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鬼故事

  陈一诃自顾自地的走进房间坐在床头,“你是那种在意这些小事的人?不是我说你,当初谁叫你不选我啊,选了个那个什么玛丽。现在知道好了吧。”

  林林随手关上关上门,“你是不知道这种具有针对性的高能闪光弹对单身狗的伤害是有多大。”

  “怎么你现在也自称单身狗了么,以前不是叫什么单身杯么”陈一诃笑吟吟的说道。“我这边不是给你送上门了嘛,那个什么班长当年追我我也不是没鸟他么,现在便宜你了。”说完陈一诃就把外套一脱就顺势大字躺到了床上。

  “陈一发,你适可而止啊喂。”林林佯怒道。

  “你叫我什么?”陈一诃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明显这个称呼让她想去了什么不太美好的经历。

  “陈一发啊,怎么的吧,我就叫了,陈一发,你咬我啊。”

  陈一诃扑上来就要咬,林林反手一拨,就把她推了回去。“好了,我有正事给你说,”

  “什么事吧,刚刚在下面就在和我打眼色。”说话的人明显还在找角度进行突袭。

  “这地方有点奇怪,你叫你的姐们几个晚上不要到处跑,”林林一边防备这突袭,一边说道“还有这个你拿回去分给那几个人。”林林摸出几张黄符。

  “我说,我知道你是神棍,你也没必要这样吧”很明显,陈一诃是知道林林是干什么的,不过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旗帜下的唯物主义者,她明显是不相信这些的。“你没必要来唬我们吧,我连你身上几根毛都清楚。”

  “叫你收着就收着,哪那么多废话,我这是第一次送你东西吧,你还不快收着。”林林也不好证明神神鬼鬼的事情,只能叫她收着符。

  “好,不过晚上的活动,你得和我们几个一组,”陈一诃道。

  “什么活动?”

  “当然是饭后余兴节目了。”说完陈一诃从床上爬了起来,朝外走去,临了还回头一笑,“姐姐期待你的表现哦。”

  日落西山,夜幕如期而至。湖边篝火晚会,十八个人围成一圈有说有笑。不过毕竟几年没见面了,大家各有各的生活,除了平时网络上偶尔的交流,大家都没什么交集,几个小时之后,谈论完大学那点破事儿,大家的谈话终于来到了一个尴尬期。无话可说却又窃窃私语。

  一阵凉风吹过,大家的谈话居然很巧合的在这一刻完毕。莫名其妙的安静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作为班长和发起人的张秋生,看着眼前尴尬的安静,自然是要站出来活跃下气氛的,张秋生开口笑道:“这种突然的诡异安静,让我想起来高中课堂的某些时候了。”大家听到他说道这里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谁没被自习课上突然的安静吓的一口冷气吸到脚后跟过啊。

  “我看大家都无聊的很,不如我们来轮流讲讲鬼故事吧,”张秋生看了看远处仿佛随时要吞噬人的黑暗,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接着道:“大晚上的讲鬼故事感觉很有气氛呢。”

  “可以”

  “同意”

  “没意见”

  众人都表示了赞同。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先讲一个开个头好了。”

  林林看着黑暗中的湖面心道:一群煞笔,俗话说,白不谈人,夜不论鬼,晚上被鬼压可不要喊救命。还好有四个大男人在这边,加上这么多人,不然指不定得出什么事呢。

  可惜班长大人听不见林林心里的话的。

  “在我们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听说老宿舍还没拆的时候,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有两个新生住了进去,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学姐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虽然心里很怕,但是她们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好让自己安心。

  FE酷~,匠bH网g-永!%久免cB费A;看T小。说+&

  这天晚上两人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两人也有点害怕了,不过都来到这里了,似乎有个声音在呼唤她们去寻找。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两人定了定神,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忽然小丽发现门上,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说着又把身体俯下去继续观看。

  听到这话的小丽的同伴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这是再次俯身下去看的小丽回过了头,用血红的眼珠子盯着同伴说:“你看是不是我这种红啊。”

  “我说完了,”张秋生道:“大家的掌声在哪里。”

  不得不说,大晚上的纵使大家都是成年人,听着鬼故事也挺渗人的。即使有些渗人但是大部分人都不会露出害怕的一面,人总是这样,勇敢和害怕从来都不应该是反义词。不装勇敢的人不勇敢,不扮可爱的人不可爱,不过故事还得继续。

  “那我来讲一个吧,”一个男生从坐位上站了起来,“这据说是个真实的故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