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死了么?程小悠有些失落却并不觉得意外。总觉得死亡难以接受,可真当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才发现……也不过如此。

  “别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林林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程小悠的身体,“只是被挤出了自己的身体而已。”

  “你的意思是?”程小悠听了这话猛然抬起头,眼神中露出希冀的光芒。

  林三转过头望着站在自己旁边的魂体,“就是你希望的那个意思咯?”

  “来了,”林林道。

  程小悠躺在地上的身体开始发出了微弱的红光。程小悠也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见自己身上的变化。一团红色半透明的东西渐渐的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那东西竭力挣扎着不愿意离开程小悠的身体,可是体内的压力在不断的迫使他不断离开。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如果有活人在这附近听了这叫声一定会通体生寒。

  红光渐渐化为一个女人的模样。

  酷匠√O网永$I久免+费看a◇小说◎…

  这倒是很出乎林林的意料,他原本认为‘老板’应该是个女人……女鬼才对。林林的思维一直走入了一个误区,他曾经在卫道口中知道还有个‘老板’的存在,自己也做出过一些推测。老板、老板娘应该是一对,可他们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是生前怨气太大、还是为了寻找替身(林林曾经怀疑过,这两鬼是死于湖中的人,化作了水鬼,想寻找替身)、还是说是为了报仇?这些都说不通啊。还有为什么他们会有那么大的能力。

  现在这一切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们本就是是一对同性恋,将死之时是什么遭遇先且不说,就说她们生前所遭受的目光与待遇,已经足够她们有那滔天的怨气了。

  为了防止‘老板’再一次进入程小悠的肉体,林二几鬼便没有出来。

  ‘老板’面带阴冷的看着林林,眼睛里不时闪着红光,“你们~都~得~死~~”

  林林一步不退,直面厉鬼,“敢问我们怎么死。”林林现在人多势众,压根就不怕她,就算自己战斗力不足,但是有几鬼在,自保是没有问题的。

  “我会看着你们,你们睡觉的时候,我就在床下看着你们。你们吃饭的时候,我就在窗外看着你们。你们走路的时候,我就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你们。你们洗头的时候,我就在镜子里看着你们。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挖你的眼,让你们魂飞魄散……”说着她的身影已经开始变淡。林林知道她这是知道今天没有什么机会,所以要走了。

  “你可能没这个机会了。”黑暗中传出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诅咒般的话语,接着一阵皮鞋走路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由远而近,ti~ta~,ti~ta~,ti~ta~,ti~ta~。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林林终于放心下来,一直憋着的那口气也吐了出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个男人的身影走黑暗中走出,一身笔挺的黑西装。很巧妙的充当了夜行衣,要不是接着车灯光,林林铁定是看不清来人的。

  “哟,以前怎么没见你穿的这么帅过。”林林坐在地上,语气轻松。

  “你老子我的帅是与生俱来的,和衣服无关。”林天平的语气中充满着不屑,可是动作上却很自恋的借着灯光整理着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林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他不是应该在国外么?

  “先不说这个,让我先把眼前的问题处理了再说。”林天平把目光集中到了林三身上。

  那种几乎带着死亡气息的眼神让林三不能动弹。

  “不是他,”林林的声音适时传来,“自己人。”

  林天平移开了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程小悠,那里面有东西,而且还不止一只。林天平早已经修成了天眼,自然看得出情况。

  “也不是那里。”林林有些无语,自己老爸还是那么不靠谱啊。

  “你不要告诉我是你旁边这个魂魄刚刚离体的花姑娘啊”林天平夸张的叫道。

  “什么花姑娘啊?”林林道:“在那边。”林林抬手指着那‘老板’。

  “不好意思,”林天平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刚刚从日本回来,这口头禅还没来得及改。”

  林林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林天平已经转身朝着老板走去。

  身为一个道法高深的人,他自然不会分不清哪个才是才是敌人,他早早的就把精神力锁定到了目标身上,不然她看到林天平的一瞬间就该逃跑了,哪里还会留在那里。至于林天平为什么要和林林扯两句,一嘛,是自己的习惯原因,二嘛,自然是为了确认下林林的状态。

  就在林天平正苦恼用什么姿势出手最帅气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等等,”黑暗中走出了三个人,林林瞥了一眼其中一个居然是卫道。

  “按照规矩,我们应该……”

  “等你个毛线,”林天平喝道,“别以为给我安了个特别行动人员的名头就了不起了。再BB我连你也一起打。”说完抬手虚空画符,朝‘老板’激射而去。

  林天平的实力可不是林林这种‘水货’可以比较的,符飞至一半,一名金甲神将破符而出,手持长刀,直扑厉鬼。林天平这符可是有些名堂的,被他称为‘神将符’,其中结合了茅山驱鬼术法以及请仙扶鸾之术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术法。

  被林天平震慑的无法动弹的厉鬼哪里会是金甲神将的对手,瞬息之间已经是被一刀两半。

  “你……”卫城旁边的一个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不久是想抓个东西回去做实验么。”林天平不耐烦道:“我说过多少遍,人有人路,鬼有鬼道,纵然是犯下了罪孽,或除或驱,你们那种做法有违天和,我本就不赞成。”

  “你好歹也是……”那人还想说什么。

  “是你个头,老子就是想弄是她,你能怎么地吧。”林林的脾气和林天平的一脉相承的,只不过林天平表现的要直接火爆的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