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呢,你们也不用太害怕,”林林道:“所谓的鬼呢,其实是一种游离在天地间的能量,本质上和一坨屎的一样的。”

  “你敢不敢换个例子。”贾佳佳坐在对面,虚着眼道。

  “ok,”林林果然换了个例子,“其实质上和一块冰是差不多的。”

  这已经是第二天,为了尽力的消除几个女生昨晚上的心理阴影,林林决定拉她们到林居进行一番科普。大多数人害怕的是未知,就如同明知道黑夜中没有东西也会害怕是一样的。

  “那些能量如果足够强大就能看影响你的视网膜神经,你就会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林林拿出了自己应有的专业态度,“如果再强大呢,就能够控制人的行为或者其他物体对人造成伤害。”

  “你想说的是,人和鬼本质是一样的,我们根本不用太害怕,就像一个人小的时候力气小只有拿起10公斤的东西,长大过力量成长过后便能拿起50公斤的东西是一个道理。”

  “bingo,”林林打了个响指,继续道,“而他们的力量呢大部分是来源于执念,或许是生前遭遇的不公,或许是死前的遭遇,也有可能是自我精神世界的缺陷,总之可能的情况很多。让他们作为灵体获得了力量,而作为人呢,是很难从执念上获得力量的,不过,”力量话锋一转,引的对面的四个女生侧目,“从其他方面获得一些自保的能力还是有可能的。”林林说完看着眼前的几人。

  贾佳佳几人似乎觉得林林的话里有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一时陷入了思考。

  “你们别想了,他说的是信仰。”程小悠从门口走进来。

  “你这身是怎么回事?”林林对眼前人的装扮很是惊讶。

  眼前的程小悠身穿一身警衣,头发被束在了身后,英姿飒爽。一种不详的感觉在林林的心中蔓延开来。

  更¤m新ZR最快=v上酷(;匠h网p

  “你接着讲,等会给你解释。”程小悠没有回答他,而是要他先把正事办完。

  林林也不好多问,毕竟正在和别人说话,这样由着自己的好奇自顾着地转移了对象把别人凉在那边不管实在是有些不礼貌了。

  “信仰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极度相信和尊敬,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林林道。“如果说你们能明确自己的信仰,或许能对你们有帮助。”

  “嚯嚯,所以说,耶稣说过,信我着,得永生。”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让林林头疼的男人。

  几个女生的视线被这声音吸引过去,随后又转了回来疑惑的盯着林林。

  林林接下来的动作很简单,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拿起自己面前的水杯,站起身来,举起水杯,手向后拉伸到极致,并且同时大吼道:“你以为只有信耶稣能原地复活,那你将春哥置于何地。”然后猛的对着易天行丢了过去。听起来动作很繁琐,可也就是那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不出意外,易天行躲开了。

  “等会再给你算账。”林林一击不中随即恢复了平静,缓缓坐下。

  易天行讪讪一笑,知道恐怕林林已经猜到了是自己出主意让程小悠去当协警的。那局长想要随时了解林林的进展,而林林又不想有被监视的感觉,程小悠又需要工作。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啊,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们都是无神论啊,”说实话贾佳佳也被林林的行为给惊呆了,在她看来刚刚的情形就是: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说了一句话,然后林林就做出了那种砸中会头破血流的攻击。可是这里的四个女生只有自己和他最熟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把话题拉了回来。

  “不好意思,”林林居然是先为自己刚刚的行为道了个歉,“所谓信仰并不仅仅是指宗教层面上的,你可以相信法律,正义,道德。”说道这里林林轻笑了一声,“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是坚信一个人作为人的善良。”

  这句话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句话,可是却让包括程小悠在内的女生心底感到了一阵寒意,只有易天行对林林知之甚多,不以为意。

  话到了这里今天的科普行动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她们心底有个底,遇到情况的时候也能多撑一会儿。至于自己有没有机会救她们就看运气了。

  林林丝毫不怀疑只要那两个恶灵一恢复了元气就会继续自己的行为,不只是笔仙游戏里的人,就连眼前的这几个恐怕也没个好下场,这一点从昨天晚上鬼婴对无关人员下手就能看出来。而把情况引导到目前这种局面的人无疑就是林林。要是林林昨天晚上没有出现,估计鬼婴杀了龚婧之后就会离开,然后再找机会做掉骆水,那么这一件事也就告一段落。可是林林出现了,总不能叫林林见死不救吧。

  “那个谁,来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林林冷着个脸,送走了几个外人,那么某人就应该受到审判了。

  易天行一听这话就打了个冷颤,然后用祈求的目光看了一旁的程小悠。

  “什么什么情况啊,”程小悠没有让他失望,勇敢的站了出来。“别瞎问了,就和你想的一模一样,你想怎么地吧。”程小悠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林林眼睛一转,自己还真不能把她怎么样,“那个,也没什么,我就想问问,现在都找到工作了,可以搬出去了吧。”

  林林注视着程小悠的脸,期待着她的答案,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易天行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

  “等发了工资就出去找房子。”程小悠满不在乎的表情让林林感觉到了不妥。

  “那么,那个谁没来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程小悠把林林之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什么什么情况?”林林一时没转过弯来。

  “当然是这件案子的情况了啊,”程小悠道:“我现在受局长亲自委托跟进这件案子。”

  “我凭什么告诉你。”不到半秒钟,林林就回应道。

  “你不告诉她,她就会被炒鱿鱼,她被炒鱿鱼就没有工资,没有工资还怎么搬出去啊。”易天行在一旁好心的分析道。

  “你闭嘴。”林林偏过头去吼道,“我这是交友不慎。”

  “我赞同。”程小悠点着头,一脸认同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