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手机和一堆玩具再加上身上的血符,这就是易天行的所有装备。这个地方十分钟之前骆水和龚婧在走过,选择在这个地点行动,如果那对母子确实在暗中窥视两人,那两鬼没理由会注意不到这边的动静。

  按照之前的情况,女鬼虽然已经是个鬼了,但是似乎保留着作为一个母亲的特征,对小鬼比较的纵容,不然也不会频繁出现有违常理的事。小鬼就是小鬼,似乎是随性行动的,作为笔仙居然对毫无关联的人下手,在林林在场,不可能成功的的前提下,依然对目标进行了攻击。虽然不排除有其他的情况,但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了,那么既然你那么任性,林林也只好利用一下了。

  没错,这就是林林的计划。利用玩具吸引小鬼的注意,然后结束这一切。

  这是一片进行中的绿化小工程,远离宿舍和教学楼,人迹罕至,是再合适不过的地点了。易天行打开了手机,手机里传出儿歌的声音。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易天行喃喃道,“虽然是带了这么多玩具是没错,可是感觉没有一个是适合我的啊。”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他再三选择过后还是拿起了一个拨浪鼓坐到了木马上。

  “不能摇,感觉好羞耻啊”易天行看着手上的拨浪鼓然后一番纠结,木马在他的身下吱吱作响。

  就在易天行走神的一刹那,一个冰冷的东西贴到了他的背后。然后两只冰冷的小手环到了他的腰上。

  “妈呀,”易天行作为当事人猛然从木马上跳了起来,一窜窜出去六七米,然后才敢回头看。

  一个小孩穿着新衣服在坐在木马上用怨恨的眼光看着他,似乎是易天行跳下木马的动作引起来他的不满。

  易天行当然不能跑,跑了计划就泡汤了。再说了,就冲着自己失血那么多的代价,怎么说也得搞出点事儿来,不然多亏啊。

  于是乎,他试探着把手上的拨浪鼓冲对方丢了过去。

  拨浪鼓落在木马旁边放出了几声响声,成功的吸引小鬼的注意。

  拨浪鼓的造型很是卡通范儿,小鬼坐在木马,伸手去捡那东西。本来以他的手臂长度坐在木马上是不可能够得着的。小鬼的手臂开始延伸直至握住了拨浪鼓,接着抬头对着易天行露出一个笑脸。

  易天行恶寒了一个,硬着头皮朝前走去。

  “我们一起玩儿好么。”易天行道。

  小鬼并没有回应他,易天行在靠近了一段距离后也不敢继续向前了。这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是勇敢,明知是粪坑也要跳那就是煞笔了。

  场面一时陷入了尴尬。

  “谢谢你。”一个声音突兀的从易天行的身后传来。

  绷直了身体,缓缓转身,不出意料,映入他的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白衣漂浮着半空中的女鬼。

  “不用谢,”楞了十多秒后,易天行崩出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易天行此时看起来呆呆的,可是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分下眼下的局势。女鬼无疑就是那个小鬼的老妈了,看起来暂时还没有恶意的样子。那么应该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吧,比如女鬼感谢自己一番后让自己赶快走,或者又是拿出什么东西来回报自己?

  可是女鬼的下一句话与他的猜测大相径庭,“既然你那么喜欢陪他儿,那就来永远陪他吧。”女鬼瞬移一般贴到了易天行生前,一张嘴巴豁然张开到一个令人震惊的尺寸,这一口要是咬实了,去掉易天行半个脑袋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出乎人的意料,易天行不躲不闪,反而是原地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鬼魂在道行不足的情况下是非实体的,能直接对人造成的物理伤害极少,比如林林在女生寝室被鬼婴,也就是眼前的小鬼咬伤的情况,实质上也只是鬼气侵蚀的一种。所以这看起来极为恐怖的一幕想要搞定他是不可能的,不过恐怕受伤是在所难免的了,但是如果由于恐惧而心理崩溃,在一瞬间相信自己会被咬掉半个脑袋,那自己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嘿,我们又见面了。”女鬼的攻击还没到来,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易天行睁开眼睛,看到了林林似笑非笑的脸。

  “哟,长大了不少啊。”林林对着小鬼道,“叔叔,可是很想你呢。”林林满脸笑容,真的就跟个邻家大哥哥一样。

  女鬼在第一时间放弃了易天行,转而警惕的盯着林林。一条红绳显现,连接到小鬼身上。

  确定是脐带无疑了,林林看着‘红绳’连接的位置,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林林的出现自然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如果是一种比较好的发展,林林自然是在暗中布阵了,可看眼前的情况是没什么机会了。提前布阵的话会瞒过小鬼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铁定会被女鬼识破。这就是人手不足的的弊端了,如果是以前,借助几鬼的力量,布个阵什么的,今天这事儿,应该就算结束了。

  不过纵然不能结束,林林也还有B计划。不然也太浪费林林在二楼整天给那些玩具下符咒了。

  q酷/9匠F网-r首发ce

  女鬼和小鬼也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圈套,用怨毒的目光盯着易天行。

  “看我干嘛。”易天行紧张道,“这都是那个家伙的主意。”正所谓甩锅甩的好,不然死的早。易天行此话一出,使得两鬼的注意力又回道了林林身上。

  林林是那种被瞪着啥事儿也干的人?当即就是一个掌心雷打向了木马上的小鬼。

  林林出手极快,又早有准备,这一下小鬼不可能躲的过。可是两鬼之间的脐带又救了小鬼一次。脐带猛然发出红光,然后飞快的缩回。

  林林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有过一次交手,两鬼也知道林林不是好惹的,女鬼在用脐带拉回小鬼之后,两鬼转而齐齐的扑向了一旁的易天行。

  “怎么又是我啊。”跑?你能跑的过鬼?所以易天行怪叫一声,然后看着林林。

  所谓的B计划,简单说来,就是放虎归山,顺藤摸瓜,一网打尽。所以当下最重要的是,保证易天行的安全。

  “脱衣服。”林林的声音传来。

  “又脱啊。”嘴上是这么抱怨,可是易天行手上的动作可不慢,为了能在第一时间露出自己身上的血符,这货连贴身衣物都没穿,就只套了个外套。要不是为了计划,在小鬼摸上来的第一时间他就得把衣服给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