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上风,鬼雾几乎已经被全然震开。林林已经掐住了那小鬼的脖子,提着它从地上站了起来。

  出现在林林面前的是一个如同婴孩般的灵体,全身的血污好像是一个才出生的婴儿。但是它的眼睛里却闪烁着不该有的怨恨。

  “你瞅啥,”林林一手提着鬼婴,吐出了一口血沫。据说未降世的婴儿魂魄未全,带着对世界的怨恨形成了鬼婴。要降服鬼婴难度可想而知,虽然林林手上提着的这个没有传说中凶狠,但是林林眼前做到的这一切绝对不像的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林林并不打算直接消灭掉眼前这个,毕竟也是一条可怜的命。就在林林动了恻隐之心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阳台外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这里是五楼,一个出现在五楼阳台外的影子,不用说那个女人自然就不可能是人了。

  一根拇指粗的红线浮现出来由窗外连接到了鬼婴身上。林林自然不可能忽略这根突兀出现的东西。

  “哦,还有一个。”林林转过头去,脸上出现了有趣的表情,笔仙居然会一起行动,而且看还是有预谋的。想来也是,招笔仙的时候经常会招来多个笔仙,所以笔仙回答问题的时候有时会自相矛盾或者是一个问题没有回答完便开始说其他的答案,这是由于多个笔仙抢着回答造成的。

  R酷@{匠U网%z永I久%免1费看7小x说

  世道如今已经不是简单的笔仙索命了,因为笔仙基本是不会对不相干的人出手的。

  或许那鬼婴只是单纯的想杀人。因为还未出世魂魄未全所以认知还出于一种混沌的状态,所以行事还是凭着一种感觉和喜好。这一点可以从它对白衬衣下手看出来,但是之前的第三个死者怎么解释,林林并不认为它有那种心思制造巧合杀人。

  林林在数秒之间就思考了许多,不过手上的动作可是一刻没停。

  想救人是吧,没那么容易。林林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外面女鬼的意图。

  “那你来试试这招怎么样,”林林咬破舌尖一口热血混合着唾沫喷到了红线之上。舌尖血本就是至阳之血,红线两断的鬼魂都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可是出乎林林的意料,外面的女鬼举起指甲修长的双手对着屋内一指,一股怪力顺着红线传来,将她手上的鬼婴拖拽而出,然后消失在窗外。

  “好了,没事了。”林林也不纠结着追出去,这里还留了一个烂摊子呢。“你们最好快些把这里整理一下,不然明天有人问起来可不是那么好解释的。”由于此前的战斗,寝室内早就是一片狼藉。

  “不过,”林林又道,“你们也大可以说是,一个英明神武的大法师在这里来了场驱魔play,然后拯救了万千少女。我相信应该会有不少人相信吧。”

  “喂,真的没事了么。”说话的是贾佳佳,她之前为林林当过诱饵所以还能hold住,不过现在也是脸色苍白。

  “嚯~你居然还不信,”朋友间是会互相影响的,林林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某人说话时的习惯。

  “我见过她。”龚婧有些颤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传来,吸引了林林和贾佳佳的注意力。

  “你见过谁?”林林在下一秒钟就接上了话,他感觉到眼前的龚婧会说出一个重要的信息。他快步上前借着自身的活力驱散了她走围的寒意。

  “刚刚阳台外那个人。”龚婧道,“是我学姐。”

  “喂,你可是在流血呢,真是没关系么。”贾佳佳的声音传来,她说的自然是林林身上的伤势。

  她这是废话,当然是有关系了,被个刀片划个小口子都会痛,更何况是被鬼给咬了。鬼气和阴力在伤口处侵蚀,导致伤口很难自然结痂,看样子只有回林居在慢慢处理了。那么问题就来了,林林现在为何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真相就是……他的装的。今天晚上的事情多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刺激了,相信她们心里的压力绝对不会小,要是自己也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那么极有可能她们内心的最后支柱会在一瞬间崩塌,之后是傻是疯林林可就说不准了。

  “没事儿,你接着说。”林林表现的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那自己也就不瞎操心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刚入大学时候我加入了文学社团,然后认识了她,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我也很好,处处都帮着我。”说道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林林知道这是要说到重点了,贾佳佳也识趣的没有打断。

  接下来的内容也没有让林林失望。

  “我已经快一年半没有见过她了,据说她怀孕了,是学校某个男老师的孩子。”话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而林林则是把头转向了贾佳佳,像她这么爱八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么劲爆的消息的,林林很是希望从她嘴里知道更多的东西。

  贾佳佳当然明白林林眼神里的意思,常言道,最令人无法辜负的东西就是那种寄予厚望的信任,而贾佳佳也没有让林林失望,“很老套的情节,男老师叫李福,女学生叫田乐乐,据说两人在大学开始的第一年就勾搭上了,这在学校里也不是什么难打听的事,很多人都见过他们一起手牵手的场面。”

  “然后呢?”林林知道这故事一定会有转折点,不然刚刚外面那个女鬼怎么解释,而林林需要知道的事情应该就是从那个点开始的。

  “然后?然后就怀孕了啊,那个禽兽不想要孩子,便逼着她去打胎。据说是去了一个黑诊所。”贾佳佳的用词都很谨慎,因为自己也是道听途说,所以在每句之前都会加上‘据说’二字。

  “然后在手术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死了。”贾佳佳用自己最简洁的言语快速的说完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

  “怀孕几个月的时候去打的胎?”林林问道,刚刚应该就是母子二人了吧,但是看刚刚那个鬼婴应该有一两岁了吧怎么看都不像是打胎的样子。

  贾佳佳的回答是不知道。其实这也很正常,一般人聊八卦都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多数时候是把这事当做一个故事来听,谁会去了解具体情况啊。

  “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我也可以帮你打听。”贾佳佳紧接着道。

  听完这句话的林林对八卦的认识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