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尾辫和白衬衣的对话中林林意识道自己也许应该先调查一下有关于这个学校的灵异传说。每个学校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这样的传说,少则一两个,多则数不胜数。只可惜马尾辫和白衬衣对这方面知之甚少,不过林林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询问对象,他们的室友……常佳佳。

  之前那两人就提到过这是一个爱八卦的人,想必这方面的事应该是知道不少的吧。于是林林在送走两位女生之后,又绕回了咖啡屋。

  “能聊一聊么?”林林站在柜台前,露出满脸阳光笑容。

  “哦,这就是你的搭讪方式?”佳佳显得很淡定,很明显作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美女遇到的搭讪是绝对不会少的,所以她很有经验,“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还在上班呢。”

  “关于八卦的。”林林下一句话抛出了杀手锏。

  “什么八......”佳佳站在柜台后面几乎就要把那句‘什么八卦’给问出口了,不过她还是及时的收住了,刚刚才说完‘在上班’这种话,下一句就谈上八卦什么的,这也太掉价了吧。

  “一些挺有意思的事,相信你会感兴趣。”林林趁热打铁,他现在于找到一丝线索,给这个事件找一个方向。

  “什么事?”佳佳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三个大字。

  “我要一杯那个什么,”林林转移了话题,手一指一张招牌图片。

  这个时间是生意比较淡的时候,林林索性就站在吧台前开始了自己的询问。

  林林看着那个转身过去磨咖啡豆的身影问道,“这学校有什么古怪的传说没有。”林林直入正题。

  “你不是说又是八卦的事么,怎么转过来就开始问我了啊。

  “八卦这种事情不都是这样的么,”林林一副我很懂的样子,“本着不用负责的心,随性说些令人好奇且不知可信与否的话。你一言我一语,你说点我想听的,我说些有的没的。”

  “你这种说法我倒是头一回听说,”佳佳转过身来递过一杯拉好花的咖啡。

  “谢谢,”林林接过咖啡,看着精致异常的拉花,道了声谢。

  “没事,记得给钱就行了,”佳佳随意拉过一张凳子坐在了吧台后面,然后摸出了一袋瓜子。

  “你这还挺专业的啊”林林有些惊奇,饮料自取,瓜子板凳随时备着,八卦之火随时燃烧。

  “那是当然,佳佳一脸得意的表情,“我可是八卦之王。”

  “恩,味道不错。”林林喝了一口咖啡。

  “谢谢。”

  “那我还用给钱么。”

  林林这句话得到了一个懒得理你表情。

  “说说陈斯慧的事吧,我听你室友说她死之前的一段时间才分手?”林林适当透露出自己知道的信息将话题引导下去。

  “什么分手啊,就是被甩了,”佳佳道:“篮球队那小子本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也只有她拿他当个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别人多半只是抱着玩玩儿的心态,也只有那妮子当真了吧。”佳佳道。

  “玩玩儿?”林林试探性的问道。

  “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说他甩了别人的消息,这不是玩儿是什么?”佳佳一脸淡定道,“估计就和你们男生洗袜子的频率差不多,长则几个月,端着三五天。

  “呃……”林林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佳佳似乎没有注意的林林的尴尬,自顾自地说道,“他们好像一个月前就分手了,而不是她们说的两个星期之前。”

  “什么原因,”林林道,原因才是林林真正想知道的事情。

  “分手的原因还能有什么?”佳佳一副还不就那样的表情,“一是有了新欢,而是联系了旧爱,三是有难以容忍的恶习,四是……”她在这里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丑。而这其中一和二占了百分之三十,三占了百分之二十,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

  林林结果她的话头道,“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都是因为‘丑’”林林又喝了一口咖啡,“听样子你懂的挺多的啊。”林林还真有点佩服眼前的人,虽然话是露骨了些、直白了些,但是林林不得不承认,总结的很是到位。

  “没办法,听的多了,见的多了,懂的自然就多了。”佳佳道:“这个是‘读书破万卷,下笔老走神’是一个道理。”

  “你这是哪国的道理。”林林不禁吐槽道。

  “这个你不管,你想听的我已经说了,”佳佳轻巧的吐出一个瓜子皮,“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该你说了吧。”

  “这个是当然的,”林林道,“你可能也知道,我其实主要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这个助理的身份其实就是个幌子。”

  “看得出来。”佳佳道。

  “怎么看出来的?”林林不禁问道。

  “我早就听说新来了个帅气的年轻校长助理,”佳佳开口道,但是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林林感觉道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好多人都说校长是个同性恋,而那个助理就是他养的小白脸。不然凭你比我打不了多少的年纪凭什么当校长助理啊。”

  林林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道,“关于帅气年轻那部分我同意,至于其他的……”林林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其实我也比较倾向于相信另一种说法。”佳佳道。

  “恩?还有另一种说法,是什么?说来听听。”林林道。

  “也没什么,就是说你其实是来学校调查案件的特殊部门人员。”

  “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关于我的说法?”林林是真的好奇了,这才半天时间啊,都已经传成这样了,那再过两天那还得了。

  “有啊。”佳佳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f更新kQ最…:快上+酷匠●a网WI

  “卧草,还真有啊,”林林心里骂了一声,然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佳佳也不问林林的同意伸手就把林林面前已经喝空的被子给拿走了,“你其实是陈斯慧的未婚夫,你们从小到大青梅竹马,但是她只把你当做哥哥来看待,并且和别的男人确定了关系,你由爱生恨,是来寻仇的。”

  “卧草”林林一声粗口就爆了出来。这个版本可是连背景、人生经历、情感曲折都给算上了。

  “你先别着急,其实版本挺多的”佳佳望着外面路上来来往往的学生,“但是目前发酵的时间还太短,暂时只有这几个比较流行的版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