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这种人是属于天生就要和神神鬼鬼打交道的,就算你不去找鬼,灵异的事件也会找上你,在江湖上这种人被称为‘先生命’。

  半夜十二点,正是林林跑步的时间,也许会有人觉得在这个时间跑步会很奇怪,但是林林反而是觉得晚上的气息比早上舒服的多,跑一个小时回家,然后开始晚修,修到梦周公为止。至于家里那几位,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阴寿一尽把他们送走就是了。至于狐狸精那个……林林确实有点头大,别人又不是魂体,想送也不知道往哪送儿啊。

  对了,上次湖泊那次,在三个鬼魂被林林老爸的一嗓子吼晕之后,就被轻松处理了,其中那个老板娘被卫道给拘走了,至于还有两个,一个本来就被林林打伤,另一个说‘救我’的,由于道行不够,一嗓子过后没多久两个魂魄就散了。反而还省去了不少功夫。

  实际情况与那个头发的故事相差不大,只是老板娘怨气不消,继续害人。那红衣女鬼死后也觉得不甘心,又顺手害了他的男朋友。然后就形成了一个老板娘控制红衣女鬼,红衣女鬼控制男鬼的格局,所以那鬼才会现身求救。但是林林还有一点没想明白,在当时的死亡记忆重现的情况来看,旅店夫妇应该是两个人啊,可是为什么只有一个‘老板娘’呢,‘老板’在哪里?好在林林也不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在检查湖水和旅店中,没有一丝怨气和鬼气过后便不在关心这事了。也许早就被哪个高人给收了也说不定啊。

  第二天警方在山上小别墅和旅店中发现了消失的人,不过无一例外都死了。最后法医鉴定出全身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可是那些人中,没有一个是有心脏病史的。

  一群人都被林林下了摄魂咒,问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反而是林林受到了重点关注,因为他和死者中的班长以及其女朋友都有不少关系,最后还是卫道通过关系并且死因确实是突发心脏病,林林才免去了麻烦。

  话说,在卫道找来关系之后,当局的人似乎也知道了这事属于灵异案件,不是警察可以管的。所以才会轻易放过林林。这案子最后也没见哪个新闻里有报道,林林猜测是被列入什么保密文件了,他才不信国家没有什么手段来处理这些东西的呢,有些东西可不是迷信两个字就能解释的清的。

  不过林林倒不是很在意,只要自己能过清净的日子就好了。

  ……

  ……

  程小悠今天加班,直到十二点才完成了今天的工作。这么晚了连末班车都赶不上。

  过了这条街,再走一段就到家了吧,可是今天的这条路似乎特别长,平时几分钟就该走完的街道,半个小时也没见个头。半个小时啊,那都够从公司走到家了。难道自己走错路了,程小悠在心里嘀咕道,不会啊,这条路自己也不止走过一次,不可能会错的。

  这条路上很黑,路灯也很稀。在黑暗中的程小悠甚至都能挺清楚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渐渐的、走在黑暗中的人开始有点恐慌了,她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再也不在公司加班了,实在不行换个工作也行啊。程小悠在心里想着些有的没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几百米外的路口还亮着昏黄的路灯,让她的心安了不少。可是她的脚步却还是不自己的快了起来,到了最后几乎算是在小跑。

  似乎,不稍微快些,身后就会有东西追上她。她不敢回头看,怕看到自己不愿意见到的东西。她还听老人们说过,人有三把火,如果猛然回头,自己额头那把火就会熄灭掉。

  那咚咚的心跳声,哪里是心跳啊。明明是身后的脚步声。随着自己的脚步加快,身后的脚步也加快……自己身后一定跟着某些东西程小悠愈发的确定这一点,她甚至已经能听到它的呼吸声,冰冷的气息就吐在自己耳边。得跑,赶快跑。程小悠心里道。

  小跑变做了狂奔,可是路口的灯光还是那么远,似乎自己一辈子也到不了那里了。一种绝望的情绪开始在程小悠心中蔓延开来。

  不行,我得跑,我还这么年轻,连男朋友都没有,我不能死在这里。程小悠某明的爆发出了一股力气,就连已经乏力的脚步也变的有力了些,可就在下一刻,她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n酷“n匠:网*唯Hl一Kc正版》,o其_他*都,是}盗2版

  “哟,还挺有劲儿啊,”一个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在程小悠听来就如同天籁一般。“撞的还真疼啊。”

  黑暗中的林林一手揉着胸口,一手抓着‘凶手’,“你得陪我医药费,包括住院费,精神损失费,青春损失费等一系列费用……”

  听着黑暗中的人喋喋不休的说着,程小悠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然后程小悠就笑出了声音,“呵呵……”

  “你还笑,”林林一手拉着程小悠往前走,说道:“大半夜的什么不玩,玩偷袭。还有没有社会公德心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路口的路灯下,程小悠这才看清了拉着自己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头发有些乱,看来是不太会打理的样子,脸上很干净,嘴角微微上翘,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穿着一身晨跑的装备,带着个耳机,口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

  不知什么时候林林已经放开了手。

  程小悠打量着林林,林林也在打量着眼前的女孩。

  比自己矮大半个头,一身工作装,瓜子脸,身后还挂着一根长长的马尾辫,感觉上来说气息很正,但是为什么会有东西找上她呢。林林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中即将散去的鬼气,难道也是个恶作剧?

  自己本来在另一头街上跑步,突然发觉这边有鬼气,所以就过来看看。刚来就发现了有个鬼打墙在这条街上,随手破了鬼打墙,下一刻就冲了个人出来,撞了自己一个满天星。

  “怎么?我身上有怪味么。”程小悠看到了林林吸鼻子的动作。

  “不是,”林林随口应着,“习惯性动作。”说着林林伸出一只手道:“你好,我叫林林。”

  程小悠被林林突然的自我介绍给弄楞了,反应了3秒才伸出手,握了一下,“程小悠。”

  “以后不要一个人走夜路了,自己吓自己。”林林道:“撞到人可就不好了,就算没撞到人,撞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恩”程小悠这才想起来刚刚在黑暗中的滋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