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林林是这么想的,我给你一道符治标,40万,然后到你家再去治本,怎么说得有个出场费吧。邪症这种情况,有大家伙的情况不多,我去你家摆摆架势,然后你给钱,我走人,你心安,我高兴,皆大欢喜。“我们修行中人,修炼不宜,外出做法是很费道行的。”林林淡淡道说道。

  “价钱不是问题,只要大师您能帮我这个忙,价钱你开。”王天金一听林林这话,有戏啊,急忙表态。

  “钱不是给我的,”林林边说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装模作样的走到了祖师爷画像前跪下,“是孝敬给祖师爷的。”

  “是,多谢祖师爷搭救。”王天金应道。

  “既然已经决定了,”林林话锋一转,“你准备要哪种符啊?”

  “啊”王天金明显对林林这样的毫无铺垫的转折很不适宜。

  “哦,是这样的,你不是修道之人,所以可能不太懂,妖分妖魔鬼怪,符分金、银、紫、蓝、黄五类,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时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银色次之,紫色、蓝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黄色,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终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黄色符箓的道行上,如若强行施展高级的符箓,大部分情况下由于法力不足而无法施展,若是机缘巧合施展成功也会遭到符箓法力的疯狂反噬,轻者经脉错乱、半身不遂,重者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那不知,大师你能用出那种?”王天金尽力平静的问道,他最怕林林回道他什么:贫道法力低微只能用出黄符。不过林林的回道却让他安了心。

  “皆可。”林林回道,其实林林现在的道行只是仅仅能画出黄符而已,不过为了钱嘛,易余老爸出游之前还留了金、银、紫、蓝各三张,三张。每种又驱邪,镇尸,除妖各一张,现在正是用出去的好机会啊。“不过金符难得一见,不知王先生能否。。”

  “五十万。”王天金眼中,能用钱摆平的事都不叫事儿,况且40万、50万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大师何时动身去我家,”王天金问道,然后又接了一句,“还请大师能尽快些。”

  林林装模作样的掐了掐手指道:“今日不宜做法,还请王先生留下地址,明日中午之前我定当赶到。”

  “那就谢谢大师了。”

  哪里有什么适不适合做法啊,只是林林看现在已经下午了,要是今天去指不定要大晚上才能回来,我还想好好睡觉呢。

  王天金揣着林林给的金色驱邪符走了,而林林揣着50万的支票美美的睡了一觉。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啊,还在愁下个月用什么吃饭呢,今天就来了个肥羊,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值多少钱啊。”林林看着眼前的支票满脸笑容道。

  王天金的家不远,林林按着地址找来,看着眼前的大门大院,喃喃道:“也许该加钱了。”

  通报过后林林顺利的进入了房子,要说林林今天一身道袍,装逼极了。但是现在的人他就信这个,没办法的。

  王天金的一家老小都盯着林林,林林直入主题:“不知道哪位的老太爷。”其实林林又不眼瞎,左边那个岁数最大,眉间黑气未散,应该就是昨天才喝了符水的吧。

  果然,王天金站出来了,介绍道:“这位就是家父。”

  “能否单独一叙?”林林对着老太爷道。

  “你有什么事就快说。”老太爷不耐烦道。

  “还没请教?”林林拉长了声音道。

  “王建国。”

  “我看,老大爷对我很有看法啊。”林林慢慢道。林林一进门就感觉到了,这个老大爷对自己的不满或者说是厌恶,这让林林很不解,喝了自己的符水,情况有了好转对自己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啊。

  “我从来不信这些,我说了,我没病,只是精神有点不好而已。”老大爷一本正经道。

  “那我那碗符水?”林林疑问道。

  #酷匠网《M正版*首/发g!

  “无他,为了让我的家人安心而已。”

  林林阴险一笑,原来是个信仰自然科学的大爷啊。

  “你这边的家人安心了,别的家人可不一定安心哦。”林林用一种悠哉的语气道。

  “你什么意思?”

  “你看这个,”林林手上忽然拿出了刀叉,然后补充道:“这是刚刚在桌子上顺来的。”林林把刀叉随手一抛。“那边是你的老家吧,”林林顺着刀叉的放下一指,然后他不等王建国开口就接着道:“老太爷,前段时间应该回过老家吧,”林林从凳子上站起来自言自语道:“回老家做什么呢,应该是••••••祭祖上坟吧。”

  “一派胡言。”王建国一拍桌子怒道。

  林林回过头一笑,“刀剑向南,祖家不安,我只是个小子,既然老大爷你不信,我也是没有办法。但是我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说着林林从挎包里摸出了一张黄色纸符,脚踩七星步:“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付都城急急如律令。”然后手上的纸符无火自燃,往空中一扔。然后林林抬腿就往门外走去。

  等着的众人看着林林先出来,面面相觑。还是林林先开口了,对着王天金说:“王先生,老大爷不信我们这些江湖把戏,那这事我也就不敢管了,正所谓心诚则灵。”林林自顾自地的说着,一边往大门走去,“还有,我刚刚已经给房子做过法了,邪气已经全除,还希望王先生你遵守诺言。”这时,林林已经走到了门口,而王天金还跟在他身后,看样子是准备送一送他。

  “多谢大师,这是给祖师爷添的香油钱。”王天金开口就道。

  林林抬手收下支票:“既然王先生你一心向道,那我就再送王先生一句话。”

  “大师请说。”

  “不要随意回老家,注意老家来的人,”林林严肃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