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的援兵就是那个曾经敲过他家门的大叔。凭他在大街上遇到了家里那几位,就要追着降妖除魔的样子来看,一看就是正道人士,相信他很乐意帮易余这个忙。

  果不其然,一个电话过去,那边一听林林这边有问题了,立即就表示要过来斩妖除魔(那位大叔他现在还不知道林林身怀异术的事情,当然了,林林也不知道那天那个大叔从递了名片开始就在他铺子旁守了一夜,最后发现确实没有情况发生,只好推测是那些鬼立即离开)。

  大叔此时正在向从山上回来的两人做着自我介绍。

  陈一诃和小冰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着不久前遇到的事情。

  “我们走在山路上,身后有脚步声,”

  “有东西跟着小冰。”

  “林一他会法术,”

  “对,他一抬手就点燃了个什么,就把那个东西打跑了。”

  “林一不会有事吧。”

  “怎么可能,他那么厉害。”

  “对诶,以前在学校都没有发现他会这些。”

  “好帅啊,蹭的一下就变出一团火。”

  卫道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无话可说。但是他至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那小子’是会道术的,而自己无疑是被坑过来了。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眼下这个旅店处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氛,还是早做些布置的好。

  另一边,山上的林林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在山下看着是个小屋子,但是到了过后才发现这个‘小屋子’并不小。这是一栋三层高的闪耀小别墅,不过不知什么原因已经荒废了。

  既然来了,那当然要进去看看。林林没有丝毫犹豫,推门就进,只见屋内诡异重重,张牙舞爪的就朝两人合围过来。林林双手飞舞,打出一道道金光……

  好了,上面这一段是玉米自己脑补出的画面。实际上的情况是,林林没有丝毫犹豫,推门就进,只见屋内一片漆黑,除了手电照到的地方外,什么也看不到。

  显然处在黑暗的鬼屋中并不是什么好事,感受了屋内淡淡的鬼气和寒意,易余当即摸出了一张黄符。

  “采灵为阳火,心智为号令,”林林拔下身旁玉米的一根头发,缠在食指之上,咬破食指,让血浸染发丝,接着道:“以发为媒,火升额间。起!!!”话音刚落,林林手上的符纸无火自燃。

  又一道阳火采灵符燃起,屋内的寒意终于是去了几分。

  这团符火没有飘了林林身旁,而是飘在了玉米身旁。这也是林林故意为之,自己还能自保,手旁的人就可不一样了,如果暗处有东西发起袭击,有一道符罩着好歹能撑一会,自己的周旋空间也就越大。

  “走吧,一起去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林林开口道。

  就在这时,身旁的身影已经越位而出,“要走就赶快,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作为一个别墅的大厅,本应该宽阔一些的,但是这个别墅的构造很奇怪,大厅的面具并不是很大。几步之间玉米已经走到了走廊的拐角处,林林赶忙跟上。明明只有几步的差距,林林转过拐角却意外的发现失去了玉米的踪影。

  林林顿时明白,恐怕自己已经进入了鬼境了吧。但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情况,而是走在前方也同样进入鬼境的玉米。

  得赶快破了这鬼境啊,林林心里想到。

  所谓鬼境是鬼魂的特殊能力,鬼的强弱不同,鬼境的强弱自然也就不同。举个例子,就好比一般的鬼魂最常使用的手段,鬼打墙,也是鬼境是一种,只不过这种鬼境十分简陋,使用闭眼、秽物等方法或者意志坚定的人都能轻松破镜而出。

  d酷xV匠w网)b正2版i首:发

  而林林此时身处的鬼镜,显然不是鬼打墙那么简单,林林甚至已经分不清方向,也不敢乱走,因为鬼境之中一切都可能是虚幻的,路可能不是路,窗也可能不是窗,门也可能不是门。

  “不对啊,任何鬼境都是有弱点的,怎么可能找不到呢。”林林此时已经在鬼境中小心翼翼的探索了十多分钟,内心也越来越着急,已经开始后悔答应带着玉米一起来了。

  “可恶,要是我的道行够的话,就能够开天眼,找出这鬼境的弱点恐怕也是轻而易举的吧,”其实林林不是没有能力开天眼,只是道行未够,还需要借助一些道具而已。

  这边林林还在鬼境中挣扎,山下旅店中的情况也是岌岌可危。

  有两组人由于出于害怕的原因已经放弃了游戏回到旅店。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不真正身处其境,很难看清真正的自己。

  旅店莫名其妙的停电,然后就是诡异的声音。

  “鬼啊!!!”一声惊叫在黑暗的旅店中想起,所有人都被这一声给惊醒了。

  动作最快的是卫道,他使用劝说,暴力的方式在第一时间吧众人集中到了大厅之中。

  “小黑不见了。”微弱的烛光之下,有人发现少了一个人。

  “他住在哪个房间。”卫道问道。

  “楼上我隔壁房间,”那个人似乎有些惊恐:“我刚刚听到叫声就是从她房间传来的。”

  卫道认得这个说话的女生,她也是少数愿意跟着卫城直接下楼的人之一。所以卫道对她还有些印象,“不对,那个房间我去过,根本没人在,床上的东西根本没有动过,也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于清也不见了,”又一个颤抖声音传来,恐慌的气氛逐渐众人中蔓延开来,“刚刚她还在我身旁的。”

  “什么,”卫道也是头皮一阵发麻,居然有东西在他眼皮子低下做手脚,而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会不会是她自己走开了,”有人提醒道。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的话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开始在渐渐吞噬的在场的大部分人。

  “眼下的情况我就给大家说明白了吧,”卫道准备直接告诉这些人情况,也好配合他的行动,“这个旅店有古怪,我看是,”他在这里顿了顿,终于说出了大家一直在逃避的那个词,“有鬼。”

  “哈,你说有鬼就有鬼啊。”一个嘲讽的男声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