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淡定的解释道:“这个叫阳火采灵符。用来照明用的。”林林再看三人,都是脸色煞白。林林走到小冰前面,符火自然的跟着林林前行来到了小冰面前。

  “小冰,好了点没有。”林林问道。在符火的照明下,小冰显的镇定了些。

  “小冰,你刚刚怎么了,能给说说吧,”林林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沉稳,给小冰一种可靠的感觉,“你放心,我就是干这个的,有我在,没有东西能够伤害你。”

  这是小冰才惊魂未定的说道:“我刚刚听到,”说道这里小冰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没事的,说吧,说出来就好了。”林林安慰道。

  “我听到,有脚步声在后面跟着我。”说完小冰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有脚步声跟着,想到这里玉米和陈一诃不由的想起来林林之前说过的话。“应该只是幻觉吧,”陈一诃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

  林林不说话,用手指了指身旁漂浮着的符火。

  “哇,没想到,原来真的有这种东西啊,真是刺激。”惊魂过后的玉米突然开口说道。

  “刚刚我也是察觉到有东西突然跟在了小冰后面,”说着林林看了一眼陈一诃,“本来这种东西,只要让它跟着一段也没有什么事儿的,自然就会走了。这就相当于它的一个游戏,不过你喊了个什么停,就好比是破坏了它的游戏,它自然有些不高兴,我感觉它好像要有什么动作了,所以我才会停下放了道符火把它吓走。”

  “那她会在来么。”陈一诃小声的问道。

  “应该不会了,这类东西多半没有什么恶意,最多是捉弄人的,”林林一边安慰小冰,一边继续道:“不过,我们不能继续这个游戏了,我感觉到,在我们目的地那边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怨气,这种事情不是你们能参与的。你们先回去吧。”林林一口气吧这串话说完,等着回应。

  “我怕”“好”“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这就是三人的回应。

  “我在强调一遍,”林林对着玉米道:“这种事不是你们能参与的,太危险。”

  另一条山路上,另一组人,正在朝山上的小屋前进。

  “秋生,你真的也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么。”一个女声问道。

  “当然了,我拜托这店里的夫妇藏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放在哪里。”秋生回道:“我要是知道放在哪里,那这个游戏还有什么意思啊。”

  这是一个秋生安排的游戏,游戏很简单,大家分路上山,取回一个东西就行。一共五组人,秋生这一组是唯一有两个男生,也是唯一一组有情侣档的。

  在秋生这组里面也是四个人,两男两女,秋生和他女朋友,马黎丽。还有个男生就是那个在湖边讲故事的人和他的女朋友。“我说忠文啊,你刚刚在湖边那个故事,感觉还不错啊”秋生顿了一顿接着道:“就是没什么新意,也没有什么恐怖点就是了。”秋生笑道。

  “谁说的,我就觉得很吓人啊,头发头发的,想想就吓人。”马黎丽道。

  “是啊,想想就恐怖,得多长的头发才能像水草一样把人给缠住啊,”另一个女生也附和道。

  相比林林那一组紧张诡异的气氛来说,这一组的气氛要轻松愉快的多。也没有听到脚步声什么的。

  “其实也不用多长啊,和我一样长就行了”又一个女声在秋生旁边响起。

  两男两女,哪里来的第三个女生。四人把灯光和目光集中到了秋生旁边的身影上。那个身影慢慢的抬起来,一只惨白的手慢慢撩起一头不停滴着水的乌黑长发,漏出那张已经腐烂了一半的脸庞,对着忠文道,“你的故事讲的真好听。”

  “我在上山之前已经和一个高人打电话了,他刚好在这不远,很快就会去旅店那边保护你们。”

  “你们回去了之后记住要集中在一起,我怀疑那个湖泊和这山上的屋子有什么联系。”

  “集中在一起,不要离开,如果有人有什么异常或者是中途离开过,等我回来后一定要告诉我,记住了没。”

  林林也不管她们有没有挺清楚,就这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

  送走了小冰和陈一诃。“你怎么会留下来啊,这不像你的风格啊。”林林问道。

  “我几年没和你说过话了,留下来说几句话不行么。”玉米道。

  明明一路上都在和我说话,还说什么几年没和我说话了。林林心中想到,突然林林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盯着玉米,“你是‘她’?”林林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对于林林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玉米竟然也做出了回答:“是啊。”

  林林松了一口气,“那可真是好几年没见了”林林接着道:“那按你的性格留下来是没错了。”

  林林第一次发现玉米有人格分裂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已经是朋友了。那一次林林和玉米一起遭遇了一起车祸,玉米幸运的没有受到了一点伤,当然这也是在林林保护下的后果,不过林林受伤不轻就是了。被林林甩出车外的玉米目睹的肢肉横飞的场面之后,直接昏迷了过去,但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又苏醒了过来,并且在血流中将林林救了出来,背到了医院。

  作为一个灵觉敏锐的人,林林自然是察觉到了玉米的的异常,林林曾经怀疑过是被车上死的人附了身,虽然刚死的人应该没有这么大能力,但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林林并没有闻到有哪怕一丝的怨气。有问题憋在心里不是林林的风格,所以林林在玉米的背上问了一个问题,“你是谁?”

  当时的玉米低头想了几秒钟,没有回答。

  总之,林林知道了玉米人格分裂的事,并且一直保密至今。

  而此时山下,林林所说的“援兵”也已经到了。并且顺利的和陈一诃两人接上了头。

  酷匠:网j首%v发☆E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