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如果你‘有幸’遇到什么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话,最好是不好搭话,也不要答应她的什么请求。这种情况和扶老人摔倒有一定是相似性,还是让给那些有能力的人去扶吧,还是让林林这样的人去帮吧。

  好了,言归正传。

  “不好意思”女鬼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没事”林林道,“那能让我们看看死亡片段么。”

  女鬼没有回话,而是渐渐隐去了身形,黑暗开始笼罩了整个厕所。

  “这是怎么回事”贾佳佳对这突发的情况很是不理解,但是身旁还有个人,她还显得比较镇静,所以有此一问。

  “眼下是一种比较好的情况。”林林开口解释道,“大部分鬼魂都会记得自己死亡时的情形,在意识清醒时死去多半就记得自己的死亡场景,而在失去理智或者昏迷状态下死亡,则就会记不得。在这种情况下‘死亡重现’就相当于黑匣子。她不记得,但我们则很有可能从中发现有用的线索。”

  “如果有线索,她为什么自己不去?”

  “如果她能自己看这个,还用的着我们么?”林林反问道。林林突然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示意她好好看。

  眼前的场景,应该是一个厕所内部。但很明显不是这个厕所。一个衣衫不整女人正躺在厕所中央,一个男人正在拿着一把刀缓缓割断女人的喉咙。看样子两个都是学校的学生。

  看来这正是女鬼死亡前的那一刻。原来是已经昏迷了,怪不得她什么都记不得。那么接下来应该就是关键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画面中的男人割断喉咙之后居然慌张的丢掉了刀,跑出了厕所。

  正当林林犹豫之时,画面一转。还是那个那人再一次冲进了厕所,手上多了一个不透明符袋子。

  林林结合女鬼的情况立即意识到那人想要做什么。林林当即揽过贾佳佳,把她环在怀里,用手捂住了她的顺眼。

  “你干什么啊?”贾佳佳满脸透红。

  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可是对这种程度的亲密也不能坦然接受,林林心里暗笑,可是话里却又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别动。”

  分尸,没错,那个男人正在分尸。鲜红的血液顺着喉咙流了出来,流淌了一地。男人时不时的望下厕所入口处,似乎在警惕有人会突然进来。

  分尸就这样进行了一会儿,刚刚费力的割下女尸的双脚之后,画面中男人意识到自己手上的工具并不适合分尸这个行为。于是他拖着女尸在地上留下鲜红的拖痕,然后藏在了一个隔间当中,那割掉的双脚则是被他装进了带着,带到不远处的一个树林中埋了起来。

  画面到这里就断了。黑暗减去,女鬼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角落。不过她似乎无视了林林和贾佳佳的存在,而是又开始进行那种无意识的行为……挨个开始搜寻厕所隔间。

  “嘿”林林又用一声把女鬼镇醒过来,“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

  女鬼没有眼珠只有眼白,所以林林看不到女鬼的眼神,可是林林还是能感受到那种哀求的意味。

  贾佳佳在男人埋鞋那段就已经从林林怀里出来了,此时的脸上的红晕还没消退,“怎么,找到了么?”

  林林没有回应她,而是盯着女鬼,身上的气势开始散发出来,“不过你不能再找她麻烦,也不能在找任何麻烦。”

  “恩”女鬼被林林气势所迫,只能应一声。

  “现在你还得回答我几个问题。”林林开口道,这才是林林的根本目的,“你对第七教学楼那边的事情知道多少?”

  长达十多秒的沉默,女鬼低着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更#新8y最快…6上C|酷1匠hI网^

  “它是最近才凶起来的,”女鬼道,“以前它一般都在第七层活动,可是最近它的活动范围扩大了很多。”

  “它?”林林问道,“是男是女?”

  “女的。”

  “还有么?”

  “她很看重那栋楼的电梯,好像有重要的东西在那里。”女鬼又道。

  Nice,林林心中暗喜,绝对算的上是一个重要的信息。

  而另一边,在林居,看录像的程小悠也发现了电梯的异常,每一个受害者都是出了电梯,接着直奔厕所,然后就再也没出来。而且出了电梯之后的走路动作也很怪异,就想提线木偶一般。

  也许很多人都会把重点放到凶案现场……厕所,警方也是这么做的,但是谁会注意到电梯?

  叫你小看我,这次我可是发现了重要线索呢。程小悠一边拿出林林放在林居的符和除灵匕首,一边在心中想到,我先去看看哪里到底有什么,然后让你吓一大跳。

  程小悠也知道自己这是个危险的想法,自己又不是没见过鬼,而且自己可是有备而去,自己还会静心咒,再说了应该会到了厕所才更危险,再想想到时候他惊讶的眼神……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