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版{章节上酷匠E。网/

  林林严肃的表情,吓了王天金一跳,正当王天金还想问什么的时候,看见林林的背影已经走远了。

  “天金,回来吃饭了,还在门口站了干什么。”王天金身后传来了他爸的声音。

  “看什么看,吃饭。”老太爷发话了。

  坐上桌子,王建国一眼就看见了林林放在桌上的刀叉。

  “天金啊,我不信鬼神这些东西,你也是知道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能有这么大家业的原因,我希望你能好好记住。”王建国对着王天金道,“想是这种东西”王建国身手拿起刀叉,接着道,“我不希望再见到下一次。”说完顺手就将刀叉抛了出去。王建国没有注意到,刀叉在地上弹跳了几次然后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落定,方向,朝南。

  三天后,‘林居’来了个客人,王天金。

  林林坐在柜台后面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呦,王先生又来了?”

  “林大师,那天你和我父亲的谈话我听见了。”王天金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听见了又怎么样,”林林抬起头一脸戏谑的看着王天金:“你到我这里不怕老爷子把你腿给敲折了?”

  王天金没有管林林的嘲笑,自顾自地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接着到:“那天你走过后,我自己找了刀叉来试,无一例外,全是朝向南边,也就是我老家的方向。”

  “哦,难道我就不能是随口胡说的?再说扔刀叉这个事情还是得尊重概率学吧,也许只是巧合呢?”林林接连抛出了两个问题。

  “巧合?”王天金转过苍白的脸,“能连续巧合十多次?我已经说服了我父亲,还请林大师往我老家跑一趟。”

  “去了老家解决问题也不是不可以,”林林这次倒是异常痛快:“不过我有两点要求。”易余在这里顿了顿,“缺一不可。”

  “但说无妨。”

  “一,我要求有一个直系亲属全程陪同,最好是你亲自陪同。其二,听我指挥。”林林竖起两只手指摇摇晃晃道。

  “可以”王天金痛快的答应了,“我今天回去就开始安排。”

  林林当然明白王天金话里的意思:“我明天就可以出发。”

  一通电话打扰了林林愉快的晚餐:“林大师,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司机明天会亲自送你去老家。还有直系亲属方面,我已经安排了我的女儿,她暑假已经回老家了,请你放心。”

  “明早九点出发。”林林言简意赅。

  挂断了电话。“对于这种打扰人吃晚餐的行为简直是不能饶恕啊,”易余看着自己眼前热气腾腾的泡面说道。

  “不过,看在祖师爷的份上就原谅你吧。”说着又拿起桌上的一根火腿肠撕开,然后放了进去。

  吃完泡面,林林熟练的收拾了一下,开始了晚修。瓷碗一个,内盛小米三分之一。通灵符一道。香三柱,黄纸四张,垫子一块。面东而坐。

  本该的晚修,在那里坐了半个小时之后,林林就梦周公去了,至于什么时候睡着的,那只有天晓得了。

  从g市到王天金的老家有十多个小时的车程,不过好在司机是个40多岁的大叔,是个话唠。

  “林大师,这世上真有鬼么。”

  “这种事情,你信则有,不信则无。”林林这时正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中国的鬼神之说向来都被称之为迷信,不过鬼鬼神神的东西,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那你见过那种东西么?”

  “什么东西?”林林睁开眼睛疑惑道。

  “就是不干净的那种啊,”司机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林淡淡一笑,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你是说鬼啊,我没见过”易余顿了顿“才怪。”

  司机张了张口,还想问什么,但还是忍住了。林林又接着道:“你要是不信,这次可以跟着我,应该能看到些真家伙。”

  “那您能对付那个东西么,”话唠司机又开口了。从语气看来这个司机还是比较想去见识下的。

  “你是想问,我这么年轻,有没有真功夫吧,余叔。”林林笑道:“你到时候跟着来看看不久知道了。”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车上上演了很多,不过在最后林林终于厌烦了,说了句,我安神修炼,你不要打扰我。才能得以清净。

  下午七点,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

  王家的老家房子,丝毫不比g市的要差。总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大。

  车一停,林林就看见一个小美女在边上等着,司机一边开门一边给林林介绍道,这是王家的小公主,王天金的女儿,王若心。

  “你就是那个道士。”王若心开口语气颇为不善。

  “正是”林林回道。

  “没想到,年轻人也这么迷信。”

  “额•••”林林无言。

  “若心啊,”司机开口招呼道:“这位就是你爸爸请来的林大师,相信他也给你交代过了,我就不在这里多嘴了,你好好照看林大师。““余叔,你也来了。”王若心亲切的叫道。

  “是啊,家那边也只有我对这边比较熟悉了,所以你爸就叫我来了。”余叔回道。

  “余叔,走我们进去说,”说着就拉着司机余叔往里面走,看样子是准备把林林晾在这里了。“余叔,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来了。”

  余叔回过头,“林大师,请吧。”

  林林显的很尴尬的站在后面,不过尴尬的神色很快就从林林脸上消失了,“这房子气息不正,我去外面吃,晚饭过后我回来就开工。”

  “喂,你说什么呢,你家才气息不正呢。”王若心气冲冲的回道。

  “我先走了,你们抓紧。”林林说完转身就走了。

  自己已经提醒过了,信不信是他们的事。其实林林还有个想法是,如果自己在这里逗留说不定会引起‘那东西’的警惕,那事情的难度无疑会增加不少,这样的事不少他愿意看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