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你一定要去!我们两个愁苦的人要是喝酒,那不是越喝越难过么,你一定要去!”卢西亚诺一再强调,我心里想了想,小蒿平常也不去酒吧,这次去肯定是真的遇上什么烦心事了,我应该去过去开导开导他们。

  “行,等我去和任琮打个招呼。”我想了想答应道。

  我在任琮那拿假条很容易,那小娃娃也不敢不给我准假,好吧,其实是我做出了千万次保证之后才获得了这么一次夜不归宿的机会的。

  我们匆匆的在休息室洗了个澡,三人集齐后因为考虑到可能要喝酒,我就没开车去,打了个车就到了粉红酒吧,这时粉红酒吧还没开始营业,我们正好肚子也饿了,在街边找了个烧烤摊,随便点了点串,又要了箱啤酒,吃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们仨的知名度还挺高,吃饭这短短一个小时,已经很多有球迷认出来我们,要求合影,签名啥的,我们也是有求必应,最后结账的时候,没想到这小摊的老板还是个球迷,坚决不要我们买单,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老板才收了这单的饭钱,其实球迷也是蛮可爱的。

  晚上八点多,粉红酒吧,不夜初醒,吧内气氛不高,场内的音响也没有放那些热辣的舞曲,台上一个不知名的民谣歌手,轻轻地哼着些思乡念情的歌曲,小蒿拿着一瓶百威坐在卡座里的样子显得更为落寞了。

  “小蒿,怎么了,不开心?”我瞅准时机问了句。

  “前些天有德国的球探看中我,想让我去他们那踢球,可是俱乐部不放人。”小蒿摇摇头,把瓶中的百威一饮而尽。

  “哦?我们怎么没听过这件事,我回去和任琮说说吧。”我满口应道。

  “不是任经理的问题,是贾教练坚决不放行,说不能开这个先例,又说什么现在是关键时刻,让我继续学习。”

  其实站在贾学习的角度上想他这么做也并无不妥,毕竟是球队一手培养起来的球员,不可能就贱卖给那些欧洲球队,再说球队的确是到了吃劲的时候了,开了这个先例,军心一动摇可就完蛋了。

  小蒿拿着一瓶新开的百威喝了一口接着说道。

  “大宝哥,你知道么,去欧洲踢球一直是我的梦想,现在梦想就在我面前,我却无法迈出那一步,你知道那有多痛苦?现在我在球队里也没了位置,孔卡和郑智化的位置都和我差不多,现在就算踢边后卫这只能是个替补了,贾教练还说什么为了阵容深度他也不能放我走,摆明了是想忽悠我啊。”

  贾教练所说的阵容深度也有它的道理,真正的豪门球队应该有两套可以拿得出手的阵容。他这件事单方面对小蒿来说也是有些过于残酷了。

  “小蒿,这件事情我去谈,你就管好专心踢球,我给你保证,这赛季结束,等到冬季转会的时候一定圆了你的留洋梦!”我对小蒿做出了这样一个承诺。

  小蒿看看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这时有个人在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大宝,大卢子,小蒿,你们也来这玩啊。”那人正是郑智化,郑智化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卢西亚诺以为是来找茬的一下就要起蹿,我压着他的大腿示意别冲动。

  “大卢,刚才训练的事啊,是哥哥对不住你,哥哥从小就是这冲动脾气,怎么也改不了,这么着,今天你们尽情的玩,哥哥给你们买单,就算哥哥给你们赔不是的。”郑智化出人意料的说出这么一番话,这郑智化不亏是老油条,这番话既敲打了大卢不要再惹他,他是急脾气,而且改不了,又很好的化解了下午的矛盾。

  “化哥好,这单我们自己接就行,怎么能让你破费呢。”我把郑智化的话头接了过来。

  卢西亚诺也不记仇,也没有什么心眼,看见郑智化挺和气的,也跟着我喊了一声化哥好,小蒿同样这样喊道。

  “你看你们这一口一个化哥,哥要是今天不给你们免这单,那就是哥哥栽面了。都别争了啊,再争哥哥生气了啊。”

  我们看郑智化这么坚持,就没再说别的,毕竟在这酒吧消费一次也花不了多少钱。

  “哎呀,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朋友,强哥,这场子就是强哥罩着的,强哥也有干股的。”

  “大强啊,这是我们队里那几个年轻点的球员,以后可是前途不可限量啊,尤其是这位王大宝,那可是仁信地产的乘龙快婿啊。”

  ;最xt新章节上酷●匠\网@O

  郑智化一边几句话就把在场的人介绍完了。这强哥正是李大脑袋的左膀右臂,名叫大强的那个精壮男子。

  我们一人喊了句大强哥也算打了招呼,这大强一听见仁信地产这几个字心里打了个机灵,这不正是给我挂职的那家企业么,早听说董事长有个年轻貌美的女儿,没想到被这小子占了先机,不过与这小子走走人脉,套套近乎还是可以的,毕竟他大强现在名义上也是为我的老丈人做事。

  李大脑袋要是知道大强此时细腻的心理活动,估计得气的吐血,仁信地产,那可是我们的大敌啊!

  “巧了,这位小兄弟,我正好也为仁信地产做事,这是我的名片。”大强说着递过来一张烫金的名片,他们这种混社会的人有个正职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那可是在名片上下足了功夫。

  仁信地产拆迁办公室下属执行部一分部部长,刘亚强。

  这名片上印的职务名称倒是很唬人,不过一仔细想,再加上他这混混头子的身份,不就是个拆迁时骚扰钉子户的那群流氓的头头么?

  我不动声色的轻蔑的一笑,没想到任宏略做生意也和这种人打交道。

  大强丝毫没有察觉到我表情上细微的变化,继续笑盈盈的说,“既然咱们都为仁信地产做事,大家又碰在这里,这样吧,大强我做东咱们一会去九龙那地方潇洒一番怎么样?”

  大强一直坚定地认为,一起洗澡是建立男人情谊最快的方法。

  “强哥,这不行啊,要是被我女朋友发现了那还得了。”我笑着打着哈哈应付到,心里想这大强智商真是不够用,我是你们公司老董的女婿,你拉我一起去大保健我能答应么。

  “嗨,大强我把这事给忘了,那你们玩得尽兴吧,我先和智化去楼上了,以后来这家酒吧就提我大强的名字,没人敢收你们钱。”大强打了声招呼就和郑智化上了楼上的包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