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找了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馆子坐下,刚点完菜,就瞥见一个身影从门口进来。“哟,稀客啊,这不是王家大小姐么。”林林怎么会放过这种嘲讽的机会,要是真的放过了,只能说明两件事:这个林林是假的或者这个林林撞鬼了。

  王若心一脸不快的坐到了林林的对面:“我真不知道你对我爸说了什么。”

  “王小姐,我也只是混口饭吃,你也不用这么对我吧。”林林开口道。

  “你混饭吃,干嘛叫我陪着啊。”原来是这是林林对王天金提的要求之一,全程陪同。要说这个王大小姐,在王家也只有王天金能压的住,连王建国都拿他没办法。在林林的要求中,直系亲属,全程陪同。那恰好王大小姐暑假这么闲,自然就是接着了老爸的圣旨。当然了很闲只是王天金的看法,在王若心看来,自己可是忙的很呢,档期排的慢慢的,可是现在居然要全程陪着这个神棍。

  “耽搁着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会尽早结束自己的工作的。”林林一脸诚恳道。

  “那最好不过。”

  “那就让我来谈谈我的工作吧,”林林顺着王若心的话说道,“你们家都东西我很确定。所以我希望,王小姐能配合我一下,我们•••”

  王若心不等林林说完就打断道:“我爸信这些,我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你告诉我,我要做什么吧。”看来王大小姐是巴不得林林赶快走。

  “那好,我就直说了”易余装作一脸被拆穿的样子道:“今天待会儿回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该吃吃,该睡睡,然后明天中午带我去后山的祖坟去走走。明天晚上我就走。”

  “就这么简单?”王若心道。

  “是啊,就这么简单。”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王若心站了起来,脸色缓和了点,再也不是板着一张脸。明天晚上这个神棍就走了,这可能是这几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可以啊,”林林回:“不过我送你个东西。”说着林林就抛了个东西过去。

  “这是什么?”王若心把那东西放到眼前问道。

  “我工作的一部分,一张护身符,你这两天带在身上,希望能配合一下,这样我也能早点完成工作。”

  “好”王大小姐说完这个字,收好符就直接离开了。王若心前脚刚刚出门,就从兜了摸出了符,准备丢掉。“还以为我真会信啊,”刚刚作势要扔,王若心眼前突然浮现出来那个神棍的笑容。“算了,反正也不重,就暂时揣着吧。”

  不得不说,王若心的行为差点打乱了林林的计划。再来说说林林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拿王大小姐当诱饵,给她的符遇到东西就会有反应,然后林林就能察觉道。在车上林林就打听过了,老家这边暂时只有王若心一个直系血脉,从之前的情况来看,那个不知是妖、是魔、是鬼、是怪的东西对直系血脉下手是肯定的。王天金运势很高,暂时还没受什么影响,王建国前段时间回过来家所以受到的影响较大,从王建国的邪症暗藏一丝妖气的情况来看,这个东西应该是个妖。王若心的气息也有一丝不正。不过这东西下手的方式应该是慢慢蚕食,但自己的到来应该会给那东西一些压力,势必会加快那东西下手的进程。只要下手就会漏出破绽,那么林林也就有机可趁。林林慢慢在脑海中理清思路。

  王小妞是身上的气息有些怪,不过由于她身上的香水味的原因,林林暂时闻不出是什么。王小妞看起有点排斥林林,所以林林也不好贴上身去闻一闻什么的,虽然林林也很想这么做就是了。

  林林吃完随便找了个地方住下,大晚上的也不敢睡觉,只怕自己的到来给那东西什么刺激导致他一冲动就突然做出什么行为来。所以林林一直在仔细的感应着自己的给王若心的符,只要情况一有不对,就马上赶往现在。

  午夜,王家老家,王大小姐的闺房内。

  午夜是阴气强盛之时,很适合阴物活动,一个身影缓缓靠近了王若心的床边,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他靠近床边,却发现王若心正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他,“阿娟,你来我们房间干什么。”原来阿娟靠近的时候,王若心放在枕下的符便开始发热,然后王若心便醒来了。

  阿娟,王家的女佣之一,在王家做事已经有几个年头了。

  “小姐,你猜猜我是来干什么的。”阿娟邪魅一笑。

  酷匠,网J永O久免Ug费q看Id小F2说qK

  “我要睡觉了,你快出去。”王若心看着阿娟脸上的笑容,想起白天林林说到话,心中有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看来白天那个道士还没有让你明白什么呢,”阿娟邪魅的笑容更盛了,“那我就让你看清楚一点好了,说着王若心就感觉眼前一闪,眼前的女子便换了个样子。一身火红的衣裳,可是王若心清楚的看见她身后拖着一天长长的尾巴。

  王若心已经惊恐的说不出话来了,瞪大了眼睛蜷缩在床头,手里紧紧攥着慌忙中从枕下抓来的符。视线由下而上,看着那张陌生的脸,这哪里还是那个平庸的阿娟,王若心不禁开口道:“好美。”

  能让一个女人在惊恐中给出这样的评价,那这张脸真的就很美了。不过美则美矣,但是这张脸的主人快要把她给杀了。

  阿娟步步逼近,而王若心,还愣愣的盯着那张脸,口中一直不停喃喃道:“好美。”阿娟的右手慢慢接近王若心的胸口,指甲上闪烁的寒芒仿佛在为下一秒到手的心脏而欢呼。就在手接触到胸口的那一刹那,王若心手上红光一闪,竟然将阿娟逼退,王若心手上的符纸无风自燃。

  王若心惊醒,“不要啊,救命。”不过貌似并没有什么用。

  阿娟开口道:“那道士还有些门道,不过你的命,我是收定了。”阿娟突然用充满诱惑的语气问道:“我美吗?”

  “美•••”王若心失神的回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