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是一种很微妙的状态,往好了去是原则,往坏了去就是执念。而眼前这位本该十年前就魂归地府的人,恐怕是谈不上什么原则了。对于自认艺术的狂热追求和扭曲的心灵缠绕在一起,结果就是一个疯狂的鬼魂。

  “你懂什么这是艺术。”王企天的鬼魂疯狂的叫道,干枯的双手放到了头上,然后使劲一扒,最外层的皮肤从头顶开始裂开,然后就如同一件衣服般,被他缓缓剥落。

  林林抬手打出一道符咒,不想让眼前的东西完成这诡异的变化。。之前林林和这东西有过一次交锋,自认为这东西不难对付,所以太才敢现身。可是现在情况似乎有变。

  眼前的鬼魂是要拼命了,林林立即意识到这一点,暗暗戒备。

  房间周围已经被自己布下了阵法,林林是下定决心今天要把这事解决在这里了。

  m酷h:匠}网\永久l免费{看b3小O》说s(

  “你干什么?”身后的人突然从后方环抱住了自己,打断了林林正在施展的符咒。

  “我不知道,我不能控制自己了,”程小悠的声调带着哭腔,“是这件衣服。”她的头贴着林林的颈边,话音就在耳边响起。

  就这片刻之间,王企天已经成功的扒下了自己的皮,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没有皮肤浑身淌血的东西,血腥的气味铺面而来,冲的林林一阵头晕目眩。

  卷宗上说,王企天并不是被警方逮捕行刑的。在警方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他在生前似乎亲手把自己的皮给扒了下来,因为扒皮的工具就在他的尸体旁边。

  他现在就是死前的模样。

  一个人亲手扒下自己皮需要多大勇气?需要承受多大痛苦?这就是‘他’如此强大的原因么?生前有无比的执念,死前承受巨大的痛苦。

  林林脑袋中无比清明,自己必须要尽快挣脱身上的钳制,不然恐怕凶多吉少。

  鬼魂是没有实体的,‘他’呈现出眼前血尸一般的死相无非就是想爆发出更大的实力。

  血尸一步步靠近林林。

  “喝~~”

  林林突然发出一声喝声,让眼前的鬼魂动作一滞。这招和林林老爸在电话中用的招式是同一招,不过林林实力不济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不过能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就在鬼魂失神的一瞬间,对血红鬼衣的控制力减弱,林林力量瞬间爆发挣脱了程小悠的环抱。

  见道眼前人已经挣脱了束缚,血尸不退反进,身上爆发出阴森鬼气,直冲林林面门。

  林林不能闪开,身后就是程小悠。

  那该怎么办?

  就在犹豫间鬼气已经笼罩了林林全身,黑色的鬼气不仅仅遮挡了林林是视线,而且还化作了无数张鬼口开始啃噬包裹着的人。

  林林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至阳热血,勉强破开了笼罩在眼前的黑雾。却看见一双鬼爪已经探到了自己的胸前。

  身后的人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了。也好,有些事情她还是不看见的好。

  接下来这鬼想干什么?趁自己无法躲闪撕开自己的胸膛?那就来吧!!!

  干枯鬼爪如同两把尖刀,已经刺入了林林的胸间。胸前的血已经染红了衣裳,可是此时就如在同林林胸前摸到了红炭一般,鬼爪上发出滋滋的声音。一个东西受到林林鲜血的激活,从林林胸间飞出,缠上了一双鬼爪。

  “这是什么?”王企天说道鬼爪飞速撤回,看着绑在自己双手上的绳索,阴森的问道。

  林林邪邪一笑,“一点有意思的小东西。”

  此时绑在鬼爪上的是林林炼制出了法器,而里面参杂了林林在他家搜索到的一些东西……王企天生前的头发。

  王企天奋力挣扎试图拜托手上的绳索,他生前是画家,死后的能力大部分也集中到了一双手上,此时却被缚了起来。

  纵然他鬼力通天又怎么能摆脱自己生前的束缚,如何能打败自己。遗留在阳间的事物此时成了这个阴魂最大的束缚。

  林林一手捂住胸前的伤口不然鲜血继续留出,接着跌退几步坐到了床上。失血太多的缘故,林林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却并不担心,既然已经成功的缚住了这鬼的双手那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倾斜了。

  逃?那是不可能的,周围早已经布下了阵法。

  终于感受到了周围阵法的气息,王企天没有皮肤的脸上露出疯狂的神色,一双鬼爪再次伸来。他已经看出来了,虽然自己被缚住了双手,但是眼前的人也受了重伤,只要自己能杀了眼前的人,那鲜血之力减退,挣脱这东西也只是时间问题。可是要是等眼前的这道士缓过气了自己可真就没有机会了。

  “来帮忙啊,”林林坐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喊道,“我死了可就没人养你们了。”

  “谁?”血尸王企天的头转了个九十度朝身后望去。映入他鬼眼的却是几个美女……鬼。

  “来了来了。”林二回应道。

  林林知道自己可以放心了,在没有缚住这鬼双手之前可能林二几个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生前长久的抱着‘执念’,死时又是心怀不甘,经过长时间的潜伏,实力不容小觑。可惜世界间上没有如果,现在林二几鬼,鬼多势众,解决眼前的王企天只是时间问题。

  “你怎么过来了,怎么不去帮忙。”林林看着眼前的林三看,开口问道。

  “三个女人一台戏,你瞧瞧这有几个了?”林三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敢掺合进去,“这些女人打起人来可是不要命的。”

  林林瞥了眼节节败退的王企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接着道:“狐狸精呢,怎么没看见她。”

  这些人(鬼)都是林林安排在外面接应的(具体内容就是在各个方向上制造鬼打墙,不让旁人靠近,以免卷入其中),如果这王企天没有扒皮之后的形态,是根本用用不着她们帮忙的。

  “你是谁啊?”之前昏迷在床上的程小悠幽幽的醒来,正发现林林在和一人交谈,便出言问道。

  “你好,”林三转过头对着程小悠来了个和煦的笑容,“我们之前见过的。”

  刚刚醒来,之前还没看清楚谈话人的样子。等待她看清林三的样子后险些又吓昏过去。

  林三和煦的笑容只是相对而言的,如果一个七窍流血、脸色铁青的鬼脸也能坐出和煦的表情的话。

  林三感受到了眼前人的恐慌,然后示意她朝另一个方向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看到了成堆的女鬼,然后果断的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