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夜,来点吧,你来了还没吃东西呢。”肖晴不知从哪买来的包子,还是热乎的。

  “谢谢。”我接过来放到一边,没有要吃的意思。

  “有什么发现么。”肖晴问。

  “警方找到的那辆金杯车一共有四辆,他们是相同的车,挂着相同的牌照,那一辆只是恰好被警方发现了而已,这四辆车开往了不同的方向,目的就是扰乱警方的视线。”我解释道。

  “那杀手究竟在那一辆车上呢?”肖晴问。

  “现在他应该不在车上了,最初他应该这辆车上。”我指着视频说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肖晴问。

  “其余三辆车,包括被警方发现的那辆都是走的大路,一直都有监控,凶手根本没有中途下车的可能,只有这辆车,他在中环线上绕了一圈,然后开进了这个胡同,后来又从胡同的另一侧开了出来。杀手就是在这下车换人的。”我说道。

  “你怎么知道杀手一定就下车了呢,没准他只是刚好走到了这段没监控的地方了呢。”肖晴分析道。

  “这辆车没进胡同之前开车风格十分的彪悍,你在对比一下这辆车出胡同后的影像,明显收敛了许多,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在开车。”我说道。

  “这个胡同在哪。”肖晴这才恍然大悟,有问道。

  “这个胡同离瑞海饭店只有500米,他在中环线上绕了一圈,两个小时后就又回来了。”我说。

  “这是为什么?”

  “他要确定目标是否死亡。”这是唯一能解释的通的理由了。

  “那他一定打听到任禹在这所医院了,那你能分析出来杀手现在在哪么?”肖晴说。

  “如果你是哪个执着的杀手,你会在哪。”我反问道。

  “就在这家医院!”肖晴低呼到!

  “恩,你说对了,我去试着把他引出来,你在这守着,让那群保镖也打起精神来,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了”我说。

  看Mc正@、版章节H上xQ酷^匠网c

  “你小心。”肖晴微微皱眉,嘱咐道。

  “恩。”我低声应了一声叫醒了还在我旁边熟睡的张扬。

  “啊?师傅,什么事?”张扬揉了揉眼睛问道我说。

  “起来,走了,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我说道。

  我拿了肖晴的车钥匙,载着张扬往我的安全屋开去,张扬其实是个诱饵,如果张扬也是那杀手的目标之一的话,那杀手一定会跟过来伺机行动的。

  我刻意的在路上兜了几个圈,观察后方有没有跟随的车辆,这大半夜的车本来就少,要是有尾随的车辆和容易就能发现,不过遗憾的是,杀手并没有跟过来。

  “那杀手没跟过来,你那边有什么动静么?”我打电话询问肖晴医院的情况。

  “一切正常。”肖晴答道。

  “继续,别放松。”我嘱咐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杀手到底在哪,难道根本没在医院,他所作的那一切都只是为了误导我的?不可能,杀手都是执着的人,如果目标没有死亡,他是不会罢休的,就像我,我只是八年前的一个任务目标,至今却还被人追杀。

  我和张扬到了安全屋,房间里王晓夏正蜷缩着身体躲在床的一角,看见我也没什么言语。

  “晓夏,这个人没什么危险,他也是来这避难来的。”我柔声的对王晓夏说道,他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你老实呆着,我先走了。”我转过头对张扬说道。

  “师傅,你还要去哪?为什么不能带上我?”张扬问道。

  “屋子里有吃的和饮用水,那个女孩是我的朋友,你俩先做个伴吧,事情办完了我会回来的。”我只嘱咐他这一句就没再说别的,这些事情,他知道的越少越好,以前我总以为这句话是影视剧里那些主角为了装酷扮帅才说的,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匆匆的赶回了医院。已然凌晨三点多了,医院里依然是静悄悄的,没得什么动静。

  “你睡会吧,一夜都在看那些视频,肯定累了吧。”我和肖晴并排坐着,她柔声的对我说。

  “你也一夜没合眼,这我盯着,你睡会吧。”我说。

  肖晴没回答我,也没闭上眼睛睡觉,我们就这样无言的沉默的相伴着。过了一会,可能是肖晴真的撑不住了,头倒在我的肩膀上,轻睡着。

  这夜还是那么安静,窗外的天色已渐变成了灰蒙蒙颜色,这漫长的一天又开始了,我的心里也有了个计划。

  肖晴睡了约莫两个小时就醒了,他从我的肩头上把脑袋撑起来,尴尬的笑笑,看着我,我耸耸肩示意没什么。

  这时任宏略也回到了医院。

  他先是询问了一下那医生任禹的伤情怎么样了,得到的答案却是不容乐观。

  接着他走过来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在墙上。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要是我儿子出事了,我饶不了你。”任宏略咬牙切齿道,一点也没了大公司总裁该有的风度。

  “对不起,这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想找出凶手来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我看着任宏略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

  “警局那帮饭桶,审了一夜什么也没审出来,那个人说他只是拿了一个人几百块钱,说是把车随便开一圈就行。”任宏略继续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人根本不是凶手。”我不屑的说。

  “你有什么发现?”任宏略反问道。

  “这杀手有很大可能就潜伏在这家医院某一个角落,我要把他引出来。”我说道。

  “你要怎么做。”任宏略问道。

  “你去办一下任禹的转院手续。”我接着说。

  “你想拿我儿子做诱饵?不可能!”任宏略一口回绝道。

  “大禹继续留在这里接受治疗,我躺在救护车里装成大禹,你去和院方打好招呼。别留下社么破绽。”我道出了自己的计划。

  “小娃娃,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你难道觉得这么一个专业的杀手会察觉不到你的圈套么?”任宏略摇摇头,表示这个方法的成功率太低。

  “呵,所以我们要装的像一点,你去安排几辆车护送着送我转院的救护车。”我继续解释道。

  “那样杀手岂不是更没有机会下手了。”任宏略问道。

  “不用他下手,我自己会死。”我笑着答道。

  “什么意思?”任宏略问。

  “你吩咐院方在救护车上制造任禹发生意外,在转院途中死亡的假象。后来去了医院直接把我送到停尸间。”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