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寻找那个问路人吗,当时还需要一个诱饵,这里面首先就得排除程小悠和林林,这两个人是经历过一次问路的为了防止问路人对这种再次出现的人采取过激或者不理睬的态度,所以这次的诱饵得另寻奇人。

  贾佳佳,也不知道程小悠是用对她说了什么话,总之贾佳佳她就是答应了。然后贾佳佳就被全副武装了起来,虽然表面上看不出端倪,但是衣服下面可是被林林贴了不少的符咒,诱饵是诱饵,但是也不能被吃掉。

  眼前的人正故作镇定的走了林荫道上,这条林荫道不算长,大概七八分钟就能走一遍。由于有传说的存在所以这条路上基本上没有人,贾佳佳此时已经从那种对非自然事物的热情中冷静了下来,她感到了……害怕。贾佳佳脑海中回忆着计划的每一个步骤与细节,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安心一些。几分钟一过贾佳佳已经走出了林荫道……什么事也没发生。重新站到夕阳下的贾佳佳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望了一眼正在缓缓落下的太阳,再一次走入了林荫道。

  按照来的计划,如果第一边没有情况发生,那贾佳佳就得回头再走一次,一直持续到太阳彻底落下之前。如果到了那时候还没有出现,那么这个方案就可以放弃了,在黑夜中继续下去无疑会增加诱饵的危险性。

  好在这第二边没有让贾佳佳等太久,她已经看见那个坐在石头上的白衣女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所谓的‘问路人’以前纵使是不相信有鬼这一说,但她也决计不会走到这条路上来的,不止是她,这个学校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反正这里又不是什么必经之道。

  贾佳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保持平静,也许只是一个学生而已,她心存侥幸的想到。但是那人开口的一句话就让她心凉了半截,“请问,厕所怎么走?”

  贾佳佳不敢搭话下意识的就要转身逃跑。好在林林事先打过招呼,贾佳佳强行忍住了自己拔腿就跑的念头。缓缓转过身来,她也不敢抬头,怕自己一抬头就看到一张恐怖的脸。

  贾佳佳低着头,用手指了一个方向,道,“在那边。”

  下一刻,即使是低着头,她也能感觉到她在向自己靠近。

  “能带我去么?”

  贾佳佳依旧没有抬头,但是她已经能看到一双站在自己面前的脚了,没有跨步,就那么贴着地面飘到了自己面前。

  “那好,你跟我来。”贾佳佳声音里已经带着些哭腔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很真的见到这些东西,就算是在答应程小悠的时候也没有使劲朝这方面想或者说是不愿意朝这方面想。

  贾佳佳脚步生硬的走在前头,好像一个机器人一般。计划是什么?她现在的脑袋里面一团糟。

  “哦,对了,你去厕所干什么?”佳佳终于想起了该干什么,一般像这种明显带着执念的鬼魂,在心结解开之前是不会管太多的,所以林林的打算是,先搞清楚这个东西想干什么,争取能在下个星期二到来之前搞定,然后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

  身后没有声音,但是贾佳佳知道她就跟在自己身后,因为那种阴冷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我有东西落在哪里了,我去找回来。”许久之后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到回话的贾佳佳又打了个冷颤,“是什么东西啊?你这么着急一定对你很重要吧。”

  身后许久都没有回话。

  在贾佳佳的带领下,这一人一鬼已经渐渐偏离了林荫小道。

  这是附近最近的一个厕所了,看着厕所影子的贾佳佳松了口气,按照计划他们会在那边接应自己。

  “到了,你进去找找吧。”贾佳佳依旧低着头站在厕所门口。

  “你陪我进去吧。”身后的声音传来,贾佳佳当然是想拒绝了,但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朝前走去。

  走进厕所的贾佳佳重新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她蹲在门口的交角落里看着女鬼漂浮着挨个搜寻隔间的鬼魂。好像真的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贾佳佳趁着它进入一个隔间的时候想跑出厕所,去发现厕的门打不开了,没办法,蹲在门口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她躲进了一个隔间当中。

  “不在这里。”隔间外传来女鬼幽怨的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开关隔间门的声音。

  怎么会?她刚刚不是已经找过了么。凭着对声音的判断,贾佳佳感觉到了外面的女鬼打开了一个已经搜索过的隔间。就在下一刻,贾佳佳意识到了,她是在找自己。

  隔间只有一排,开关隔间的声音越来越近。贾佳佳蹲在隔间内,从里面把隔间的门死死的锁住。

  隔间下方有一个大约十厘米的缝隙,透过缝隙,贾佳佳看到了一双贴着地面的脚从隔壁方向飘了过来站在自己所处的隔间外。她死死的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那双脚渐渐的离开地面,消失在下方的缝隙中。

  “呼~~”贾佳佳出了口气,应该是过去了。可是这是她想起那双脚离开的样子,似乎的垂直离开的,好像是飘像了上方。贾佳佳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这里的厕所隔间都是比较封闭的,所以在每个隔间很高的地方都开了一个不大的口子用来通光。

  看u正V\版T章节(v上xU酷ka匠网4

  贾佳佳下意识的往那个口字望去,一张惨白的脸正死死的贴着玻璃,一双泛白的眼珠子死死的对着着自己的方向,由于贴的太紧,脸上已经完全变形。

  嘶~~~~~门外传来了不明所以的声音。恍惚间再朝那里看去,那张脸已经不见了。

  她再次把目光集中到了门下,一个凄怨的眼神正在看着自己,似乎是门外的人整个人都倒了过来,而不是趴在地上。

  一只细长手从门下伸了进来,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开始朝上摸索,论长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手臂的应有的正常距离,那手终于摸到了门把手,然后缓缓转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