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你个大头鬼。”门外传来林林的声音。这一声是直接惊醒了王若心,她有恢复到了那种惊恐的状态中,“这下你信了吧,”林林对着王若心道,虽然中间还隔着一个阿娟,但是林林还是对着王若心说了句话,在这种惊恐且压抑的状态下,人的精神状态是极度不稳定的,林林虽然不是说什么安慰的话,但是也能起到一个制造一个精神宣泄的机会。

  果然,王若心一听到林林的话就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之前一个人面对诡异情况都没哭出来的她,居然哭的稀里哗啦。嘴里还不停说:“我信,我信••••••”

  “臭道士,你要多管闲事?”阿娟转过头对这林林阴森森的说道。

  林林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符纸,随手打了个火符,房间里的阴森气息去了不少,接着道:“首先,我不是多管闲事,我是收了别人的钱的。其次,除魔卫道应该是我的本分吧,怎么能说多管闲事呢”

  “呵呵”阿娟居然笑了起来,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那么我问你个问题。”

  “我回答了,你能收手么”

  “只要你认真回答,我今晚上就放过她,”阿娟的手一指蜷缩在床上的王若心。

  “你问。”林林一口应承。

  阿娟突然换上了一副妖媚的神情,“看着我的眼睛,我美么?”

  既然答应了要认真回答,林林自然是非常配合的对上了阿娟的眼睛。那是一种仿佛漩涡般勾人的眼神,血红的眸子,林林的眼神在清澈了两秒后,陷入了迷离当中。几乎的毫无意识的回答道:“美。”

  王若心眼睁睁看着那个臭道士被迷住,正要发声提醒:“喂,你•••”却发现自己突然做不出任何动作,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林林眼神迷离一步步走进阿娟,口中回答着:“美。”而阿娟的右手已经按在了林林的胸口上。

  “不过,那边床上的小妞也不错啊。”林林突然恢复了清明,出声道。林林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着了一张符纸,抬腿就是一记鞭腿,然后一手掐手印,口中念道:“心怀正气,脚踏七星,符化万剑,诸邪退散。”然后符纸打出。房内顿时阴风大作,房间门窗都被莫名的力量所掀开。

  “yeah,正中靶心,十环。”林林看着符纸打中,阿娟的身体瘫软在地,伸出两根手指对着王若心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臭道士,你敢阴我?”窗外传来了愤怒的声音。

  “我阴你个大头鬼,我阴你什么了,是你想阴我吧,你还好意思说啊。”林林在房间里不要脸的回答道。不过外面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回答林林。

  “喂,你没事吧。”林林走到床边试探着问道。

  王若心似乎已经回过神来了,情绪也显的很稳定,“我没事。”王若心回答道,不过颤抖的声音表明了主人内心的不平静。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林林便回答道:“那好,我先回去了,明天计划照旧。”说完林林就作势要走。

  “喂”

  “还有什么事?”林林回头道。

  s酷4匠(=网lc永5久免《+费:看小说@

  “她还在这里呢?”王若心指着地上阿娟说道。

  “她啊,是被刚刚那东西附身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不过看样子应该有个几年了。你最好找人处理下,估计她再过一会就得彻底断气了,我是救不回来了。”说完林林就走出了门,林林好像又想起什么,回头道:“你要是还害怕,大可不必,那东西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再来了。”

  林林一个人走在回旅店的地方,脑海里思索着对方那东西的办法,那东西感觉上说很是麻烦啊,会迷惑人,连我也差点着了她的道,而且有进有退,不一股脑的硬拼。

  “喂,你等等。”

  “我都说了,今晚上那东西不会来了,你还跟来干什么。”林林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显的很苦恼,这位跟着来明显是个麻烦,“还有,我有名字,我叫林林,王若心小姐。”

  “这是你的要求,全程陪同。”王若心机智的回答道。

  “那我还要求听我指挥呢,现在我要求你回去睡觉,不要跟着我。”论机智林林可不会输给这个小妞。

  “我不回去。”

  “你•••”林林还想说什么,突然看到王若心泪眼汪汪的眼睛改口道:“你跟着可以,不过你不准乱问。”

  “行。”

  最终在旅店前台那种‘我懂的’眼神之下,林林最终还是把王若心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由于是单间,王小姐也不敢一个人住一间,所以王若心只能在林林的房间睡地铺。

  “今天那东西是什么?”王若心在地铺上躺着。

  “不是说了不准乱问么。”不过林林还是回答道:“我看了她的尾巴了,应该是个狐狸精。”然后林林又接了句:“赶快睡觉。”

  “你做这个经常见鬼吧?”

  “恩,快睡。”

  “你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啊。就是那种符,可以自己燃的那种。”

  “我爸。”

  “那是祖传的咯。”

  “快睡。”

  “看样子你比我也没大多少啊,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你再问,我就把你丢出去。现在刚刚我来的路上可看见不少游魂野鬼,他们应该对你十分感兴趣。”

  王若心在黑暗中吐了吐舌头,闭上了嘴巴。

  第二天“这就是最近的一座了?”林林开口问道。

  “恩,这是我二爷爷的,是三年前嗝屁的?”王若心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是火化还是土葬?”

  “当然是火化了,这年头哪里还有土葬啊。”

  “说的也是,走了,回去吧。”林林轻松的说道。

  “回去,这就行了?”王若心显的很吃惊,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之后,林林有真本事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早上气势足足的要上山来看看,可是现在居然雷声大雨点小,这就要回去了。

  “还不回去干嘛,你想在这里过夜啊?”林林反问道。

  王家。

  “叫人替我准备,血,墨,香,碗,酒。”林林对着王若心道。

  “什么?”王若心疑惑。

  “鸡血,黑墨,檀香,瓷碗,好酒。”

  “你要干什么。”王若心问道。

  “准备晚上谈判。”

  “和那东西?”王若心有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林白了王若心一眼:“难道是和你谈啊。”林林解释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那东西这么缠着你们,总归是有个原因的,这种事情,能解就解,不能解再打也不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