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悠能在网络上找到那张图,林林自然也能找到。

  这是一张以黑白红为主色调的写实画作,图中的女主角一身白衣,蹲坐在地,双手抱膝,低着头,背靠着墙。地面上散落着断肢,似乎是有人以及其残暴的手法将人肢解了。猩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只有女人所处的地方是干净的。在血液的边缘,印着几个血红的脚印,一直延伸道女人所处的位置,白、红以及身后的黑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人产生了一种绝望的感觉。

  林林感受到的不只是绝望…还有那几乎要破画而出的美感。

  他似乎能清楚的感觉到作者的亢奋和疯狂。

  在林林找到的这张图片下,还配了一段文字说明,说明了这张画的来历。其大意是,这画是十年前的一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兼画家所作,他的作品几乎都是这种黑暗与美的矛盾综合体。曾经在摄影界和绘画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有评论家说他必将成为当代的大师。可是这名本该冉冉升起,前途无量的新星在十年前杀了人,最终被处以了死刑。这个事件在当时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因为调查出他不止杀害了一人。有不少人认为他杀人是为了创造收集素材,可后来并无直接证据证明他的作品与杀人有直接关系。

  最后林林上网查了下这个多半已经不是人的画家的资料,真名王企天,年龄不详,画家、摄影师。至于其他的东西,由于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很多东西都无从查证。

  不过林林还是把这个人列为了第一嫌疑人,要是能查看下警方十年前的卷宗资料就好了,警方的东西肯定要比网络上以讹传讹的东西要有用的多。然后林林就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充满正义心的卫道,上次他不是找了什么关系,把自己从局子里弄出来了么,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最¤+新章t节上-/酷m匠v`网c

  说干就干,林林本没报多大希望的,可是没想到,卫道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是要求资料不能外传,并且表示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会把资料给他传来。

  有了方向和线索之后,林林轻松了不少,主动出击总比被动防御要好的多。

  下午林林直接把程小悠接到了‘林居’。

  自己这里要比她家要安全的多。

  “这是什么?”程小悠发现林林一回到家就一直坐在电脑前看着什么东西。

  “线索?”林林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什么线索,”接着程小悠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那个’线索?”

  “还能有什么线索,”林林此时刚好把王企天的卷宗看完,扣上了电脑。

  “情况怎么样?”程小悠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能怎么样,一个十年前的死人,现在么,多半已经变成鬼了。”林林一脸轻松道,“现在还不是很确定是他,所以我明天打算去他的家看看。”

  “会有危险么?”她虽然很想赶快了结了这件事,但是如若她因为她的事而陷入了危险,那么她很感到很内疚的。

  林林正在思考问题,没有注意到她语气里隐藏的关切。

  “那他怎么会找上我呢?”她很疑惑,紧接着语气有些不忿,“我一没做亏心事,二没得罪什么人,他谁不找凭什么找上我啊。”

  “谁知道呢,这些搞艺术的都是疯子。”林林被她的语气弄的有些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道:“不过也说不定,也许他早就投胎转世了。”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她语气坚定道,就算是有危险,那也是自己的事,自己不能看着他一个人去冒险。

  “不行,你明天照常上班,我会送你去,下班后就回这里,”林林有些头疼,眼前的大小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要是真的有东西自己还得分心来保护她。

  “不,我要去。”

  “不行,要是真的有鬼呢,太危险了。”

  “我要去,我不怕,再说不是还有你么。”程小悠反驳道,“万一你去那边,他来这边害我呢。”

  “不行。这里安全的多,只要你不出门,他是绝对进不来的。”林林指的当然是楼上还住着的那几位。

  “偏要去。”她这是在不知不觉中忘了自己的初衷,变成了‘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的心态。

  林林看着她小性子上来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你无故请假,会扣工资的。”虽然接触不久,但他已经有些了解她了,整个一小财迷。所以他从另一方面开始了劝说,林林才不会表现出来是怕自己能力不足,可能会无暇分心保护她呢。这太有损自己高大威猛阳光帅气的形象了。

  林林话一出口,她果然面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我可以说,我怀孕了,需要去医院检查。”反正我就是要去,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得倒我,我命都不要了,还要什么节操,她心里得意的想到,暗暗的为自己的机智鼓了个掌。

  “那之后呢,以后要是你的同事问起这事来,你怎么说?”林林道:“就算你能几个月后每天抱着枕头去上班,那九个月后呢?总不见得真的抱个孩子来吧,拐卖儿童可是犯法的。”

  程小悠真的犯了难,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那你晚些去,我一下班就来找你。”她退而求其次。

  “可以。”林林一口答应下来。

  “不对,为什么突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你有鬼。”程小悠一脸狐疑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林林:“你是不是想一把我送到公司,就直接去那地方?然后等我下班了,你都已经回来了。”

  小性子上来了,居然还能想到这一茬,直接戳破了林林的打算。不过林林显然是不会承认的。

  “怎么可能啊,我像是那种人么。”林林一脸正气道。

  程小悠继续盯着林林的脸,然后用一个字回答了林林的问题,“像。”

  “你放心去上班,我下班就去接你,然后一起去怎么样。”林林有些无语了,不过戏还得演下去啊。

  “你不能骗我。”

  “不骗。”

  “真不骗?”

  “真不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