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斯慧走在教学楼的楼道里,心中暗暗吐槽着这晦暗的灯光,都是什么学校啊,明明资金充足来着,还新建了教学楼,可为什么连这种老旧的照明设施也不愿意更新一下。

  她知道她在心里故意说这些话是为什么…她…害怕。一个人走在夜晚的楼道里,仿佛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那种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这是一个十三层的教学楼楼,她现在是在第九层,要下楼的话就得坐电梯。由于学校里人员较多,这栋楼又只有一部电梯,所以平时要搭乘电梯是很难的,一到上下课的时间电梯里就是慢慢的人。不过今天已经很晚了,晚到没有一个人还留在这栋楼里。

  陈斯慧站在电梯门口,迟迟不愿意进去,因为她突然觉得这刚刚开门的电梯就像是某种生物的巨口,等待着猎物自己送上门。

  可这里是九层,走楼梯的话也是个巨大的工程。陈斯慧咬咬牙走进了电梯之中。

  这是这个月的第三条人命了,王校长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报告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极力的封锁消息,可是学校里有厉鬼杀人的传言还是流传开来。

  “也许真的有鬼?”王校长被自己突然出现的这个念头给吓了一跳,自己可是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荒唐可笑的想法。

  可是一有了这个想法,就再也没有办法把它从脑袋里驱逐出去了。‘有鬼’这个想法就如同病毒一般蔓延开来。如果没有鬼,那为什么警方接入调查这么久也没有一丁点的进展,为什么监控录像里会一点线索也没有,为什么死者的死状都是那么诡异。

  王校长又叹了口气,拨通了一个电话,“张主任么,上次你说的那个大师,叫他来看看吧。”他说完了这句话,便挂上了电话,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一单不是林林接的,而是…作为苦力的…程小悠,她上次找林林处理事情的报酬就是这个,当苦力。

  说是苦力,其实很是轻松,每天坐在柜台后面玩手机就行了。

  而林林呢?也许有人会认为他既然不用看铺子,那么一定是出门在外疯玩了吧。其实并不然,他这一个月来都在铺子里,就在那边的沙发上,看着他老爸留下的那本东西。不是他不想出门放放风,而是他要养伤,最重要的是,他的经济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没钱怎么出门,那是寸步难行啊。林林本都打算好了,要是还没有生意(古董或者是‘另一种’),自己就戴个墨镜去街边给别人算命。

  为什么林林会没钱呢?是这样的,他每接一单,会把十分之一的收入以另外的方式还给雇主,另外还得分出十分之八的收入来做善事,最后自己只能留一成,这是林天平的规矩,去九存一。而那剩下的‘一’前段时间也被那几个败家鬼给用的差不多了。说到这里林林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想念那几个鬼的,比较在一起居住了那么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知道她们在阴阳界过得怎么样。

  虽然说是程小悠坐在柜台后面,交谈的过程也是由程小悠全程负责的,但是在林林是授意下,程小悠还是接下了这一单(其实只要钱管够,甭管你有没有鬼,林林都是来者不拒的,这一点很明显是受了他无量老爸的影响)。

  “你先看着铺子,我去那个学校看看情况。”林林合上了笔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么快就要去?”程小悠有些意外,“还留我一个人在这里,你就不怕我随便拿个瓶瓶罐罐什么的然后跑了么。”程小悠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知道,‘林居’中的大部分东西可都是真货。

  “我为什么要怕?”林林反问道。

  “那么为毛天天在着盯着么我。”程小悠有些不理解。

  “这个嘛,”林林突然用一种猥琐的表情看着程小悠,“你懂的。”

  “你别那样看着我,我不吃你这套。”很明显程小悠对于林林这种调戏方式已经有免疫力了。

  调戏失败的林林也不尴尬,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我为什么不怕你拿了我的东西跑路。”林林伸出一只手举起两只手指道,“其一,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其二,你不敢,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你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我才不……”程小悠本想说,我才不信呢。但是说到一般就没声了。是啊,别人可以不信,但是一想起自己前段时间的遭遇,她顿时无话可说。

  “好吧,你早去早回。”程小悠道,“要是你回来晚了,我把菜给你放在冰箱里,你自己热着吃。

  虽然是在这里当苦力,可是每天程小悠也是要回家的,莫名其妙的就住到一个男人的家里,自己可不是随便的人,虽然自己也不否认呆在这里很有安全感就是了,也许是应该那个男人也在这里的原因?程小悠望着那个刚刚即将走出门的身影想到。

  这所大学是g市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师资雄厚,每年为社会提供大量的失业人员。

  “林大师,你好,”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张主任,40来岁的男人。

  “张主任,真是麻烦你了,还劳烦你来接我。”来了对于干老师的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有可能是受童年经历的影响。

  K2更'新u最/3快上Y酷YB匠网S

  “哪里的事,我这是应该的,林大师。”张主任道。

  “也别大师大师的叫了,我也没毕业多久,叫我小林就好。”林林“嗯……”出于对鬼神莫名的敬畏张主任还是有些迟疑。

  林林也不纠结,直接道,“还是先说说正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给我说说。”

  听到这里张主任换上了一副如同便秘般的表情,“具体情况,我也说不好,我还是先带你去见校长吧,你跟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