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都说不通啊,”林林在林居的沙发上抓着自己的头发,“今天既不是星期二,你也不是校花榜上的人,甚至不是这个学校的人,怎么都没理由对你下手啊。”

  林林知道鬼魂杀人有时极为随意,有时却又是要求严格,只杀那些符合要求之人。可是眼下的情况完全不对啊。

  “你说会不会是她觉得我们阻碍了她,而我又恰好出现在了哪里,所以她才对我下手的。”程小悠道。

  X…酷匠网首发x

  “有这个可能,不过”林林道,“你是怎么出现在哪里的。”

  “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么,”她说道,“我觉得那个电梯有问题,所以去看看。”

  “知道有问题还去?”林林问道。

  “知道有问题为什么不去?”

  林林想不起合理的反驳理由,一时语塞。

  程小悠知道林林的意思是:为什么知道可能会有危险还要去,可是总不能说是自己为了给他了惊喜,让他吓一大跳吧。

  “对了,最后你发现什么没?”程小悠开始转移话题。

  “什么也没有,”林林道,“除了电梯上,有不久前有东西被人拿走的痕迹。”

  “有人不久前从电梯上方拿走过什么东西?”

  “应该是的,应该是一个底面面积三十平方厘米左右,高度不超过二十厘米的东西。灰尘新旧差异很明显,而且拿走东西的人也没有特别处理过。”林林道。

  “会不会是修理电梯的工人。”程小悠坐在沙发上道。

  “有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很小,相比之下更有可能的是,”林林换了个姿势,继续道,“有人怕被我们发现什么,不久前拿走了一个什么东西,而且这个东西极有可能与鬼魂本体有关。”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程小悠,“东西都拿走了,线索也断了,什么都没了。”

  “也不全是你说的那样,什么都断了,”林林道,“起码证明我们的调查方向是正确的,而且让那个暗中的人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才会拿走东西,而且”林林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如果没错的话,线索应该还在才对,而且比之前更为清晰。”

  程小悠意识到了林林也许还有后手,“怎么你还有别的线索?”

  “暂且保密,”林林卖了个关子,“等有消息了再告诉你,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着。”

  其实林林不是不想告诉她,只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过多的参与进灵异事件来,不是一件好事。林林在说出了‘一个月’的报酬之后不久就后悔了。而且林林也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狡猾且任性的女孩对他颇有好感,林林是干什么的他自己清楚,所以还是尽量不要有太多纠缠的好。

  “那好吧,”程小悠也不做多纠结,“不想说就算了,今天晚上就吃泡面吧。”不纠结和做出报复行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林林能大量囤积的东西只有这几样,泡面、碳酸饮料以及鬼魂,不过就眼前的看来,鬼魂是暂时没有囤积了,不过泡面还是很充足的,不然你以为以前林林一个人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

  泡面不愧是最为方便的食品之一,既然有人已经明确表示了晚餐的种类,那么林林也不含糊,三下五除二的就是一碗泡面下肚,然后准备被夜跑。

  林林夜跑的路段一般都是选择那些灯光比较晦暗的地段。其一是因为黑暗比较能让人冷静,有助与思考。其二么,与童年的经历有关。

  可能很难想像,林林童年是怕黑的。在他十岁之前都没有接学习过任何的道术,但是由于老爸的原因,自己是知道鬼的存在的,所以他对黑暗的恐惧,不是一星半点,因为黑暗中可能存在任何东西,但是那时林林有个很特殊的爱好……走夜路。

  这是一个比较矛盾的事情,但是林林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在黑暗中想象自己身后有一只恐怖至极的东西,它跟着你,周围都是一片安静,你甚至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由于恐惧而逐渐变快。脚步声,是你自己的?还是身后的?不能回头。想跑?林林当时也是这种想法,但是林林会故意压着自己的笔伐,享受那种恐惧带来的刺激感。耳旁已经都能感受到它的呼吸,背后传来阵阵凉意。眼前不远处就是光明,甚至能看见光明与黑暗的界限,那种对生的渴望已经到达了极限,想要极速跑到灯光下的想法也愈发的强烈。就在林林正式塔入光明的那一刻,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高兴?快感?恐惧?庆幸?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

  在林林十岁后,林林的老爸开始教授他道术和一些常识之后,那种享受变态刺激的行为前提就不成立了。就是在那以后,林林养成了夜跑的习惯。

  不过最近的夜跑大多数时间都会多出一个小尾巴。不用说,自然是程小悠了。

  “今天你也要去?”林林看着一套晨跑运作装的程小悠,他还以为受到了惊吓的她会早早回家入睡呢。

  “怎么?不行啊?”程小悠道:“世界那么大,就允许你一个人在大半夜跑步啊?大路那么宽,就允许你一个人跑这条路啊?”

  从程小悠回答的语速来看,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了。在林林某次表示抗议之后,她就拿出了这套看似很有道理的说辞。正是因为看似很有道理,所以林林竟然无法反驳……在许多年之后,林林才明白过来,如果要以谋略论的话,程小悠这种方式无疑是属于一种阳谋,就算是你知道了……也无法拒绝。

  夜晚的路上,很长一段距离才会出现一处晦暗的路灯光,路上的行人很少。在一个缓步慢跑的男人身后十多米处跟着一个脚步欢快的女人,嘴里还哼着小曲。两人几乎不交流,偶有行人遇到,也会对这个奇怪的组合多看几眼,然后在心中想到:这两个人有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