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q新V最?S快3上*;酷w“匠¤网r

  “原来情况是这样,那他最后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呢。”这是林林比较关心的问题。

  “都已经是死人了,还个留下什么东西啊。”易天行用一种已经猜到一切的语气道,“难道把自己的尸体留下。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林林没有管这个不说话吐槽会死星人,而是认真的盯着老人。

  果然不出林林所料。

  “有”老人答道,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个东西,递给一身黑衣的林林。

  “这是?”林林问道。

  “这是小时候他娘给他做的小玩意儿,他一直当护身符带着。”蒙大爷语气丝毫不像在谈论自己的儿子:“他当初离开家的时候除了衣服之外,带走的唯一东西……哦……对了他还把他离家时候带的衣服留下来了。”

  “我当时,就是里屋偷偷的看着,”蒙大爷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林林看着自己手上的这个小玩意,是一个香包一样的东西,布料和眼前这个老人身上的衣料差不多,捏起来软软的,林林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没有任何气味,“那大爷能不能把,他留下的衣服也一并给我们?”林林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出了这一句话。

  出乎林林的预料,蒙大爷居然直接就答应了,“你们等着,我去给你拿。”

  “那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啊。”易天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是啊,大爷,我也正想问呢,你为什么这么帮我们这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啊?”林林问道。

  蒙大爷惨然的一笑:“我家祖上本来就是做死人买卖的,虽然这门手艺没能传到我这里,但我还是能认得出谁是行里人的。”他伸手点了点林林,然后语气肯定道,“你就是。”

  “大爷你可真是识货啊”易天行接话的速度可是连林林都比不上的:“这位就是茅山第一百零八代亲传弟子,人称林大法师。”

  “喂,你别乱说啊”程小悠道,这人爱说瞎话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了吧。

  “就是,别乱说话。”林林也是一脸责怪的表情,“这些都是虚名而已,虚名。”

  程小悠彻底无语了,一个张口瞎话,另一个做出一脸责怪的表情和语气,然后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话说,你们一唱一和的一个老大爷面前装逼有什么意义么。当然了程小悠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断然不可能在大爷面前说出口来的。

  蒙大爷倒是没有太怀疑,“既然是正派,那我就放心了。我知道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另一个开始。”

  怪不得你知道自己儿子死了都这么淡定呢。大爷对面的三人都在心里吐槽道。

  “我父亲就说过,他这一辈子做了太多有违天和的事,所以三代之内必出妖孽,为了不然我走上他的道路,所以这才没把手艺传给我。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帮你们,我只是想让我的儿子少造点孽而已,能够安心投胎而已。”

  “了解。”林林知道大爷这是在求他。

  “好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吧,”蒙大爷道:“我去把你要的东西拿来。”

  ……

  ……

  既然已经拿到了东西,林林就决定连夜离开,毕竟时间紧迫,林林可还记得三天……哦,不,是两天之后就是阴婚了。

  “那我们现在干什么啊。”易天行问道。

  “当然是去这里了。”林林腾出一只手离开方向盘,拿出一张纸条在两人面前展示。

  “这个不是……”程小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觉得眼前有些眼熟,“不是今天村长大爷的那张纸条么?那你还给他的是什么啊?”

  “谁知道呢。”林林满不在乎道:“可能是黑子擦屁股剩下的纸吧。反正揉的都皱巴巴的了,摸起来手感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你这样真的好么?”程小悠道:“就算蒙田已经死了,但是如果有一天,村子里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想找蒙田解决,然后村长摸出一张草纸,那他该多失落啊。”

  “首先,这么大的村子,能发生什么事儿,其次,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也有人走出村子找到了这个地址,也解决不了任何事,因为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最后,这些都关我鸟事儿啊。”

  “我觉得你也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易天行坐在后座上吐槽道。

  “你闭嘴,”林林吼道:“一个在垂暮老人面前张口瞎话就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两个在老人面前装逼的人,竟然还有脸说话。”程小悠也道。

  但是林林和易天行没有不好意思和尴尬,两人的反应异常一致:“我们没你说的那么好了啦。”

  程小悠单手抚额道:“我乳酸。”

  得到的回应是两个得意而奇贱无比的笑容和一串得意的笑声。

  林林和易天行看着程小悠一脸不善的表情,见好就收,用半秒不到的时间就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不管是要发脾气,还是装作要发脾气,被硬生生掐断都是极度不爽的。

  “啊!!!!!你们这两个这么不可爱的人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你这话我们在小学时候就已经听到无数次了。”易天行淡定的回应道,“还有更加厉害的呢,比如说……”

  “好了,说正事。”林林很明显不想易天行继续继续说下去,所以立即转移的话题:“你们觉得这个老头儿怎么样。”反正人不在跟前,林林也不在意用什么称呼了。

  “怎么说呢,感觉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怪。”易天行在立即回答道。

  “那你呢,有什么感觉。”林林对着程小悠道。

  “我倒是不觉得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出程小悠道:“倒是你们两个,我觉得……”

  “行了,没意义又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言论就不用说了。”林林偏过头立即打断道,那后面明显不是什么好话。

  “刹车。”易天行突然叫道。

  林林在提醒下,头还没转过去就是一脚急刹车。然后定睛一看……什么也没有。

  林林又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易天行。

  “刚刚我看到一个影子,”易天行补充道:“就是路中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