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是一个建筑公司的大楼,时至今日依旧是做着自己的营生。

  林林就不信这件事情和这个公司一点关系也没有。比较幸运的是,公司的老总是个比较迷信的人,这让的林林的工作方便了不少。稍微一吓唬他就露出了马脚。

  几年前的那件事情,他还记忆犹新。

  那时候公司刚刚起步,为了节约成本就能请了一些比较廉价的建筑队,这其中就包括了蒙田的队伍。然后就是拖欠工资的戏码。

  “我们公司绝不是那种恶意拖欠工资的黑心公司。”老总信誓旦旦道,“那段时间临近年关,确实是工资的资金周转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没有办法及时的发工资,”

  ^看正5E版E章节上酷#匠Y网

  “我们做这行的可不管那些,那些鬼也只知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一说”林林依旧保持着一个职业神棍应有的表情,“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那我也没有办法,本来我也只是想做一桩功德,但功德这种事,强求不得啊。”说着就开始朝门外走去。

  “唉,大师,我是真的不知道了啊。”虽然眼前这个人是年轻了点,但是说话时带着一种气势,老总认定了他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后来资金周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们人了。”

  “当然找不到了,恐怕那时候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吧。”林林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让在一旁看着的程小悠想发笑。

  至于林林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为了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而已,要不然自己白忙活了一阵,然后问题解决了,自己还云里雾里的。在去了蒙级村之后,对付那个鬼魂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来这里的目的,说白了,林林想求的只是想求个‘知其所以然’罢了。

  蒙田应该是死了在蒙家村的那口井里无疑,那他那些工友呢。林林可是记得那个老村长说过他带走了七八的年轻人来着,那天在神婆的家里的纸花篮也刚好的八个,这是巧合么。还是说他的那些工友也死了个干净?那他们是怎么死的?肯定不会是死在了蒙家村,不然村子里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那就说是在外面死的,那会死在哪里,是死在蒙田之前还是之后?

  不过现在看来是想求而不可得了,只能寄希望于那个鬼魂会自己说出真相了。

  那老总努力的坐在桌子后面回忆着什么,林林见他半天也没蹦出句话来,便起了离开的心思。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林林道。

  就在林林转身出门符那一刹那,老总终于再次开口了:“大师,有个情况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不过你可得替我们公司保密啊。”老总仿佛是下定了决心。

  “我只管鬼事,不论人话,但说无妨。”林林立即回应道,真怕回答慢了老总就改变了主意。

  “几年前,那个领工负责的那块地似乎在闹鬼,”老总道:“我也是听手下人说的。”

  “哦,怎么个闹法?”

  “那块点刚刚打好了地基,他们那一队人失踪过后,公司自然不能让哪里空着,就安排了其他施工队,可是之后接手的施工队无论怎么做,第一天修好的东西第二天必定崩塌。我也去过哪里几次,每次去的时候都好像有人在我耳边哀嚎。”

  老总一说完,林林就知道为什么要让他保密了,自己的产业上闹鬼,这个东西一传出去,影响生意是肯定的事。

  “请问那个地方在哪里?”林林问道。

  ……

  ……

  “呼,”程小悠长出了一口气,“憋死我了。”她会这么说,自然是因为刚刚在那老总那里,她是一句话也没说过,这对性子跳脱的她无疑是一种煎熬。

  “早就叫你回林居呆着了,你自己非要跟着来,我有什么办法。”林林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些都是你自找的怪不了别人。

  “我乐意”程小悠头一偏,“你管的着么。”

  “行,”林林不到半秒就回应道:“那就再去那个工地看看吧。”

  “真的要去么。”程小悠皱了皱眉头,“那人不也自己也是听手下人说的么,未必就是真的吧,有这段时间还不如回林居好好准备,明天你还要去英雄救鬼呢。”

  林林要干什么是一点也没瞒易天行很程小悠二位,当然了‘英雄救鬼’这词儿是从易天行嘴里冒出来的。

  “你害怕就先回去,反正都是在一个市区也不远。”当然不算远了,这到林居,走绕城路,并且吧堵车的话,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的车程而已。

  “谁说我怕了。”小悠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怂了。

  谁知道林林又道,“不怕那是最好的,那里肯定是有情况的,你有点心理准备。”

  “我看不一定吧,那人都说是听说的了?”程小悠反驳道。

  “年轻人啊,非要别人把话给你说的清白,你才能懂么。”林林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这事情肯定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什么资金周转问题啊,我看就是恶意拖欠。就算是公司方面杀人,我看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买凶杀人是林林随口胡诌的,就是为了吓吓跟在自己身后的人,要是真的杀人,那个老总不可能还安然的坐在那里,恐怕早就厉鬼缠身了。

  “你老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坏,真的好么,万一真的是资金周转问题呢?”

  “不是我把别人想的坏,我只是做出了最有可能的推测而已。”林林道:“这年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还少么,前些天我还在新闻里看到有农民工要跳楼拿工资呢。”说道这里林林话锋一变,“有的事情,不是死亡就能解决的。”

  “他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啊。”程小悠在身后道。

  “法律是只是工具,不是武器。而在某些人的眼里,就连工具也算不上,只是算的玩具。是调剂生活的一种方式。”林林道:“再说了,一个小山村里出来的人,就算见识的外面花花世界的表象,又有几个是会想到用法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