后莫名出了一背冷汗,随后又是一阵剧烈的挣扎。林林弄死他当然是不可能是,但是林林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人五感尽失,那中体验易天行曾经体验过一次,时间段还好,时间一长比简直是比死还难受。

  哗啦,接着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好像又又什么东西碎掉了。

  听到这一连串声音的林林慢慢的转过头去,而易天行则是面如死灰。按上次的规矩,一件一天,这恐怕没个个把星期的那种体验是不可能的了。

  “咔擦,”又是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

  林林转过投来看着手上抓着的一块布料,然后看了看已经跑出林居的易天行,又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

  林林定了定神,看了屋子里的情况三秒钟,深吸了一口气,“停。”

  这一声吼,已经用上了镇魂咒,林九九和小鬼立马楞在了原地,就连老鼠精都楞了三秒钟,然后有开始继续啃爪子上的面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