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贱当然还远远没有结束。

  “皇军,我可是良民啊。话说警察干起来的感觉和阿林有什么区别啊,”易天行用一种贱气逼人的淫荡语气道。

  这还只能算是灯鼻子,下一句才是上脸的内容。

  在这一瞬间林林和程小悠都察觉道了他接下来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

  果不其然,“除非你能当上老板娘,让这车也有你的一半,并且顺带捕获一个免费的终生劳动力,才有能力实施‘把我丢下车这种行为’不过就现在看来,我成功的几率都比你大。”

  =更新最f快上酷匠v网uL

  “我们把他丢下车怎么样。”程小悠没有管他,而是一脸正经的看着林林道。

  林林还没回答,易天行就预感到了不详的结局,“啊喂,你们不能这么做,”易天行看着林林叫道,“我们是队友来着。”

  “呵呵”林林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啊,真是令人愉快啊,空气中都充满了和谐的气息。”车上的林林脸上带着笑意。

  “他活该,没别得了。”程小悠也道。

  再看另一边。

  易天行一个人跪在路边,看着渐渐远去的车灯光,双臂张开,仰天长啸:“太君,我真的是良民啊。”在车灯光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中后,易天行忿忿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两个禽兽,一对狗男女。”

  “后生,你怎么一个人留在这里了。”一个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

  易天行四处搜寻,终于看到了说话的东西……老鼠精,嘴里还嚼着一片面包。

  就在这一刻,易天行心生一计,接着开口用一种谄媚的语气道,“灰大仙,面包的味道还好吧。”

  “后生,我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是我也不是蠢,看你这表情,恐怕是有求于我吧。”

  “呃……是啊。”易天行一愣,内心猛烈吐槽:你身为一只老鼠,这么聪明真的好么。

  “帮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俗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鼠精把最后一片面包放进嘴里,“你准备这么报答我。”说着还把目光看向了易天行身后的背包,那里面放着他的口粮……面包。

  “呵呵,”易天行如此回应道,易天行是一个多么善于观察的人不用我多说。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老鼠精的目光落在了什么地方。

  “你这后生,好不懂事。”虽然不知道易天行的呵呵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这两个字的他依旧是莫名的火大。

  “nonono,”易天行摆了摆手,不管那老鼠是怎么知道他身后背的有面包,只要你想要,那就好办了。易天行瞬间收起了谄媚的嘴脸,换上了一副一本正经的神态接着道,“首先,这只是一场交易,你帮我,我给你面包,没有什么滴水,也没有什么报恩的。”

  听了这话的老鼠精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起来,最后才无奈的说道,“同意。”

  “你看,你都同意了,说明我们两个有共通点,这就是信任的基础啊。”易天行继续一本正经道。

  “你先说说,怎么个交易吧。”老鼠精道:“我要帮你做什么,你才肯把身后的东西给我。”

  易天行的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这个老鼠精送他一程。但是他不能直接说出口。易天行现在看似占据谈话优势的原因是,不知道易天行想要的是什么,而易天行知道他想要面包。这种不对等的信息交流造成了眼前的情势。

  “能不能先告诉我,前面有什么事。”易天行道。

  “不能”老鼠精给出了一个易天行意料之外的答案,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而已。只是他不知道,前面的事情其实是有落石从山上掉下来,而落石的原因就是老鼠精在山上的活动造成的。在这种情况下,老鼠精自然是不肯告诉易天行的。

  “你这样可不是一种合作的态度啊。”易天行脸上故意流露出不满的表情,实则是在仔细的观察老鼠精的反应。

  老鼠精也有些尴尬,毕竟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而已,自己都答不上来,他觉得显得自己很无能。于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你再换个要求,我一定帮你。”

  本来还准备绕几个弯子再提出一个比较难的事,然后转到送自己回林居的事上的,这下可就省了不少的功夫啊。

  “那送我出山,这总可以了吧。”易天行做出一副没有办法只好这样的样子。

  “行,”果然,老鼠精一口答应下来了,“我还以为是多大个事儿啊,这还不简单,你等我一会儿。”说完老鼠精急急忙忙的跑了回去,看他着急的样子,也不刻意用两只后退蹦蹦跳跳了,直接四肢着地跑回了黑暗中。

  看着老鼠精的背影,易天行抹了一把汗,喃喃道,“虽然看起来很淡定,但是还是觉得很猎奇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