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丽死了。林林一大早就得到了消息。

  尸体是在学校的一个十字路口被一个男生发现的。死相十分残忍,五肢分离,内脏流了一地。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内的第四起案子了,而且死的全是校花榜上的,一时间校花杀手、猛鬼传说之类的话开始在校园流传开来。这起案子和之前的不一样,是在室外发生的,校方和警方想捂也捂不住。

  “死了?怎么会呢?”林林可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张丽和那鬼魂无疑是站在同一阵线的人,就算是反噬也得有个先兆吧。”

  “都说了是鬼杀人,哪里还会讲那么多道理啊。”程小悠此时正跟在林林的身后,正在去看案发现场的路上。

  “你不了解,”林林解释道,“眼前的这种情况,那鬼是有明确的目的性的,一般是不会乱杀人的。”

  “那你就不要想那么多。”程小悠坚持自己的观点,“先不要把她当鬼,首先,她是个女人,女人做事需要什么理由么?”

  林林听了这话,瞥了程小悠一眼,“那倒说的还真有道理。”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程小悠叫道,“信不信我拿马桶刷戳瞎你的眼睛。”

  “哦~~~”林林拉长了声调,然后脸上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真不知道你这么不可爱的人是这么活这么大的。”程小悠用抱怨的语气道。

  林林站住脚步,转过身来,双手托着脸庞,嘟起嘴巴道:“想当年我也是很可爱的呢。”

  “耶,你这样恶不恶心。”程小悠被突然回头的林林吓了一跳。

  “切”林林放下手,换上了一副贱贱的表情,然后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就在那么一瞬间,程小悠突然觉得其实他现在也挺可爱的。

  转眼间那个十字路口已经到了,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还有警方人员把守,不过林林还是能凭借着过人的目的看到一地的鲜血和一个装着血饭的小碗。

  “看来昨天晚上,她又来喂那女鬼血饭了。”林林道。

  “你在那儿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程小悠也垫着脚尖死命朝里面望着,注意力都在看到的东西上,一时没听清林林说的是什么。

  8K酷*}匠网V唯q一◇‘正版v,J其1◎他都是盗?版X&

  “我说,你先在学校里调查一番,看看有没有线索。”林林道。

  “那你呢?”

  “我当然是去看看尸体了。”说话间已经开始朝封锁线走去。

  “尸体都已经运走了,你还看什么呢。”程小悠朝着林林的背影喊道。

  林林头也不转的的挥了挥手。

  程小悠也不蠢,知道恐怕林林自有办法,随后又喊道,“那我去其他地方看看了,”说完也不管林林有没有听到,转身就走。

  “同学,请配合一下,这是已经被封锁了,请绕行。”一个穿制服的大汉对着林林道。

  林林看着眼前的大汉,不愧是干警察的,阳气足,戾气重,最适合干这种工作不过了。

  “我是知情人,”林林直接开口道。

  “哦!!”大汉带着几分惊讶的语气,紧接着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这案子的手法残忍前所未见,现场也没有什么线索,这人居然还说自己的知情人。

  林林不出意料的被带到了警局中。

  审讯室中。

  “来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吧”眼前的警察道。

  “我希望最好是由这里级别最高的人来,不然知道太多恐怕对你没什么好处。”林林道。

  那警察也不好生气,毕竟别人不是犯人,只是一个知情人而已。

  “警民合作,协助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你是大学生,相信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嗯,没错,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林林点点头一脸深表赞同的样子道,“顺便说一句,我不是学生。”

  “可你的行为和你语言严重不服,在这样下去我只好动用一些手段了。”那人见林林依旧不愿意开口,便出言威胁道。

  林林皱了皱眉头,“首先,我不是嫌疑人,你无权对我使用执行那套你们所谓的逼供手段,其次我没没表示不配和,我只是想找个最高层的人员对话而已。”林林道:“最后,如果我真的收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我这人没什么特长,就是喜欢说,我可能用录音机把今天的这个主动配合警方调查的公民却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故事绘声绘色的录制下来,然后刻录几份,再找几个人多的天桥上循环播放。”

  那个人无话可说,甩头而去,不久林林就看到换了个人进来。

  “听说你有话要对我说?”来人刚进门就开口问道。

  “你是?”林林疑惑的问道。

  “局长。”那人言简意赅,“今天这个案子很严重,所以我在亲自跟进。”

  “ok,”林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也不废话,“相信以您的从业经历来看,想必也遇到过一些……诡异的案子吧。”

  听到林林的这句话来人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林一看这场景就知道有戏,“我说的是什么东西,你是知道的,”林林说到这里顿了两秒接着补充道,“就是那种凶手未必是人的案子。”

  “你的意思是?”局长试探着问道。自己确实遇到过那种诡异异常的案子,没有线索,满是疑点,就算是偶有目击者也是只有‘有鬼’‘鬼影’之类的说辞。

  “没错,这案子不是人做的,而是”林林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有鬼。”

  “胡说八道。”局长道,“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你知不道不谎报案情是什么结果。”

  林林才不管他说什么呢,神态和一些细微的肢体语言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呢,是受校服所托来处理这件事的,当然了你在学校方面是问不到有关于我的消息的,他们很明显不会承认我的身份,不过我还是希望可以警方认同,然后一同协力解决这件案子。”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局长道,不过是个人都能轻易的看出他已经动摇了。

  “呵呵”林林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