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男一女相约外出游玩,去的地方和我们这个地方环境差不多,有一个不大的旅馆”说完这个男生指了指身后不远的旅馆,又指看指前方的湖泊,接着道:“和一个不大的湖泊。”

  那女的在晚饭之后就独自出门散步了,两个男人本来也没在意,但是天色渐暗,女人却还没有回来。这时两人才开始担心起来,并出门寻找。

  他们很幸运,很快就在不远的湖泊中听到了女人的求救声,湖面上还能看见女人挥舞的手臂。女人的男朋友当即决定下水救援。

  另一个人由于不会游泳只好在岸上等他。

  看着女朋友的身影越来越近,男人不由的加了把劲。就在将要拉住女人手的时候,女人似乎已经耗尽了力气沉入了水中。

  就在同一瞬间,水下的男人明显感觉到了有东西缠住了自己的脚,接着就是一股巨大的从脚上传来。

  岸上人看好友也开始了挣扎才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可是自己不会水啊,只得会旅店搬救兵。

  小旅店只有一对夫妻经营着,不过夫妻二人说什么也不愿下水救人。再问原因两人却是闭口不提。等第二天两人被被警方打捞上岸的时候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过诡异的是,女孩死死抱着男孩的大腿,嘴角若有若无的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男孩则是一脸惊恐。

  最后验尸报告出来了,女孩腿上有被物体缠住的痕迹,初步估计是由于水草原因溺毙的,男孩是由于被女孩抱着大腿而溺毙的。不过女孩的死亡时间比男孩早了8~12个小时。后来或者的男孩在旅店夫妇那里了解到,那个小湖泊里面是没有水草的。已经死亡多时的女孩是怎么抱着男孩的大腿的,这一时间成为了一个疑点。警方立案调查,男孩作为嫌疑人之一被带回调查不久就发了疯,经常对着人大喊:头发,是头发。

  这个故事里的点还是很容易被get到的。围着篝火的人还没迟钝到那种地步,正因为get到了‘头发’这个点,所以众人才会觉得不寒而栗。一时间安静再次降临了全场。

  “我觉得要是不被警方带走,那个或者的男孩也得死在哪里。”林林这时候以专业的观点发表了意见。

  林林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出言打破了安静。场上一时间又热闹起来。

  “林林,你不是很擅长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吗,你来一个啊”有人出言道。在场的人也开始起哄。

  林林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众人安静了下来。林林顿了两秒,用目光扫视了全场一遍,然后突然用一种诡异又略尖的声音叫道:“头发,是头发。”

  全场又是诡异的安静。

  “恩,我讲完了。”林林声音又恢复了那种慵懒的调子,淡定的坐下了。

  “切,没意思。”有声音故作轻松道。

  是啊,就是,太没含量了吧……附和的声音响起。

  林林也不揭穿他们,耸了耸肩,双手一摊坐回了原地。

  秋生适时道:“故事嘛,哪里有真的冒险来的刺激。相信大家都对接下来的活动很期待了吧。”

  “林一,你说这世上真的有鬼么,”陈一诃一行四人排成一列走在山路上,看来在这种合适的氛围下,就算是几个不算吓人的鬼故事也足够她发挥想象力了。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在队伍最前面拿着手电筒开路的林林笑呵呵的问道。

  “你••••••先说假话吧。”一诃现在处于一种神经紧张的状态中。

  “假话啊,”林林头也不回的继续道“当然是没有了。”

  在队伍最后方的一个女生紧张兮兮问道:“林一,你是什么意思啊。”

  “诶,你们听说过没有,”林林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的说道:“据说在晚上走这样的山路最后一个人千万不能回头。”

  “为什么啊?”倒数第二个女生问道。这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主。

  “因为会有东西在不知不觉中跟上来,一回头就会看见,”林林抬起手电看了看远处隐在夜色中的屋子,“所以哦,小冰啊,你要小心哦,千万不要回头。”小冰就是在队伍最后的那个女生。

  “停”一诃喊道。

  “怎么有事吗。”林林拿手电往陈一诃脸上晃了晃。

  “该你走最后面,明知道小冰胆子小还说这种话。”陈一一诃继续道:“你看看你吧小冰给吓成什么样子了。”

  林林顺着手电朝后一看,哇,那脸色。不过林林还是继续道:“不然你们走前面的原因是,女生阳气太弱,容易被东西迷住,指不定就把我们带道什么山崖下去了。”

  更新最…快7●上酷Y匠“网

  “你还来,没完没了是啊。”陈一诃生气道。

  “大姐大,你别这样,你也不是不知道林一是什么样的人,他就喜欢这样,你别怪他。”倒数第二个女生道。

  “玉米,你别帮他说话,小冰都这样了他还吓人。”陈一诃继续责问道。

  听到了这里,林林心里也是觉得有点好笑,明明几秒钟前还是阴森恐怖的气氛,这一转眼就开始批斗自己了。不过林林出于某种考虑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听你们口气是不太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吧,”林林顿了顿继续道,“那么也不相信什么道术,驱鬼什么的,是吧?”

  “我信了才有鬼了,”陈一诃回答道。

  “那你看看这个。”林林在黑暗中摸出一张黄符,结了个手印,口中轻喝,“起。”符纸无火自燃,“这个你能解释一下么。”

  “没想到你还会这手,大学里可没见你玩过啊。这是什么啊。”玉米倒是显得饶有兴趣的问道。

  接下来的情况把陈一诃、玉米、和小冰都吓了一跳。由于之前都是用手电照明,突然出现了一个火源,大家的视线自然是集中到了林林手上燃烧的符纸上。然后林林的拿符纸的手就放开了符纸,而那个符纸并没有往下掉,而是依旧停留在空中。这一个情况让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