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事以后通知我,你别看我没能耐,我老子可以帮你的。”

  “恩,一定。”裘老板掏心掏肺的说着,我有些感动,遇到像他这样一个朋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你来看大禹的吧,赶快去吧,我先回了。”

  “恩。”我应了声走进了里屋。

  “大禹,听说你反应再慢一点就完蛋了。”我笑着,打着哈哈说。

  “事情我爸爸都和说了,没想到你这八年经历过这样的事。”任禹却一脸严肃的说。

  我一时不知该怎样搭话,任禹继续说着。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以你的性格,不会让这件时就这么完了吧。”任禹说着,我本来今天来不想和任禹谈这些事情的,不过他既然主动提起,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是啊,这事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我要找到克组,扳倒公司。”

  “你有计划了?”任禹问。

  “算有,也算没有,这些事我要和任琮商量商量,你就先不要管了,安心养病吧。”任禹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我不想再让他操心别的事情了。

  我回到家时,晓夏和任琮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看样子晓夏的心情有些好转了。

  “一山,这次咱们可有口福了,晓夏妹妹做的饭比你做的都好吃。”任琮说着,用手拿着块糖醋藕喂我吃。你还别说,同样是藕,晓夏做出来的口感就是好。

  “你别光吃,你跟晓夏学着点。”

  “哎呀,知道了。快洗洗手吃饭吧。”

  “晓夏,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我就是你亲哥。”我边说这边给晓夏的碗里夹菜。“任琮你以前也认识了,咱们天魁的经理,你别看她平常在俱乐部挺有气势的,生活中其实挺二的,你别总叫她任总了,叫琮姐就行,他也比你大不了几岁。”

  吃饭的时候晓夏还是有些拘束,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没怎么聊天。

  “放哪吧,晓夏,我来吧,你跟任琮坐着看会电视吧。”吃完了饭晓夏习惯似的就要把碗拿到厨房,我赶忙抢了过来。要是给晓夏一种错觉,她是来伺候我们的,这就不好了。

  这晚晓夏和任琮睡在了一起,我睡在了客房,我怕她自己一个人害怕就没让她回自己的屋睡。

  次日清晨,我早早起床,像往常一样做了早餐,这次是做了三份。

  晓夏和任琮也都陆续起床了,三人围坐在一起吃早餐,有了些家的味道,不过这配置是有些奇怪。

  趁着吃早饭的功夫,我想和任琮提提俱乐部发展的事情,当然这其中我也有私心,赵克明说,只有等克组的人主动找上门,才有可能与公司取得联系,公司应该对中甲的比赛不感兴趣,只有中超或者足协杯的比赛才有可能被公司操控,所以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带领天魁冲超,二是在足协杯上引起公司的关注,冲超这条路,就算成功了,也要等到明年才可能被公司找上门来,我想快点把事情解决,只有在足协杯上走的更远了。

  足协杯是中国足协举办的一项中超,中甲,甚至中乙和一些业余球队都可以参加的赛事,赛事有一定的含金量,冠军可以获得代表中国参加亚洲冠军联赛的资格,所以各个队,都对这项比赛很重视,但自从足协杯被举办以来,每届的四强都是中超球队,一支中甲球队想在足协杯取的好成绩,是难上加难,并且要是想让公司操控比赛并找上天魁,天魁必须有很强的实力,只有爆冷的比赛公司才有价值操控,换句话说,只有天魁的实力远远强于对手,公司才会找上天魁,让天魁故意输掉比赛。

  要想提高实力,在这个间歇期的引援至关重要。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任琮后,任琮说他爸爸的公司最近正在盘一些地皮,准备把业务扩张,暂时拿不出很多钱来。我一听这些只得作罢。

  我思前想后,只能找裘老板帮帮忙了,就是不知道任琮对裘老板向天魁注资是怎样的看法。

  “小琮,要是裘老板向天魁注资,天魁的董事会能通过么。”我问“我爸爸是最大的股东,他盘这个球队本来也是玩票的性质,应该没什么问题。”任琮也知道找到公司对我来说十分的重要,也没再纠结这些事情。

  “行,你去找你爸爸谈谈吧,我去问问裘老板什么意思。”吃完早餐我就直奔裘老板在卫城办公的地点,裘老板正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的玩着电脑。

  “大宝,来,坐坐坐,有什么事非得你过来见面说,而且还这么急。”裘老板问道。

  我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耐心的给裘老板说了个清楚,总的来说需要裘老板就是一件事,借钱,也可以说是注资。

  “大宝,这没问题,我早就想玩足球了,只可惜一直没得机会,我一定注资,三个亿够不够,只要那边天魁的董事会一谈妥,你就带着合同来找我!”好家伙,一张口就是两个亿,而且看样子裘老板做着事情不用向任何人请示,包括他爸爸,这蓝石控股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啊。

  酷@◇匠m网唯一=◎正MV版,5其)l他'9都pQ是盗y版t)

  那边任琮进行的也很顺利,裘老板向天魁注资的事情很快谈妥了,只是在向球队管理层通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有些反对的声音。

  “天魁虽然不是一家大的俱乐部,但是关于向球队注资这件事情是不是也要大家商量一下再做出决定比较好啊。”寇活在开会的时候阴阳怪气的说道。

  “哦?那你想怎么办?”任琮挑挑眉毛,看着寇活。

  “蓝石控股毕竟是一家外来的企业,我们卫城也有很多有实力的企业嘛,如果你们仁信地产玩不起足球的话,我看马氏企业完全可以接手嘛,毕竟马氏企业也是我们卫城的企业呀,总比那些外来户靠谱得多?你说对不对啊,任经理。”别看寇活说话一套一套的,任琮只回应了几个字。

  “还想继续在天魁干就闭嘴,我们请蓝石控股的负责人说几句吧。”任琮很强硬的回绝道。

  会场下的鞋垫男此时心里却在想,仁信地产?牛什么牛!李大脑袋说你们马上就要一败涂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